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之土化万物

2017-07-09 04:45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探索星空】

  作者:崔迪,系青年艺术家

  作为青年艺术家,我在陶瓷艺术创作“器”与“气”、“色”与“空”的理解中追求一种温婉的当代文学性。在全球化的语境中,不同文化、不同美学途径的实验逐级呈现出富有当代东方气质的杂糅经验。我希望在自己的作品中注入对于观看经验、触摸程序与仪式美学的直觉化表达。

大地之土化万物

古彩碧水鳜鱼将军罐(陶瓷)崔迪


  “承、变、离”三个维度在我的陶瓷作品中贯穿始终。这是我在漫长的创作道路上,关于自身与他者的深度思考和不断自我突破的阶段性总结。

  “承”为传承,也是创作的基石和起点。传统陶瓷技艺是一个庞大的体系。直到今天,我们依然在这浩瀚的历史长河中前行。古代画论中的笔意、神韵是隽永的艺术,是沟通古今、传情达意的秘技。淘炼研磨、勾拓点洗是工艺的精髓。追摹传承是“为往圣继绝学”,也是人类文明的血脉与天性。任何一个艺术家都应该去了解和学习优秀的传统,否则我们就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往何方。

大地之土化万物

逐(陶瓷·局部)崔迪

  随着技艺的增长,自我风格的追求是必然的方向,“变”也就成为每一位艺术家需要思考的方向。每个时代都有独特的精神和它不可替代的魅力,我们这个时代同样精彩非凡。激烈与温婉,开放与保守,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做的就是属于这个时代的艺术,我们的脉搏也跟这个时代一起律动。我认为艺术家无须刻意地为“变”而变,创作是人类的天性,我们只需率性真诚,在不断学习中找到自我。所以,在这个时代做出能够引发人们共鸣和通感的作品才是我心中之向往,也是陶瓷艺术在这个时代的自然演变。

  过去的陶瓷是礼器、用品,也是陈设。今天,陶瓷在艺术创作中也更是成为一种媒介,它有独特的物性和语汇。正因为其拥有这样的特性,陶瓷艺术创作的“离”才成为可能。

  无论是大学时期的作品《轮回》,还是陶瓷装置《逐》都是我对陶瓷艺术边界的探索,当陶瓷完全脱离了它长久以来的实用特性后,泥土本身的温婉而厚重、朴素而高雅的属性就被无限放大了。而这时的作品呈现出的就是艺术家冷静的、置身其间与置身其外的一种综合文化视角。

  大地之土可化万物,而由泥土所塑的陶瓷在过去的几千年里以人们习以为常的方式呈现。今天陶瓷迎来了无比自由和多元的艺术生态,在未来的时空里它还有怎样的可能?这样的想象让我着迷。

  《光明日报》( 2017年07月09日 09版)

[责任编辑:李伯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