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剧“本土化”难在哪儿

2017-02-24 04:00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我有话说

  【唱响音乐剧的民族声音】

  光明日报记者 郭超

  周杰伦的音乐剧《不能说的秘密》近日在上海演出,樊冲的音乐剧《狂奔的拖鞋》3月也将在申城上演。无论口碑怎样,水准如何,音乐剧在中国逐渐热起来,已是不争的事实。

  此前,由北京天桥演艺联盟主办的“亚洲音乐剧发展趋势论坛”发布了《2016中国音乐剧指南》。《指南》显示,2015年全国音乐剧演出票房为2.26亿元,同比增长44%,但海外经典剧目占票房大头,国内原创剧目票房号召力十分有限。以音乐剧市场的最大票仓北京地区为例,2015年音乐剧票房收入为1.2亿元,其中超过半数来自原版引进的《歌剧魅影》。

音乐剧“本土化”难在哪儿

  2月14日,原创华语音乐剧《不能说的秘密》在上海首演。图为演出现场。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音乐剧“本土化”难在哪儿

中国儿童艺术剧院推出的音乐剧《小公主》剧照。王晓溪摄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音乐剧本土化为何如此艰难?“这不能简单概括为崇洋媚外,根源上是创作者不知道文化渊源何在,也不知道向谁学习,学些什么。”中国歌剧舞剧院导演李欣磬说。

  1.作为“舶来品”的音乐剧

  音乐剧又称歌舞剧,最早可以追溯到19世纪的轻歌剧、喜剧、黑人剧,直到20世纪,才逐渐成为一门新兴的综合舞台艺术,不仅集歌、舞、剧为一体,更采用了与科技相关的舞美技术。

  在一百多年的时间里,音乐剧在西方迅速发展,并逐渐传播到世界各地。需要指出的是,音乐剧在西方属于流行文化,歌剧相对而言是古典文化。一部歌剧的故事基本与历史有关,而音乐剧的创作往往取材于当下社会热点,因此观众往往更有共鸣。

  音乐剧最早进入中国,大约是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随着时代的发展,越来越多的音乐剧进入中国市场,《美女与野兽》《猫》《悲惨世界》《歌剧魅影》等经典音乐剧,在中国掀起一波又一波音乐剧热潮。不少国内的演出商“蠢蠢欲动”,要么直接引进原版音乐剧,要么借鉴国外音乐剧模式,创造“本土音乐剧”。

  这些年来,虽有《搭错车》《芳草心》《中国蝴蝶》《雪狼湖》《金沙》等较为著名的音乐剧涌现,但总体而言,本土音乐剧仍在起步阶段。作品无论在剧本、音乐上,还是在演唱、表演等方面,与西方成熟的音乐剧相比,都存在较大的差距。

  2.要有讲好故事的能力

  “为什么西方的舶来品就一定好看?为什么别人的娱乐成了我们心目中的高雅享受?我们几乎是在还没有完全认清西方音乐剧的时候,就慌忙开始了音乐剧本土化的工作。我们以为,高成本、大制作、大明星就是音乐剧成功的王道。”十几年前,业界就有人大声疾呼,音乐剧的“本土化”要三思而后行。

  但这样的声音在当时似乎太过微弱。许多本土音乐剧,要么讲不清故事,要么把小故事强行拼凑成“大戏”。老舍先生的《茶馆》、曹禺先生的《雷雨》都是享誉世界的经典话剧,它们成为话剧“本土化”的典范,获得广泛反响,其成功的关键是用独特的艺术形式讲好了一个独特的中国故事。

  有专家认为,我们本土音乐剧的文学基础太过薄弱,创作者没有讲好故事的能力是硬伤。“戏剧基础奠定不起来,唱得再好跳得再好,也没有用。”北京舞蹈学院原院长、音乐剧教学专业创办人吕艺生说。音乐剧本来可以比话剧更有娱乐性,更贴近当代人的生活,但很多本土音乐剧,要么剧情让本土观众觉得太老套,要么拼凑痕迹太明显。

  3.大块头未必有大智慧,“小火慢炖”才能出精品

  粗制滥造、急功近利是当前音乐剧业内不少人的心态。

  吕艺生认为,很多原创剧目“选材都是真实的,但是把真的做假了,而百老汇是把假的做真了”。无论是在百老汇,还是伦敦西区,音乐剧都讲究“小火慢炖”。每部音乐剧的诞生都是艰辛漫长的过程,从构思、彩排、磨合到最后驻场演出,至少要经过3到5年的时间,有的周期甚至长达10年。

  他们深谙“观众满意,才能收益”的道理,走“慢热”模式,通过场次和巡演来收回成本,赢得口碑。反观中国市场,几乎少有能够驻场演出的原创作品。戏的质量不过关,自然留不住观众。

  导演、作曲家樊冲认为,相对于学习西方音乐剧的灯光舞美、导演技巧与表演方法,制作人和出品人需要学会如何控制一部戏的体量与规模,对剧目成本进行合理的评估。“‘大块头’未必有‘大智慧’。”他说。

  音乐剧制作人、导演李盾也认为,音乐剧单场成本需要控制在6万元以内,“音乐剧不需要明星演员,剧就是明星。在韩国,演员的费用常高于制作费。中国音乐剧制作如果不控制成本,恐怕5年内也会出现制作费过高的问题”。

  4.构建中国音乐剧生态

  “国际性”不是衡量一切的标准。如何构建属于中国的音乐剧生态?北京舞蹈学院副教授慕羽指出,这个生态要以本土资源特点为基础,设计推出新的文化品牌,改善崇洋心理和文化依附感,熔铸一种民族个性——既蕴含中国古代哲学中丰富的人文思想,也富有对中国当代社会开放的文化品格。

  广州星海音乐学院教师孙熙然认为:“西方音乐剧的发展,其成功之处在于创新,同样在于其纳入了自己的文化属性,《演艺船》《波吉与贝丝》等都展现的是地道美国人的生活,既然我们有着都市浪漫化的音乐剧风格,为何不展现我们中国人自己的生活与情感?我们发展音乐剧的目标就是实现其本土化、民族化。所以在借鉴的同时,不能只追求西方音乐剧外在的形式,更要学会其创新的思路,探索将自身文化与之相融合的手法。”

  他提出,我们完全可以把音乐剧这种外来形式与我国的传统戏剧、民间音乐等结合起来,选择适合中国现代生活的题材,广泛借鉴我国民间艺术的表现形式,使我们的音乐剧在内容题材、音乐旋律、舞蹈表演等方面更贴近中国观众,从而走出一条音乐剧本土化的新路子。

  《光明日报》( 2017年02月24日 05版)

[责任编辑:石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