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剧不应悬浮于生活 回避现实

2017-05-10 05:18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文艺观潮】

  作者:黄晓玮 薛师瑞

  单位:西安交通大学新闻与新媒体学院

  近年来,玄幻题材电视剧播出热一直“高烧不退”。前有《花千骨》网络平台播放量高达200亿的收视巅峰,后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上线仅12小时即达6亿的全网播放量,即便是去年暑期档屡遭吐槽的《幻城》也取得170亿的不俗播放量成绩,近日上线的《择天记》甫一播出同样创造了周播剧20个月以来的收视最好成绩。除此之外,从今年的全国电视剧拍摄制作备案公示情况看,古代传奇和神话题材电视剧达500多集,这意味着未来一两年玄幻题材电视剧作品依然将是荧屏的活跃类型。

玄幻剧不应悬浮于生活 回避现实

电视剧《花千骨》剧照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配方式生产出来的快餐

  速成速配的流水线化生产,是热播玄幻题材电视剧逐利市场的“不二法门”。其配方大概包括热门IP、流量明星、虐恋情节、唯美画风、优质平台等。

  “大IP”的口碑和积累是玄幻题材电视剧带来收视热的重要原因之一。此类作品多由网络连载小说、热门游戏改编而成。这样的创作方式使作品在形成之初就已经成为网络IP产业链上的一个部分,许多年轻观众在阅读网络小说的过程中就与作品达成了某种程度上的默契,成为电视剧潜在的粉丝群体。换言之,在电视剧形成之初,玄幻题材就已经拥有了相当数量的受众基础。

  除了用IP吸引原著粉丝,玄幻剧多选用在网络上具有较大粉丝群、“自带”高收视流量的话题明星作为主要演员。例如,《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女主角白浅的扮演者杨幂新浪微博粉丝多达7200万;《择天记》中男主角陈长生的扮演者鹿晗,个人微博单条评论甚至还创过吉尼斯世界纪录,新浪微博“鹿晗择天记”的话题阅读量目前已达40亿、讨论量超过1200万。以“鹿晗吧-LuhanBar”为代表的粉丝群体账号自发且有组织地号召鹿晗的粉丝们进行“贴吧数据助攻”,力图为鹿晗及电视剧《择天记》争取最大的宣传效果。

  在玄幻题材电视剧的宣传和官方简介中,“纯爱虐恋”“绝美仙恋”等字眼往往是剧情内容的宣介招牌,也是其吸引年轻观众的最大卖点。如《仙剑奇侠传》中李逍遥与女娲后人赵灵儿、林家堡大小姐林月如之间的感情纠葛,《古剑奇谭》中百里屠苏和风晴雪的旷世之恋,《花千骨》中花千骨和长留上仙白子画的师徒之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青丘帝姬白浅和九重天太子夜华历经三生三世的爱恨纠葛……言情是玄幻剧不变的主题,“玛丽苏”式的“绝美爱情”是其不变的叙事风格,“浪漫凄美”或“虐恋情深”的爱情桥段是必不可少的构成要件。

  作为玄幻剧的显著特征之一,《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画面色彩大多鲜艳明亮、饱和度高,且常以色彩变化来展示主人公的心境变化和成长过程。剧中人物身着长袍马褂,造型繁复夸张,人物的派别、特异功能都具有较为明显的特征。有的电视剧中,女演员颇具现代感的韩式平眉和美瞳造型与当下的审美标准较为接近。另外,其特效使用频率高、画面制作较为华丽的特点,也符合目标受众活泼、年轻化的审美喜好和欣赏习惯。

  出品方大多选择在东方卫视、浙江卫视、湖南卫视、江苏卫视、安徽卫视等优质平台播出,又善于通过微博推送相关话题、推广表情包、同款手游等来扩大作品的网络影响力,以求得最大限度网罗受众。

玄幻剧不应悬浮于生活 回避现实

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剧照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只见轻俗 不见厚重

  在一部部跟风扎堆的玄幻剧中,只见吸引观众眼球的各种噱头和技巧,却难见演员走心的表演,感受不到创作的新意,更无处寻觅理应蕴藉的文化内涵,大有沦为“无根的浮萍、无病的呻吟、无魂的躯壳”的趋势。

  拼颜值大于讲故事是玄幻题材创作的一大弊病。创作者一味地打“偶像牌”,硬生生将作品打造成了“粉丝剧”。然而,一些“小鲜肉”因缺乏生活和艺术积累,导致呈现出来的表演僵硬、不走心,常引发观众的吐槽,频被贴上“有颜值、无演技”的标签。更有甚者,一些作品因“流量明星”档期紧张而滥用替身、制作倒模、抠图特效,也广被诟病。演员及出品方一味地靠脸招揽观众,却忽视了“演技”这一戏剧之根本,所谓“此剧套路深,全靠颜值撑”并非一句简单的调侃玩笑,其背后所隐藏的是对出品方及偶像们工作态度的失望和无奈。这种过分注重明星效应的制作理念不仅拉低了作品的艺术质量,更稀释了电视剧创作的思想厚度。

  有研究基于每日10TB的用户画像数据发现,像《花千骨》这样的玄幻剧,其粉丝群体主要集中在18—24岁的年轻观众。轻俗的题材、轻松的风格、轻巧的制作,以及越来越年轻的观众——玄幻剧的“轻时代”正在形成。即便此类玄幻剧也显露出了一些正面导向,例如在肩负使命的过程中勇往直前、面对不幸遭遇时的不屈不挠、历经千锤百炼最终取得胜利等,却因为一味迎合青年亚文化和年轻观众的猎奇心理,从而导致了作品整体的低龄低智化取向,在很大程度上削减了唤醒观众情感、引领观众直面现实的作用。

玄幻剧不应悬浮于生活 回避现实

电视剧《幻城》剧照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此类玄幻剧大都选择架空历史的叙事模式,不以具体史实为依据,不追寻特定历史时空和真实存在的历史人物,而是创造一群虚拟的人物在一段虚拟的时空演绎一个虚构的故事。在此般脱离史实的叙事模式之下,剧情在精彩程度上或许有着更自由的施展空间,但也往往造成了故事背景的虚无以及与现实世界的严重脱轨,一些剧情前后缺乏必要的过渡和剧情交代,内容逻辑经不起推敲,缺乏耐人寻味的意蕴和高远境界。

  从早些时候的《古剑奇谭》《花千骨》,到去年的《诛仙青云志》《幻城》《青丘狐传说》,再到今年已播出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择天记》,玄幻题材的故事大多是在人、神、妖的族群关系架构下讲述一个爱恨纠葛的爱情故事。作品的故事情节、叙事结构高度雷同,人物角色的设置和造型手法也惊人一致,男女主角的“玛丽苏”人设、人物的特殊技能、异族对战、正义必将战胜邪恶等,这些“有变化”的重复营造了玄幻剧日益明显的山寨气息。

玄幻剧不应悬浮于生活 回避现实

电视剧《择天记》剧照 资料图片

  关注现实才能贴近人心

  玄幻题材电视剧的热播现象是资本逐利、市场运作和年轻观众喜好等各方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其存在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但不断显露的问题越发引人思考。不断被突破的收视奇迹是否拥有较高的艺术价值?作品是否给观众留下了值得品咂的内容?是否引导了正确的价值观和审美观?诸如此类问题值得制作生产者认真思考。

  “文学作品一旦迎合消费目标,将丧失其纯粹性。”这句话也同样适用于电视剧作品。电视剧是产业,更是文化。以年轻观众为主要受众群体的玄幻剧生产者不能一味地迎合市场、讨好观众,而应在改编过程中精准抓住原著故事最具吸引力的内核,尊重原创精神和艺术规律,使其成为在叙事逻辑上站得住脚且有内容、有深度的佳作,成为“传播当代中国价值观念、体现中华文化精神、反映中国人审美追求”的优秀作品。

  脚踩大地才能放飞想象,关注现实才能更有温度。要避免玄幻剧沦为没有根基的“空中楼阁”,其创作生产者就应怀着对艺术的真诚之心,立足时代和当下,积极在剧作中融入对现实生活的观照和思考,用真挚有深度的思想与观众、与这个时代进行对话,使观众从剧中获得自我认同的同时激发向上向善的精神追求和动力,在获得情感满足的同时能够得到有益的思想启迪和提升。

  《光明日报》( 2017年05月10日 12版)

[责任编辑:邱亭]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