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陈云章教授所藏《湘绮楼丁未后未刊诗册》

2017-02-13 05:15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我有话说

  作者:马积高(生前系湖南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

  旧传王氏《湘绮楼诗集》,所收诗止于光绪三十三年丁未(1907)。此册(指《湘绮楼丁未后未刊诗册》)为湘绮手书,收诗41首,词1首,始丁未,至乙卯(1915),正与相接。世传《湘绮楼日记》,亦多载此9年所作诗,互有异同,且有《日记》仅载其目而诗见于此者。然此册所录,感怀之作为多,又不取七言近体,盖喻有好高之微意;又此9年间,世事多变,光绪、慈禧先后去世,辛亥革命创建民国,袁世凯篡国以至称帝,皆在其中。湘绮此时虽已年老,然在丙辰(1916)去世前不久,精力尚健,诗文多关时局。其与袁氏之关系,尤为当时人所瞩目,亦启后人之议论,为湘绮晚年一大公案。此册之诗,于上述诸事,皆可略见其心迹,故尤为珍贵。

  按:辛亥(1911)、壬子(1912)之际,前清士大夫咸与维新者颇多,拥袁者尤众。旧君主立宪派无论矣,革命党人如章太炎、宋教仁等亦曾抱有幻想。湘绮属旧派人物。然其在清,长期仅为一举人,宣统即位,笼络名士,始以湖南巡抚岑春蓂之荐,得挂翰林院检讨衔,后虽加检讨,亦非实职;其在甲寅(1914)赴京就任国史馆长,又系袁氏一再礼请,非由趋附。原情而言,盖勿烦多论。世之所以特别关注者,良由湘绮名高,动关视听;亦由其入民国后,常以遗老自居。辛亥、壬子之间,于故旧之改辙从新者颇多微词,时见言议,此册所存与谭延闿诗,即有所讽,于自注中且目谭为乱贼,而前过一年,己亦北上,故人疑之。然此非知湘绮者也。

  盖湘绮平生既以文章、学问高视一世,又自负其经世之才、纵横之计。然所交当世达官名人正多,如曾国藩、李鸿章、郭嵩焘、张之洞等,大抵都称其前者,而不以后者为然。今考其文章言论,于国家根本大计,实鲜新见,唯于处变之方,颇怀奇想。如咸同之际,曾上书曾国藩,劝其径自入京,联合恭亲王共同辅政,以遏制那拉氏垂帘;光绪间,拟代丁宝桢上疏建联印度、缅甸以抗英法之策,皆确切可考者。世传其早年曾建议曾国藩与太平天国连衡,自树一帜,见其徒杨度《湖南少年歌》,谅亦非诬。然此等多为危道,或迂缓而难见功,故皆未见用。顾湘绮高自位置,自同治以后,虽未尝干人以求职任,然时邀游于名公贵人之间,陈其政见,冀得见采。其应袁氏之邀至京后有诗云:“时艰信逼促,政散乃骄盈。奇计实所好,横流良未宁。聊从庶人谤,知余日暮情。”(见《日记》)则此行之招议,湘绮固自知之,特素志未伸,放一行耳。其此行所抱之计,今不可确知,且置不论,然袁氏礼敬湘绮,乃但欲假其名,而非用其计,则于其在京时之景况可知。故湘绮始则一度不告而归,终则呈请辞职,毅然返湘,虽袁氏仍以之遥领,湘绮固已游于羿彀之外矣。故其后于袁氏之帝制自为,湘绮第以游戏处之。据《日记》:杨度曾驰函请其首倡劝进,湘绮回信不允,反劝杨“功成身退”;但又言,倘袁氏即位,以后各长官皆有贺表,国史馆由弟领衔可也;同时复有书与袁氏,亦作游移之辞,既云“古无民主之世”,不应惑于“四国”之言及“广询民意”,又云“但有其实,不必其名”,似劝似规,两边俱到,令人莫测所以。其时在报上刊载者,则为带书人湖南议员陈毓华(仲驭)径自改易者,湘绮所云“陈仲驭代我作符命,证成莽大夫也”,即指此。其始末与原书具载《日记》,可以覆按。顾湘绮于陈氏之为,亦未置辩,此盖当时形势尚有难言之处,故且默以待变也。要之,湘绮暮年行事,可谓不合时宜,然与漫不识机者有别;与无所操持、苟求名利、随俗浮沉者,尤不可同日而语。杨度谓湘绮“能以逍遥通世法”(挽联语),盖隐指此而言。然处新旧交争之世,务新者固不逍遥,守旧而名高者亦不能逍遥事外,所谓逍遥,特见机远祸耳,其中心实未能逍遥。湘绮此册所录诗,苦闷忧虞之情即时溢于字句之间。其是非且不论,就诗言诗,可谓情动于中而形于言,但蕴藉含蓄,不作刿目鉥心之语耳。近人评湘绮诗,多袭前人一偏之论,目为模拟一派。岂知湘绮诗者哉?

  此卷原为湘绮手书付其孙齐陶者(已故湖南省政府参事),即卷末所云宜孙是也。宜孙之名,屡见《日记》,盖湘绮长嗣代功子。陈云章教授与王氏有世谊,其夫人又齐陶先生之姨也,两家情好甚密,故此卷归于陈家。吾师天倪先生,云章教授之尊翁也,两代收藏文物甚富,湘绮手迹尤多,惜在“文化大革命”浩劫中,盗毁殆尽,唯此件岿然独存。云老以予雅好湘绮文辞,举以相示。因略书所感,并志其由来。

  相关推荐:清代骈文 汉魏风骨——浅议王闿运的骈体文

  《光明日报》( 2017年02月13日 13版)

[责任编辑:王丽媛]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