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人性的丰富与复杂——评长篇小说《血梅花》

2017-07-26 04:14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孟繁华

  作者:孟繁华(沈阳师范大学特聘教授)

  河北是一个中短篇小说的强省。“三驾马车”“河北四侠”,都是中短篇小说的悍将。他们的作品屡获国家文学大奖和其他各类重要奖项。他们甚至引发过重要文学现象的讨论,比如“现实主义冲击波”“底层文学”“后先锋文学”等。河北的长篇小说似乎还不如中短篇那么强大。在我的印象里,近年引起反响的长篇小说,大概也就关仁山的《麦河》《日头》,刘建东的《一座塔》,李浩的《将军的部队》《镜子里的父亲》,谈歌的《大舞台》等为数不多的作品。

  但河北的长篇小说显然也有好作品或大作品。比如胡学文的《血梅花》,就是一部特别值得谈论的作品。《血梅花》在题材上很难界定——抗日、复仇、情爱?都可以,但都难以概括,因此《血梅花》很复杂。小说以民间抗日为主线,间杂以山里生活或情感生活等不同的内容。第五章之前,小说内容平平,山里生活并无特别之处,和其他写东北响马或剿匪题材的小说比较还略显平淡。但是,到了第五章,特别是从117页开始,柳东风和柳东雨在田埂上发现了一个男人之后,小说波澜骤起。这个名叫宋高的男人的出现,让小说变得扑朔迷离、深不可测。宋高是个日本人,他原名叫松岛,但他的身份几乎到最后读者才得知。他是一个日本刑事警察,专门搜集与抗日相关的各种情报,特别是“梅华军”的情报。这样,小说又有了悬疑、侦探、间谍等情节或内容,但这些对于《血梅花》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胡学文处理了日本间谍松岛与柳东雨的关系。这个关系险象环生,两个人就像一直处在悬崖边缘,稍不谨慎就会玉石俱焚。

  松岛的身份刚开始是一个商人,他在安图做生意。因为柳氏兄妹的救命之恩,他的日本商人的身份公开后,与柳氏兄妹的关系仍在小说的逻辑之中。但日久生情,松岛爱上了柳东雨,柳东雨讨厌松岛口是心非。松岛是一个隐藏很深的日本刑警,他卑躬屈膝、温文尔雅地周旋于柳氏兄妹之间,有极大的迷惑性。柳东雨对他产生了感情,这有一定的合理性,但在国家、民族利益面前,柳氏兄妹义无反顾地站在国家民族一边,完成了人物性格塑造和小说的全貌。

  严歌苓的《小姨多鹤》表达了新的与战争文学有关的观念,也就是战争给人类带来的都是苦难。多鹤是一个日本遗孤,战后留在了中国。严歌苓并没有站在狭隘的民族主义立场上书写多鹤,而是把她视为一个战争受害者。《血梅花》中,在松岛身份暴露之前,他与柳东雨的情感不能不说是真挚的。情感上的诚恳是无法骗人的。当然,《血梅花》就像萨特的《死无葬身之地》一样,它守住了最后的底线。胡学文的探索虽然“欲说还休”,但可以看到他心中燃起的些许勇气。作家就应该敢于在文学中探索人性的无限丰富性与复杂性。

  《光明日报》( 2017年07月26日 12版)

[责任编辑:王丽媛]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