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电视剧《继承人》:直面情与法的现实困境

2017-05-01 02:30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作者:王家琦

  近年来,古装历史剧、仙侠玄幻剧火爆荧屏,令观众在生活之外看到了“古时的风云”和“别处的风景”。相比之下,反映社会生活的现实题材剧尽管也不乏一些令人叫好的精品之作,却在整体上热度不够,缺少令人眼前一亮的作品。现实题材剧该如何突破创作瓶颈,在新时期绽放出新活力,引人关注和实践。近期,东方卫视热播的《继承人》就在创作上亮点多多,备受好评,对现实题材剧创作有所继承与突破。

  《继承人》在题材上,继承了现实题材剧关注社会现实、书写百姓故事的传统,律政、悬疑、情感无一不是观众喜闻乐见的热点题材。然而,《继承人》以继承法案件打破现实题材剧的创作套路,用律政剧的“肉”承载了生活剧的“灵”,以无情的“法”反衬了动人的“情”,这也是经典律政剧令人着迷的魅力所在。《继承人》依托继承法,剧中的继承案件与老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但想必多数人却对其知之甚少。这种最熟悉的“陌生感”,使得《继承人》既亲切又新鲜,令观众不仅仅是看客,而是在旁观者和当事人之间不断转换,体验若即若离、几进几出的独特观感。

评电视剧《继承人》:直面情与法的现实困境

  当然,《继承人》最好看的还是故事,而故事最吸引人的是悬念。通过哈佛大学法学院毕业的汤宁回国调查父亲当年的遗嘱,为了真相与姑父姑妈对簿公堂的主线故事,《继承人》引出了芸芸众生中的“继承那些事儿”,同时还有律师男友郑昊的身世之谜,姑父钟克明布下的阴谋陷阱以及主人公们在情与法之间的抉择。多线并进的叙事手法使得《继承人》在故事情节上始终环环相扣、悬念丛生。正如剧中汤宁解析哈佛大学三座谎言雕像:人可能是假的,成就有可能是假的,时间也可能是假的,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去发现谎言,揭穿真相。《继承人》就在谎言和真相中呈现了一个现实的世界。

  《继承人》的创作突破在于,它在呈现法律的专业与严肃之外,也剖析了律师的内心世界,让故事悬念从法庭上延伸到法庭外,剧中的人在未知的变数中寻找自我的归属,也在波折动荡中寻找那一份安定。

  现实题材剧之所以吸引人,是因为它有生活,有大众共鸣;现实题材剧很难拍,是因为它容易陷入琐碎生活中,雷同化重复生活中不愿回望的不堪,看完后,观众被现实所累的内心起不了一丝波澜。但《继承人》却用生活中那些难以想象的真实,给人以震撼。比如现在很多老年人都面临遗产问题,剧中方丽方燕案中,亲生女儿竟然嫌弃中风的老父亲,将其赶出家门,在父亲死后竟然违背遗嘱,企图侵占父亲的遗产。郑昊同父异母的大哥为了争房产,可以翻脸不认弟弟,跟他打官司。昔日的亲人在法庭上成了原告与被告,通过《继承人》中的一个个继承案件,观众可以看到残酷的人性和世间亲情。

  《继承人》是一场情、理、法的博弈,是一场继承法的影视宣传和法律知识普及。因为《继承人》,我知道了法定继承和遗嘱继承的区别,遗嘱必须经过公证后,才具有法律效率,才能继承。非婚生儿子也有遗产继承权,婴儿活体也有继承权,能分财产。继承法规定,不孝顺子女,可以剥夺其继承权。养女和亲生女一样,都有平等的遗产继承权。法定继承也要按第一顺序、第二顺序继承人继承。这些晦涩难懂,平常人难得知晓的专业法律条文通过《继承人》的案件故事得到了生动深刻的反映。

  法无爱恨,人有情仇。《继承人》中的十多个继承案件,每个案例都是围绕主人公的故事展开,最后的关系都落在了亲情和财富上。无论官司是输是赢,都失去了亲情。亲情比财富更重要,因为财产是暂时的,亲情才是永恒的。剧中,汤宁要的不是财产,而是一个真相。她说:“我们不去争,就没那么多烦恼了。”这或许就是《继承人》作为依法治国背景下,一部优秀现实题材剧的价值所在。懂法是为了不犯法,依法维权,是为了守护亲情,让公道常驻人心。

  《光明日报》( 2017年05月01日 08版)

[责任编辑:丛芳瑶]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