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古寨孩子的歌声

2017-06-16 04:46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作者:宗仁发

  金城江既是一段江的名称,也是一座城的名称,江因地得名,地因江而声名远播。作为江的金城江是珠江水系西江支流柳江最大支流龙江的一个河段,也就是说,金城江指的是在河池境内流经六圩、金城江镇(后称为街道)、东江、三江口的这个龙江中游河段。而作为地,也就是城的金城江,早年是个镇名,它被视为河池的别名,曾一直是原来的河池专区、河池地区、河池市的中心城区。

  在金城江游览的第二天,我们来到了龙江上游打狗河的姆洛甲女神峡,打狗河是个很容易让人望文生义的称谓,实际上它和字面的含义并没有什么关系,只不过是壮语的音译,意思是弯弯曲曲的河。说到姆洛甲,她是壮族人崇拜的创世女神,天地万物,高山平原,江河湖海,包括人类都是她所创造。当然,在当地人看来,这个峡谷的神奇秀美若不是出自姆洛甲女神之手,是不可能出现在我们面前的。

  姆洛甲女神峡由三个峡谷组成,分别是天门峡、凉风峡和龙门峡。从码头乘船溯江而上,两岸的山峰被翠绿的植被覆盖,静静的河水也是美玉一般的色彩。转过一两个河湾,天门峡的两座山峰在人的视觉中逐渐合拢,江上所见完全是梦幻般的景色,尘世的喧嚣已被抛离到九霄云外。起初,只不过是眼不见,心不烦,那些柴米油盐酱醋茶也没那么容易被删除,大多时候,人是身在山水中,心仍被世俗的烦恼缠绕着。可渐渐地,还是会被那世外桃源般的情景所感染,即便不吟诵诗句,其心中也已有些许诗意在涌动。谢灵运的“山水含清晖,清晖能娱人”说的就是大自然能够疗救人的心情,让人至少是暂时忘却那些功利欲求带给人的纠结,回到原初,回到朴素的自我。这时,导游小姐兴致勃勃地告诉游人,两岸的岩壁这里是“雄狮盼日”,那里是“金龟探月”,这里有“美女出浴”,那里有“玉兔下凡”。这样的讲解,多少有些煞风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风景名胜的介绍被带上了一条“歪曲”之路,其实无所谓像什么,观赏的人心静下来就是最好的享受,“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该是最高境界。

  游船继续前行,进入桫椤谷,这里看得见珍稀的蕨类植物桫椤。两岸的山峰渐次退去,江水冲击形成的平原豁然出现在眼前。江边一丛丛婀娜多姿的凤尾竹在微风中轻轻摇曳,让人想起《月光下的凤尾竹》的美妙旋律。

  竹林掩映中,一个村寨若隐若现。游船掉过头来,慢慢向这个村寨的码头靠过去。这时候,村寨的门楼上“梦古寨”三个拙朴的大字清晰可见。就在我暗自琢磨这寨子名字的意思时,一阵略带稚气的歌声从寨子门口传来。还没等船停稳,我就有些迫不及待,想看看这么好听的歌是什么人唱出来的。沿台阶走上去,只见三个穿着壮族服装的孩子正在唱着《迎宾歌》,大意是:“昨夜我家灯花开,喜迎贵客远方来,山欢水笑齐问候,贵客路来是船来,船来坏了几双桨,路来坏了几双鞋。”这首歌和其他地方的壮族《迎宾歌》 还是有些不同,不空泛,尤其是后两句“船来坏了几双桨,路来坏了几双鞋”的细节描述,让人感受到不论是从水路还是从旱路来,都是路途遥远而充满艰辛,这样未经文人雕琢过的歌词有朴实的味道。三个唱歌的孩子按个头大小排成纵列,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谭梦坛站在最前面,身后是大一点的两个女孩,一个叫谭安琪,一个叫罗雅馨。他们唱歌时的表情十分投入,一字一句都不含糊,绝不是敷衍了事,让你感到你真的是寨子尊贵的客人,或者是他们远方的亲人。这么多年到过的类似村寨也不少,游人去得多的地方,其特色节目往往已不再是原生态,表演也颇有应付了事的味道。而在梦古寨听到的这三个孩子的演唱,让人感受到了真挚和淳朴。

  寨子的主人、村支书谭永亮,曾在部队服役四年,1994年开始担任村干部,前些年他和自愿入股的一百来户村民借助天时地利,兴办起了具有壮族特色的农家乐旅游,每年差不多都有十万元的收入。这些收入若在富裕地区可能不算什么,可在广西河池老区的大山里还是可观的数目。在和他的攀谈中,我了解了梦古寨的含义——“你我的寨子”,也就是我们共同的家园的意思。“梦古”是壮语“你我”的音译。说到这里,谭永亮压低声音向我透露了一个小秘密。他的女儿叫谭梦梦,现为广西大学英语专业的在读研究生。梦古寨的“梦”也是取自他天天想念的女儿的名字。仔细一想,这寨子的名称还挺贴切,也体现出主人的美好愿望。说话间,主人端出了一盘盘特别的食物来招待我们。有刚刚摘下来的枇杷果、桑葚,有五彩糯米饭,还有紫红色的米肠,摆了满满一桌子。酒自然也有,自家酿的桑葚酒,又红又稠,喝上一口,香甜醇厚,沁人心脾。有人喝得不过瘾,用矿泉水瓶将桑葚酒装满,带回去继续享用。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不知不觉,离开的时间到了。我们依次登上游船,船依依不舍地启动。这时,孩子们的歌声又一次嘹亮起来,这次唱的是壮族的《送客歌》:“送客走哎,送客走呀,送客走哎呀,山缠水绕雾悠悠,山缠水绕云悠悠,今日亲人平安去呀,来年盼您再回头呀,来年盼您再回头。”仔细听,孩子们的嗓子略有点嘶哑,可见他们唱得很真诚很卖力。我想,人的旅途中在寻找什么?不就是这种稀缺的淳朴吗——它正隐藏在某个地方。也许,这就是人们喜欢到人迹罕至之处的原因吧。

  《光明日报》( 2017年06月16日 15版)

[责任编辑:徐皓]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