蒋鑫文:铁汉柔情

2017-02-04 03:45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我有话说

铁汉柔情

——追记宁夏中卫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二庭负责人蒋鑫文

光明日报记者 王建宏

  春节,大家依旧沉浸在悲痛中高兴不起来。

  时间向前推移20多天,2017年1月11日16时40分,宁夏中卫市中级人民法院六楼会议室,2016年度述职测评大会上,执行庭庭长张广平正在述职:“2016年,执行局平均执结率为82.32%、平均法定审限内结案率为71.14%,两项指标最高的个人均是执行二庭负责人蒋鑫文,分别为86.96%、87.50%……”

  “鑫文,你听到了吗?即使3个月没办案,你的执结率还是最高的。你一定要挺住啊!”听着报告,坐在会场里的审判员孙天庆在心里默默地祈祷。几乎与此同时,“鑫文走了”的手机信息赫然出现在主席台就座的副院长郝正智眼前,他的双眼模糊了。

  2016年4月以来,“清理执行积案”专项活动、执行案款集中清理活动在中卫中院如火如荼地进行,排查出的几十件积案使执行庭异常忙碌,作为该院执行二庭负责人的蒋鑫文更是忙得连轴转。

  其间,张广平发现蒋鑫文总是爱用手扶右后腰,劝他去医院检查,他却若无其事地说,不用查都知道是胆囊炎在作怪,吃点药就控制住了。就这样,靠着不离身的消炎利胆片,蒋鑫文执结了一件件案件,送走了一批批当事人。

  2016年9月份,积案清理、案款清理活动进入收尾阶段。“那时候我也发现,他每次处理完案子,就累得眼皮都睁不开了,要坐着休息好一会儿。一到银川办案,我就叫他到大医院检查,每次他都说约了当事人,走不开。”中卫中院执行一庭负责人张艳霞说。

  9月21日,在张广平的“命令”下,蒋鑫文才答应趁着去银川办案的机会,顺便到医院检查。然而,他没直接去医院,而是跑了两天案子,第三天才在同事的催促下去了医院,回来却说排队的人太多没看上。“直到9月27日,又去检查,医生说肝已经巨型了,这才住了院。”同事们忆起往事,泪如雨下。次日,他被建议转往上海肿瘤医院。

  蒋鑫文出身农家,他清楚群众的疾苦,懂得劳动人民的不易,他一心扑在案子上,只为用法律武器为更多的人找回公道。蒋鑫文心里放不下他的案子,上海做完微创手术在家没待几天,就到单位上班了。

  “我以为他是治病之余来单位看看,直到评查案件时才惊讶地发现他竟然在10月还办了4件执行异议案件。”孙天庆告诉记者,“做完手术后一个月又去上海复查回来,他到我办公室说执行案子他跑不动了,想来审管办帮着评查案子。”

  “12月初,他已经瘦得没有人形了,还来财务室向我询问他所办的一个案子的执行款打到我院执行专户上没有。”中卫中院出纳小李说。

  “12月中旬,他胃出血住进了中卫市医院,还打电话给我说每个案子的进展情况,说已经约了几个当事人并把当事人的电话号码发给我,叮嘱我联系和接待,一定不要让当事人白跑一趟。”张广平说。

  蒋鑫文走了,离开了挚爱的执行岗位,离开了为之付出28年的法律工作。

  “执行难一直是司法顽疾,如果判决得不到执行,法律无异于一纸空文。”中卫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尹效恩说,蒋鑫文情、理、法并重,以生命维护着法律的尊严。

  中卫中院民事审判第三庭负责人徐青山记起一件事,那是2004年在柔远法庭工作时,蒋鑫文接手了一起借贷纠纷案件,原告起诉被告索要1100元欠款。时值春节,他和蒋鑫文到被告家送达法律文书时,在破旧的宅院里,看见一位70多岁的老奶奶佝偻着腰,拄着棍子指挥十来岁的孙子和孙女在土坯垒砌的临时锅灶前准备过年的吃食。原来,老人的儿子做生意赔了,外出边打工边躲债,过年都不敢回家。蒋鑫文当天就找到原告,向其详细诉说了被告的家庭遭遇,劝其暂时撤回诉讼,给被告喘息挣钱的机会。但原告丝毫不让步。蒋鑫文说:“如果能少要些,这钱我来出。”原告当即答应只要蒋鑫文能掏一半,就不再向被告要钱,蒋鑫文随即拿出550元钱,原告当场撕毁了借条和诉状。而那时,蒋鑫文每月的工资只有1528元。

  黄河滔滔,大漠无言。类似这样“法”与“情”交织的故事,开始在中卫这座腾格里沙漠边缘的生态水城传颂。蒋鑫文如骆驼般默默离去,撒下一串串驼铃在空中飘荡。      

  《光明日报》( 2017年02月04日 03版)

[责任编辑:李国强]

版权声明:凡《光明日报》上刊载作品(含标题),未经本报或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改编、篡改或以其它改变或违背作者原意的方式使用,授权转载的请注明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