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日土司官寨的前世今生

2017-07-18 04:00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守望家园】

  作者:李贵平

  沃日土司官寨,历史上是乾隆大小金川之战的重要战场,位于四川阿坝州小金县城东部,距县城18公里。清乾隆十五年(1750)由沃日安抚司所建。“沃日”,藏语领地之意。此地群山逶迤,洪流滔滔,通高19米的碉楼城堡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当年,清军名将温福和手下2000多名兵士,就战死在这里。

  沿303省道行驶,未到沃日乡,就看到滔滔沃日河畔的众多藏寨中,赫然屹立着一座直指云霄的碉楼。夕阳在它身上镀了一层金光,在青黛色苍穹的映衬下,显得更加巍峨壮观。

  《嘉绒藏族史志》载,清乾隆十五年(1750),沃日土司因顺应王朝,为乾隆“一征金川”之役出力,并给清军供粮助战等功绩,被晋封为安抚司职衔(从五品)。沃日官寨,就是由授勋的安抚司主持修建的。

  沃日土司到末代土司杨春普,共历二十三代。解放之初,杨春普土司一度参加颠覆人民政权的“靖懋叛乱”,后经教育,走上改过自新的道路。

  我们在小金县史志办主任王学贵的带领下,跨过沃日河上的石拱桥,来到土司官寨遗址。

沃日土司官寨的前世今生

屹立在沃日河畔的土司官寨。图片李贵平摄/光明图片

  官寨遗址,主要是指南经楼和碉楼。经楼原有两座,现存的是南经楼,上世纪四十年代中期重建。北经楼在1958年被拆毁。

  我们沿着一根长约4米由圆木凿阶挖孔的“木梯”爬上南经楼。南经楼为石木结构,是一座五层三重檐、四角攒尖顶的单体建筑。它坐西向东,呈长方形,占地79.5平方米,系汉藏风格合一的建筑。

  南经楼墙体厚达3米,看上去极厚实稳固。经盘旋楼梯上去后,里面并无家具陈设,但墙面上绘满佛教壁画,约80平方米。这些壁画的色泽、笔触颇似唐卡,内容以佛像、佛教故事为主。经楼的每道门板上,都绘制着神兽、祥云、花瓣。走在深邃空旷的回廊上,阳光透过镂空的窗棂照射进来,在地板上留下斑驳的阴影。

  南经楼旁,那座通高19米的碉楼,据传是迄今川西北高原最高的,为四角形木石结构,坐西向东,外部保存完整,而内里的木架已无存,整体呈台锥形。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卓尔不群。

  在碉楼的东面,王学贵指着一道高出地表4米多的门说,这道门底部3米多全为石材垒筑的实心体,这种建筑方式为碉楼下大上小、重心向内、稳定性强的特点奠定了牢固的基础,足以抵挡来犯之敌的攻击。碉楼内,水源路网环环相通,仓储空间很大。

  为了拍摄方便,我来到碉楼南面一户人家的楼顶。主人杨成全大爷,指着距官寨约八百米远的南边山崖说,当年,为了攻下土司官寨,叛军在山崖上修建了大小72个山堡,这些山堡居高临下,炮火凌厉,经常对沃日进行“空中打击”。

沃日土司官寨的前世今生

连接经楼和碉楼的悬空木桥。图片李贵平摄/光明图片

  “看,碉楼从下往上第四个眼子(窗口)的左边——”杨大爷说,“有几个石块的颜色不大一样,那就是被大炮轰出缺口后,新垒砌的。”

  金川之战的滚滚硝烟,如眼前沉入逶迤山坳里的夕阳,不见身影,唯见光照。我们从当地人的口述及相关文献中,拼凑出了那段历史。

  小金县沃日土司,是阿坝最早“根红苗正”的地方望族。传至巴碧太土司时,已是清代。巴碧太土司于顺治十五年(1658)归服清王朝。

  乾隆三十六年(1773)﹐小金川土司索诺木杀害了丹巴土司革布什扎并侵占其领地。另一小金川土司僧格桑,也侵占了沃日土司的部分领地。彼时,沃日土司是受朝廷保护的,沃日土司色达拉向清政府求援。乾隆决定平定索诺木、僧格桑的作乱,确保稳定和统一。由此揭开金川之战的序幕。

  大小金川之战前后折腾28年。乾隆三十八年(1773),清军大将温福﹑桂林分别自汶川及打箭炉(今康定)攻打小金川。索诺木派兵助僧格桑抗击清军。双方在沃日一带展开激战。

沃日土司官寨的前世今生

墙面上绘满佛教壁画。图片李贵平摄/光明图片

  次年,清大将军温福率军十万攻打大、小金川。在沃日关隘前,温福被索诺木、僧格桑两支藏军顽强阻击一年多,清军亡2000余人﹐温福也殒命于沃日河畔。

  乾隆四十一年(1776)七月﹐清军攻破索诺木最后据守的堡寨噶尔崖,索诺木出降,第二次金川战役结束。

  眼前,经过260多年的历史沧桑,沃日土司官寨已失去昔日的盛况与辉煌。除了南经楼和碉楼,四周早已被拆迁殆尽,变身为嘉绒藏族百姓的聚居地。

  《光明日报》( 2017年07月18日 12版)

[责任编辑:石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