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钱子与李后主

2017-06-16 04:51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作者:管弦

  马钱子是什么?熟悉的人可能不会多。

马钱子与李后主

云南马钱 王利生/绘

  而提起《虞美人》这首词,熟悉的人就多了。这是北宋时期南唐后主李煜在42岁生日时有感而作的。“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温婉凄美的词,却是马钱子出场的前奏。作为亡国降主,李煜在宋太宗赵光义统治下苟且偷生,平日虽然常常以泪洗面,却并不敢过于流露情感,生日那天,也许是实在控制不住悲痛了吧。只是,这饱含怀念故国等意的词让宋太宗大为光火,他便以祝贺生日的名义,赐了一壶御酒给李煜,在酒里下了一种叫“牵机药”的毒药。从中毒症状和原理等情况来看,“牵机药”实际上就是中药马钱子。

  就是这样,马钱子永远和李煜联系在了一起,以一种凄惨的方式。

  宋太宗是命弟弟赵廷美亲自送去的,赵廷美是李煜的忠实“粉丝”,和李煜关系很好。毫无心机的李煜在他走后,就喝下了这壶酒。很快,李煜觉得头痛头昏、呼吸急促、全身躁动不安,继而抽搐、项背痉挛强直、腰背反折、头项和下肢后弯而躯干向前如角弓状,至呼吸肌痉挛引起发绀、窒息、心力衰竭而死亡时,他的身体已经严重变形,形状和古代绷起的织布机相似。宋代学者王铚的《默记》记录了他的死状:“前头足相就,如牵机状。”

  “状似马之连钱,故名马钱。”这种植物干燥成熟的种子马钱子是令人惊骇万分的。“鸟中其毒,则麻木搐急而毙;狗中其毒,则苦痛断肠而毙。若误服之,令人四肢拘挛。”呈扁圆盘状的她是“马前食之马后死”啊。她又名番木鳖、苦实,有毒成分为番木鳖碱和马钱子碱,中毒量为1.5至3克,致死量为4至12克,还有报道称内服马钱子7粒即死。马钱子中毒主要是作用于人体中枢神经系统,兴奋脊髓的反射机制和延髓中的呼吸中枢及血管运动中枢等。

  宋太宗也许早就想让李煜死了,《虞美人》也许不过是一根导火索。只是,“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悲哀寒凉,早已从古流至了今。除了唏嘘,还能怎样?

  好在,很多毒物还能祛除疾病,苦、温、有大毒的马钱子归肝、脾经,经过专业的炮制和加工后,能够通络止痛、散结消肿,可用于风湿顽痹、麻木瘫痪、咽喉痹痛、跌扑损伤、痈疽肿痛、小儿麻痹后遗症、类风湿性关节痛等症的治疗。由此也可以看出马钱子的奇妙:致毒时,主要攻击肢体,使人角弓反张等;祛病时,也多扶助肢体,帮人解痉除痹等。爱与恨,全由她操纵,同一形态。

  当然,马前子的毒性,哪怕经过各种加工,也依然存在。因此,用于炮制马钱子的辅料等物品,一定要专用,不得用于炮制其他药材,在炮制过程中,刮下的皮毛碎屑,也必须立即烧掉,不得随意处理。因病服用时更需小心谨慎。

  这就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也好似李煜的文人性情,无论是坐江山时,还是失江山时,都是改不了的。只是不知,李煜生前是否见过马钱子呢?

  而蕴藏马前子的马前,也还是美的。夏天,她会开出明艳的黄花;秋天,她会结出类似圆球形的果实,果实生青熟赤。那黄、绿、红的色彩,随着时空,交相辉映,宛若透过云层的霞光,照亮了一片又一片如画的江山。

  《光明日报》( 2017年06月16日 16版)

[责任编辑:徐皓]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