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万顷”抚仙湖

2017-08-22 05:09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绿色发展绿色生活·难点求解

  光明日报记者 张勇

  滇中抚仙湖,古人称“琉璃万顷”,意即万顷碧波清澈见底,晶莹剔透。相传两位神仙陶醉于抚仙湖美景而化为湖边山峰,抚仙湖由此得名。今天的抚仙湖依然以Ⅰ类水质而无愧于“万顷琉璃”美誉,依然是全国蓄水量最大的深水型淡水湖泊,相当于13个滇池、4个太湖。然而,这天赐的“琉璃万顷”,曾经因为湖边人们的过度活动而一度蒙尘,也因为人们的精心呵护而重新变得清澈。不久前,记者在抚仙湖畔,深深感受到了人清水亦清。

抚仙湖

  笔架山下护风景

  “全村人都靠这湖水生活,如果水脏了,就没有游客了,所以我们更在意湖水清不清!”云南澄江县禄充风景区污水处理厂厂长毕锦平对记者说。

  抚仙湖边的禄充村背靠形如笔架、郁郁葱葱的笔架山,抚仙湖在此形成一个风平浪静的美丽港湾,每年夏秋蜂拥而至的游客给禄充村民带来了上亿元收入,也带来了巨大的污染压力。记者5年前在禄充湖边,随处可见游客丢弃的垃圾,在湖边开餐馆的村民直接在湖水里洗鱼,餐馆污水直排湖中。

  今天再访禄充村,只见湖边白色的沙滩扩大了一倍多,原来湖边杂乱的餐馆不见了,在距湖边几十米远的村子边统一重建了一条古色古香的饮食街,餐馆污水都流到污水管中,再流入街下面的主管网。禄充村党总支书记张亚雄自豪地说:“这条小街下面我们就安装了6条管道!”

  十里荷花香北岸

  抚仙湖周边工矿企业较少,70%的污染源来自农业面源污染。传统的种植业和大水漫灌方式,使氮、磷等化肥成为抚仙湖的最大威胁。近几年来,节水高效农业、种植产业结构调整等新概念,正逐步在抚仙湖北岸的澄江坝子变成现实。

  在澄江县龙街镇左所社区,400亩蓝莓庄园散发着清香,一排排蓝莓树下铺设着一条条输送水肥的胶皮水管,“现在搞滴灌、喷灌,农民刷卡用水,水和化肥直接浇灌到作物根部,不会流失浪费,把清水还给了抚仙湖。”县水利局河道管理中心主任李进蹲在地头,一边检查管道一边告诉记者。目前坝区已建成9050亩高效节水减排农田,节水率达41%,化肥、农药减少率分别为42%和44%,农户平均增收7780元,形成了“澄江经验”并在全省推广。澄江县将在“十三五”期间建成13.1万亩的高效节水减排项目。

  澄江坝子历来以广种荷花产藕闻名。在澄江右所镇吉花村,千亩农田被改建成湿地公园和景观苗木基地,蒲扇般的绿色荷叶覆盖了大片水面。这是澄江调整1.85万亩种植业减少农业面源污染的一部分。吉花村党总支书记胡德保告诉记者:“为了建湿地,村里搬迁了300多户农户,村民们说搞商业开发不行,为保护抚仙湖,他们支持!”

  危机四伏抚仙湖

  虽然今天的抚仙湖水依然是“琉璃万顷”,虽然环湖周边的澄江、江川、华宁三县为保护抚仙湖付出了巨大努力,但污染问题依然困扰着抚仙湖。“抚仙湖保护治理面临更加严峻的形势,生态风险压力日益加大。”玉溪市抚仙湖管理局副局长杨丽红如是说。

  走在村庄农田密集的抚仙湖北岸,肉眼可见碧蓝的湖水已略显浑浊,水面已出现一片淡淡的黄色。在污水收集处理已经比较完善的禄充风景区附近的岸边,覆盖在沙石上的墨绿色蓝藻十分醒目。“一下大雨,全村的污水不可能完全收集处理。”张亚雄坦率地承认说,目前,环湖生活、农业、旅游产生的污水还不能全面收集处理,极大威胁着抚仙湖的生态安全。

  抚仙湖的生态环境极为脆弱,汇水面积小且无外流域补水,理论上换水周期长达250年,环湖周边都是石漠化地区,径流区森林覆盖率低,水土流失严重,尤其是2009年起连续5年大旱,抚仙湖水位下降2米多,10年内难以恢复正常水位,湖泊自净能力明显下降。环湖地区还常有单位和村民从湖中取水。

  2013年,抚仙湖岸边兴起的旅游地产热潮经媒体曝光后一度得到遏制,但至今没有完全解决。记者在抚仙湖东北岸一带看到,几年前建成的太阳山下湖边的高尔夫球场依然正常管理维护,太阳山附近的环湖路两侧的樱花谷地产项目正在热火朝天地施工。

  虽然困难重重,但云南省保护抚仙湖的进程正在加快,在管理机制上进行了许多创新。玉溪市从2013年开始就在流入抚仙湖的主要河道实行河长制,由市领导任河长。今年以来,省委书记陈豪亲自担任全省总河长和抚仙湖河长,强势推进抚仙湖保护治理。抚仙湖周边原分别属澄江、江川、华宁三县管辖,2016年年初,玉溪市将属三县辖区的抚仙湖径流区的12个行政村3.88万人统一委托澄江县管理,实行统一保护统一开发,有效解决了“分县而治、九龙治水”的弊端。

  《光明日报》( 2017年08月22日 08版)

[责任编辑:白丽克孜·帕哈丁]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