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中绽放——罗尔纯的《鸡冠花》

2017-04-27 04:00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典藏活化26】

  作者:桂小虎(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油画系教授)

  在以花卉为题材的油画作品中,荷兰画家凡·高的《向日葵》可谓尽人皆知。在这幅作品中,凡·高像画太阳一样来画这些朝着太阳而生的花朵,他用大胆粗放、弯曲扭动的笔触描绘向日葵灿烂夺目的黄色,表现他激越的内心情感和纯粹的精神世界。中国现代油画先驱卫天霖的一系列表现《芍药》的花卉作品,将西方油画与民族美术相融合,以苍劲有力的笔法、斑斓淳厚的色彩,把芍药花的色彩意味表现到了极致,呈现出浑厚而优雅的油画风采,令人回味无穷。而罗尔纯被中国美术馆永久收藏的《鸡冠花》堪称与这些大师作品媲美的杰作。罗尔纯喜爱鸡冠花殷红持重的色彩和安于贫贱的性格。家乡的红土地和殷红的鸡冠花给罗尔纯留下了永远无法磨灭的记忆,这是他艺术创作的源头,他用自己的画笔,以至真至纯而独具特色的油画语言描绘家乡的山山水水和一草一木。

寂寞中绽放——罗尔纯的《鸡冠花》

鸡冠花(油画) 罗尔纯

  罗尔纯先生早年就读于苏州美专,师从中国印象派画家颜文樑,打下了良好的油画基础。1959年罗尔纯由人民美术出版社调往北京艺术师范学院(今首都师范大学)美术系任讲师。当时美术系教师有卫天霖、李瑞年、吴冠中等人,他们三人先后留学于欧洲和日本。这些对罗尔纯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为他将来的艺术发展方向奠定了基础。此后,罗尔纯从西方现代主义油画和中国传统艺术中汲取养分,经过艰辛而漫长的探索,逐步形成自己独特新颖的画风。

  油画在中国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发展历史,在油画语言尤其是油画的色彩语言上有所建树的艺术家中,早年留学日本的卫天霖和土生土长的罗尔纯是最具代表性的两位。卫天霖的油画运用堆积、点染、涂抹等手法将色彩相互融合、交叠,使画面呈现出光影交错、色彩斑斓浓郁、绚丽厚重的艺术效果,尤其是他提炼的蓝、绿、紫色和各种不同色彩倾向的白颜色,更是散发着迷人的气息,将油画色彩语言的魅力发挥得淋漓尽致。与卫天霖长期致力于将印象派的光色语言和民族美术相融合、表现物象的色彩美感和意味不同,罗尔纯的创作在提炼客体色彩时注入了更多的主观情感和现代意味,他将自然物象中大面积的红、黄、绿等极富张力的色彩转化成了明亮醒目却层次丰富、艳而不俗且温厚润泽的艺术形象,提升了中国当代油画色彩的表现力,因此被誉为“当代中国油画界的色彩大师”。英国美术评论家迈克尔·苏立文也对罗尔纯极为推崇,他曾在《20世纪中国艺术与艺术家》一书中评论说:“他以明亮的色彩和很自然的变形手法,创造出极鲜明的个人风格。”

  人们赞誉罗尔纯是“东方的凡·高”“中国表现主义第一人”,但这并不足以概括罗尔纯富有浓烈民族情怀的艺术。诚然,在罗尔纯的作品中,我们隐约可以看到自后印象派以来西方现代主义油画的某些特征,诸如后印象主义画家塞尚的画面建构和色彩造型、凡·高扭曲的笔触和鲜活的色彩、野兽派和表现主义强烈主观世界的表现等。然而,罗尔纯在汲取西方现代主义艺术精髓的同时,自觉融入了中国传统绘画的表现手段,将中国传统文化精神和绘画技巧恰到好处地融于其中,使作品呈现出独有的中西艺术完美融合的韵味。罗尔纯的油画虽然有着强烈的表现性特征,但与西方的表现主义不同,他在结构画面、用笔用色的时候,不像西方表现主义画家那样一味强调主观世界的表现和强烈的色彩刺激,而是在主体和客体之间寻求最能表达自己独特感受而又能与观众共鸣的形式手法,形成了独具特色的艺术风格。

  《鸡冠花》是罗尔纯花卉题材中的代表作。这幅画的构图顶天立地,饱满有力,几簇开放着的鸡冠花占据画面最主要的位置。在淡雅柔和的背景前,浓郁凝重的殷红色鸡冠花显得光彩夺目,震慑人心。花叶和花瓶上少许的橄榄绿、青蓝色与花冠的殷红色构成了色彩上的对比,丰富了画面的色彩语言,而书写般的重色勾勒更增强了画面的力度。在运笔上,厚薄有度的颜料在画面上仿佛随意涂抹、堆砌、勾勒,呈现出厚重不凝滞、流畅不浮滑的艺术效果。

  或许我们可以把罗尔纯的艺术归类为如克莱夫·贝尔提出的“有意味的形式”这一美学范畴,然而在罗尔纯这些根植中华传统文化沃土、充满家乡故土情怀、散发着勃勃生机的艺术作品前,这样的归类终究会显得苍白无力。人们在罗尔纯一系列以红色为基调的作品中总能感受到一种扑面而来的视觉冲击和心灵震撼!他的《红土》中深沉凝重的红土地、《九月》中沉稳透亮的红色山冈、《傣族女孩》中那暖洋洋的红裙子,无不让我们感受到罗尔纯的艺术感知力和灵魂深处生命的最强音,如同红色的交响曲。

  《光明日报》( 2017年04月27日 12版)

[责任编辑:石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