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窑:彰显千年工匠精神

2017-08-13 03:29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演讲人:阎崇年  演讲地点:中央电视台  演讲时间:2017年5月

  一个伟大行业,必有伟大英雄,必有惊世精品,必有动人故事。让我们通过重温御窑的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从新的角度,以新的诠释,感悟中华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感受中华工匠精神的动人魅力。    

  我讲的不是中国瓷器史,而是以宋元明清为时段、以御窑及其瓷器为主线的中国瓷器文化史。为什么选择御窑千年及其瓷器进行讲述呢?

  瓷器是中国的一项创造,也是中国文化对世界文化的一个贡献。以一件器物即瓷器(china)和中国(China)在西方为同一单词,这是仅有的、唯一的。每一个中国人,都应当知道瓷器,也都应当有一点瓷器文化与艺术的修养。中国瓷器的出现时间,学界说法不一:有说两汉,有说魏晋,有说唐朝,也有说五代。至晚是在唐朝,瓷器已很发达。这有浙江慈溪上林湖后司岙发现越窑秘色瓷窑遗址,陕西西安法门寺出土秘色瓷器,海上考古发现大量唐代外销瓷器等,文物多例,均可作证。

  御窑,以国家之财力,尽天下之资源,聚全国之巧匠,集士人之智慧,曾经烧造出不可胜计的精美绝伦的瓷器——在当时供皇帝宫廷专享,体现皇家之天宠尊贵与千载一得;而作为文化礼品和贸易使者,体现中华传统文化之礼仪四邦与艺术魅力。御窑瓷器经皇朝兴替传承,以不同方式流转,如今已经成为全民共有共享的国家财富、文化遗产,并且已经成为人类共有共享的文化财富、艺术珍品。故宫博物院现藏瓷器367000余件,多出自官窑,数量惊人,极其珍贵。由是,我关注御窑与瓷器的历史。

  北宋景德元年(1004年),宋真宗赐名景德镇;景德镇开始“奉御董造”官用瓷器;宋神宗元丰五年(1082年),在饶州设置瓷窑博易务,就是瓷窑税务所;元朝在浮梁设立国家磁局,明朝在景德镇设置御器厂,清朝则设立御窑厂——总算起来,御窑历史,约有千年。民窑历史,则更绵长。千年御窑历史,中华文化自信,从中可以吸取多元宝贵借鉴。

御窑:彰显千年工匠精神

  阎崇年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中国紫禁城学会副会长、著名历史学家。主要著作有:专著《努尔哈赤传》《清朝开国史》《古都北京》(中、英、法、德文本)《康熙帝大传》等,论文集有《燕步集》《燕史集》《袁崇焕研究论集》《满学论集》《清史论集》《阎崇年自选集》,今年出版25卷本《阎崇年集》等。

  壹 精益求精,追求卓越的大国工匠

  在帝制时代,建筑、舟车、武备、器物等主要制造者是工匠。“工匠”,《说文解字》:“工,巧饰也,象人有规矩”;“匠,木工也。从匚、斤、斤,所以作器也。”工匠是既重规矩、又巧成器物的人。良工巧匠,尤为难得。但遗憾的是,中国旧文化史对工匠尊重不够,“士农工商”四民中,“工”居第三位,其社会地位,既不如士农,也不如商贾。重道轻器、厚士薄工——重道厚士可嘉许,轻器薄工应反思。在“二十四史”中,以纪传来说,帝王和将相是人物传记的核心,官员和士人是人物传记的主体,除《元史·工艺列传》外,工匠入传,其他诸史,一概鲜有。如明朝杰出的木工蒯祥、石工陆祥,为人宽厚,技艺卓绝,虽官至工部侍郎,《明史》却未入传。

  清代景德镇工匠多时达10余万人,制瓷工艺多至72道,每一道都离不开工匠。千年御窑历史,涌现杰出工匠。讲一个故事:明朝万历年间,皇帝谕旨:景德镇御窑烧造大龙缸,并派太监潘相督陶。这尊大龙缸,体量大,技艺精,难度高,时限紧。太监潘相传旨:克期完工,完美无疵,奉送北京,否则斩首!御窑工匠,全心全力,夜以继日,烧成一炉,微有瑕疵,再烧一炉,或有璺,或变形,反复烧造,全都失败。太监潘相,督责更甚。御窑的工匠,或受呵斥,或遭鞭笞,惶惶不安,人人自危。万般无奈之时,万计无施之刻,窑工把桩(领班)师傅童宾,为烧成大龙缸,为工友的安全,面对熊熊窑火,纵身一跃,投入烈焰,以身殉职。当日熄火,翌日开窑。巨丽龙缸,豁然出窑。而童宾,身躯化作青烟,灵魂升上天空。童妻痛哭收尸,奠酒三祭,葬凤凰山。乡人感泣,尊为窑神,立祠祭祀。在今景德镇市古窑民俗博览区广场上,矗立窑神童宾铜像,高9.9米,重8.8吨,通高15.9米,庄严肃穆,气势雄伟。这个故事,感动天地,哀泣鬼神。正如清朝督陶官唐英所说:“一旦身投烈焰,岂无妻子割舍之痛与骨肉锻炼之苦?而皆不在顾,卒能上济国事,而下贷百工之命也,何其壮乎!”(唐英《火神童公传》)

御窑:彰显千年工匠精神

宋代耀州窑青釉刻花牡丹纹瓶


御窑:彰显千年工匠精神

 

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大罐

  工匠,为御窑烧造瓷器,献出了汗水、劳力、智慧和生命。其实,皇家御窑,窑火千年,动人故事,何只童宾!另如工匠陈国治,祁门人,爱心敬业,技艺超群。他获赠一副对联:“瓦缶胜金玉,布衣傲王侯。”(金武祥《栗香随笔》)再如工匠汪绂,婺源人,幼年丧父,家徒四壁,生活贫苦,“十日未尝一饱”。后到“景德镇,画碗,佣其间”。他劳作之余,刻苦研读,常年坚持,成绩超凡,著述26种182卷,与黄宗羲、王夫之、顾炎武等一起被写入《清史稿·儒林传》。

  一个伟大行业,必有伟大英雄,必有惊世精品,必有动人故事。让我们通过重温御窑的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从新的角度,以新的诠释,感悟中华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感受中华工匠精神的动人魅力。2015年我应邀参加“童宾铜像揭幕及学术研讨会”,仰望矗立在景德镇古窑博览区广场的“窑神童宾”塑像,心情澎湃,肃然起敬,心底迸发要为伟大工匠精神高声讴歌、撰写实录的愿望。

  重道轻器、厚理薄技,这是中华两千多年传统文化的一个弊憾。为什么中国近世落后挨打,割地赔款,备受欺凌?原因之一是,重道轻器,厚理薄技。明清以来,片面地将“器”蔑之为“雕虫小技”“奇器淫巧”,不重视科学技术的发展与创新,以至科技落后,每受侵略,屡遭挨打。无论过去,还是现在,以及未来,中国人需要:既重道、又重术,既厚理、又厚器,既重知、又重行,既厚士、又厚工。

  我既关心物,更关心人。工匠“窑神”童宾是御窑史上的英烈,督陶“瓷神”唐英则是御窑史上的英杰。

  贰 真做实干,精于管理的督陶官员

  “济济多士,文王以宁。”这是《诗经·大雅·文王》里的名言。御窑瓷器,首在得人,重在多士。御窑瓷器是凝聚绘画、书法、篆刻、雕塑、釉彩、设计等多种艺术及能工巧匠智慧的结晶。对于御窑的管理,督陶官员,责大任重。督陶官既是个肥缺,用人不当,祸害万千;又是个要缺,用人得体,成就斐然。在千年御窑史的督陶官中,出现过贪腐之徒。明宣德时太监张善到景德镇,侵吞精美瓷器,分送亲朋好友。后被告发,押回北京,斩首示众。太监潘相监陶,横征暴敛,鱼肉工匠,招惹是非,激起民变,影响极坏,后被调回。但更多的是勤能之官,清廉之吏。明成化时的督陶官何瓛(音桓),华亭(今上海)人,体恤百姓,为官清廉,年老退职,庶民相送。在乡安静,读书著述,卒年八十五。是“仁者寿”的一例。又如万历督陶官陈有年,余姚人,政绩显著,调回京师,官至吏部尚书。门无私谒之客,身有相伴之书。致仕回乡,出京那天,全部行囊,一箧旧书,一笥旧衣。同僚送行,见之落泪。到了杭州,家人来接,让买油布,苫盖房子,以遮漏雨。回到家里,不幸着火,房屋被烧,他租一间房子给妻子住,自己则住在庙里。死后,翻检屋中旧箱,只有三两银子。无法入殓,家人借贷,才算办了丧事。《明史》有传。史称陈有年“羔羊之节,骨鲠之风”,勤慎廉能,名闻天下。

御窑:彰显千年工匠精神

明洪武青花怪石牡丹纹菱花式盘

御窑:彰显千年工匠精神

清康熙五彩十二月花卉纹杯之一


  再如清代唐英(1682—1756年),沈阳人。出身内务府正白旗包衣(奴仆)。康熙时在内务府造办处侍役。雍正六年(1728年),唐英受命以“内务府员外郎衔,驻景德镇御窑厂,佐理陶务,充驻御窑厂协理官。”这一年,他47岁。唐英初到御窑厂,于瓷器烧造,如自己所说:“茫然不晓,日唯诺于工匠之意,惴惴焉,惟辱命误公之是惧。”唐英面临新的职责、新的挑战,是退缩、应付,还是担当、奋进——放下官员架子,变外行为内行?唐英的回答是:“用杜门,谢交游,聚精会神,苦心竭力,与工匠同其食息者三年。”(唐英《瓷务事宜示谕稿序》)唐英苦学三年,做到“四不、四同、四学、四会”:第一,闭门谢客,“四不”:不应酬,不唱和,不访客,不出游:第二,放下架子,“四同”:同工匠,同吃饭,同劳作,同休息;第三,钻研业务,“四学”:学技术,学瓷艺,学窑务,学管理;第四,成为内行,“四会”:会制胎,会彩画,会釉料,会窑火。三年后,唐英说:“于物料火候、生克变化之理,虽不敢谓全知,颇有得于抽添变通之道。向之唯诺于工匠意旨者,今可出其意旨唯诺夫工匠矣。因于泥土、釉料、坯胎、窑火诸务,研究探讨,往往得心应手。”

  唐英贡献,主要有四:一则烧造精美瓷器。他经手瓷器上百万件,其中精品、绝品,既仿古,又采今,被誉称:“有陶以来,未有今日之美备!”如主持烧造的乾隆多彩釉大瓶“瓷母”,纵16层纹饰、横12面开光、施15种彩釉、集宋元明清各种工艺于一器,奇美精绝,巧夺天工,为世界瓷器史上的一座丰碑。二则瓷艺学术贡献。编写出《陶务述略》《陶冶图说》《瓷务事宜示谕稿序》等著作,填补瓷艺史上的学术空白,成为瓷器史上的经典文献。三则制定管理制度。在人事、财物、统计、核算、工艺等方面,制定制度。《陶成纪事碑记》和《烧造瓷器则例章程册》,是其重要著作,前者记述57种瓷器工艺,后者拟定313条规章,细致具体,有章可循。早在二百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