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赏可用的画扇

2017-06-08 06:00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美术经典】

  作者:黄小峰,系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

  有一类特别的古画,不仅是用来看的,还是拿来用的,这就是画扇。团扇是画扇中常见的一种。团扇的扇面是圆形、椭圆形或长圆形,作为贴身之物,人们逐渐把这一扇风纳凉、遮面护颜的用具,转变为承载绘画图像的媒介。由此,画扇成为可随时随地赏观的艺术品。作为抵御盛夏酷暑的重要工具,扇子是伴随着端午节而登场的。

  端午节在千年前的重要和隆重,今天的我们已经很难想象。狭义而言,古代的端午节是五月初一到五月初五。广义而言,整个农历五月均属于端午。此外,五月份节令众多,还有“夏至”和“芒种”。“芒种”被称为“五月节”,“夏至”在宋代更是放假三天。在南宋的杭州,人们在整个五月份的午间,要不间断地烧整整一个月的香,对于五月的重视可见一斑。

可赏可用的画扇

端午戏婴图 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

  重视常常是出于害怕。古时民间称五月为“恶月”,此时天气迅速变热,日照强烈,多发各种瘟疫疾病。节庆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转“恶”为安。其重要途径之一,就是为整个五月的阴阳转换所准备的端午扇。从宋代开始,相互赠送团扇就成为端午节的重要礼仪。端午扇有时也被称作“避瘟扇”。画扇上的图像,为的是降火消灾,万物生长,地祈丰产,人祈健康。

  葵榴斗艳,栀艾争香

  端午扇上最常见的绘画题材是农历五月盛开的花卉植物,其中最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是蜀葵、石榴花、萱花、栀子花。在宋代,家家户户都要在端午前后在家里的花瓶中插上这些花草,有这些花草环绕,才表示端午的光芒照进千家万户。插在瓶里和画进画里,具有相同的功用。户外赏真花、室内插瓶花、手中看画花,端午的花草把不同的视觉空间连成一体。

可赏可用的画扇

蜀葵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在南宋皇室于端午节赏赐给宫廷内眷、宰执、亲王的画扇中,最特别的是“御书葵榴画扇”。在现存的南宋团扇画中,有多件“蜀葵图”,如上海博物馆与台北故宫博物院各藏有一件画法精细的《蜀葵图》。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夏卉骈芳图》团扇,以粉红的蜀葵为中心,左边陪衬黄色的萱花,右边陪衬白色的栀子花。能够成为端午画扇的主角,蜀葵、石榴花、萱草、栀子花等花草自然有别的花草无法替代之处——它们要么色彩鲜艳,要么香气扑鼻,而且大多还具有重要的药用价值。以蜀葵为例,其颜色鲜艳而丰富,常被称作“五色蜀葵”,而“五色”象征阴阳调和,正是端午的主题。而且,古人早就认识到,蜀葵还是治疗妇科病症的良药。因此,随身携带以端午时令花卉入画的画扇,某种意义上相当于把辟邪去病的花草携带在身上,是一个护身符。

可赏可用的画扇

写生罂粟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五色的蜀葵、纯白的栀子和红艳石榴花,要比罂粟花常见得多。罂粟花艳丽的“五色”,使得人们常把它与蜀葵相提并论,二者的播种和花期也都相似。宋代罂粟主要是用于食用和药材,嫩苗堪比园蔬,罂粟籽则可作粥。在现存宋代画扇中,至少可以看到两幅《罂粟花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传艾宣《写生罂粟图》尤为精彩,画中还是一枝并蒂的罂粟,显现出祥瑞之意。这些画扇,也应是宋代宫廷画家的杰作。

  婴儿的健康与游戏

  对于幼儿的保护是端午的重要内容,也成为端午画扇的重要题材。画家常把婴孩与小动物画在一起,放置在有蜀葵、萱花等端午花卉的背景之中。波士顿美术馆藏旧题周文矩《端午戏婴图》就是一柄有趣的宋代端午画扇。画面满是蜀葵、萱花、菖蒲。一个男孩正与两只幼猫一同嬉戏。他还在打着小鼓——鼓,正是宋代端午节重要的儿童玩具,鼓声是驱散邪气的方式。

可赏可用的画扇

浴婴图 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

  无论在任何时代,个人卫生都是保持健康的重要方式,对于儿童尤其如此,勤洗澡,更健康。澡盆在宋代婴戏图中并不鲜见,最典型的是一类“浴婴图”,如弗利尔美术馆的《浴婴图》。画中没画出背景,不过上海博物馆藏有另外一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