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叶嘉莹老师

2017-05-19 04:30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作者:郑培凯(香港中华学社社长、香港非物质文化遗产咨询委员会主席)

  将近十年没见到叶嘉莹老师了,心中时常挂念,偶尔从电视及报章看到她的消息,虽然只是零星片段的新闻,但总还是吉光片羽,带来令人高兴的佳音。她精神奕奕,依旧和往日一样,充满着生命的激情解说诗词之美,以甜润丰美的北京口音吟诵优美的古典诗篇,这让我感到无限温馨,并在心底为她祝福,希望老师长此以往,像50年前在台湾大学给我们讲课那样,一直讲到地久天长。

  然而,还是怀念跟老师在一起的日子。那时的我们沐浴在谈诗论词的春风里,聆听每一个字从她口中说出,就像天使在云端摇着铃铛,散发美妙的天籁。怀念美好的往事是容易上瘾的,就像听一段喜爱的乐曲,来来回回,永远不嫌重复。从1970年开始,到1990年代中期,几乎每年暑假,我们都会在波士顿相聚,朝夕相处,在哈佛燕京图书馆查数据,翻阅馆内富赡的图书收藏。经常几个人一道,在不同院校的餐厅用点简餐,谈论超然世外的诗文乐事。周末的时候,老同学会安排聚会,每人烹煮自己拿手的菜肴,童子请观音,和叶老师共度美好的时光,品尝各人的家乡菜,互道背井离乡之后的漂泊,谈说个人风风雨雨的经历,好像我们都来自一个家庭,可以在古典诗词的熏陶中相濡以沫。回想起来,往事像漂浮在云烟里的织锦,记忆的阳光偶尔投射过来,一片璀璨。

又见叶嘉莹老师

  去年有南开大学师生来香港访问,特别要求和我相见,说带来了叶老师的问候。我就跟他们说起,十多年前曾邀请叶老师来香港城市大学担任客座教授,讲授了一个学期的古典诗词,后来还帮着出版了演讲录,题作《风景旧曾谙》,由香港城市大学出版社出繁体版,内地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简体版,这是叶老师等身著作中最为深入浅出的一本诗词通论,极受欢迎。南开师生回去之后,居然通过微信,辗转让我听到了老师的谆谆教诲:“郑培凯啊,你好不好啊?我一切都好,这些年就在南开住下来了。同学让我说几句话,说可以传给你,听得到。我今年93岁了,还站着讲课。我们都好多年没见了,很想念你们。有空来天津,来我这里看看。他们给我建了迦陵学舍,读书、写作、教学,是很宜人的环境。”

  听到老师清朗的声音,有似慈母的召唤,不禁联想到陶渊明《归鸟》诗中的一段:“翼翼归鸟,相林徘徊。岂思天路,欣及旧栖。虽无昔侣,众声每谐。日夕气清,悠然其怀。”探望老师的心念便日益强烈。终于在春暖花开之时,我专程北上天津,到南开大学去问候十年没见的老师。

  见到叶老师的那一刻,我的心情很难形容,高兴是不必说了,还有着无限的欣慰与惭愧。老师神采奕奕,风神依旧,她伸出双手和我对握,像年轻人那么坚定有力,笑靥如春花盛放,哪里像93岁的人?她兴奋地向我抱怨,现在比以前还忙,得看许多人寄来的著作,整理文稿,还得给不同时期的老学生上课。

  我写了两幅字,都是老师的诗词,裱好镜框,带来作为贽见之礼。一幅是她上世纪60年代在哈佛听张充和与李卉演唱昆曲所写的诗,另一幅则是她写晚年心境的一阕《鹧鸪天》:“似水年光去不停,长河如听逝波声。梧桐已分经霜死,幺凤谁传浴火生。花谢后,月偏明,夜凉深处露华凝。柔蚕枉自丝难尽,可有天孙织锦成?”老师看着我的字,笑说,凤凰浴火重生,只是神话,不是人间现实,幺凤已是人间老凤了。我说,神话就是现实经历写成的诗,您来南开二十年,柔蚕依旧吐丝不断,天孙不是已经织成了一匹灿烂辉煌的锦缎吗?老师笑了,笑得如此开怀。

  《光明日报》( 2017年05月19日 15版)

[责任编辑:王宏泽]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