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趣之赏笔记书

2017-09-14 04:00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周四书话】

  作者:姚一鸣

  每年的上海书展我都会去,看的多买的少,今年是个例外,花了五六百元买回一堆书。一天在中国出版集团展台前,我看中一本人民美术出版社根据原版重新出的《小姐须知》,乍一看即十分吸引人,小32开精装,紫色面底,张光宇的字与画看着令人亲切,书中还有邵洵美的文字,两位大家的合作可谓是珠联璧合。但翻了又翻,发现这其实是笔记本,将近一大半篇幅是空白的,犹豫一下未购。

雅趣之赏笔记书

《小姐须知》张光宇插图(邵洵美著作)

  归便查询《小姐须知》出版的相关情况,了解到《小姐须知》出版于1932年,绘图者是张光宇,著文者是邵浩文(即邵洵美)。据当年的广告言:“诗人邵洵美,近著《小姐须知》一书,书中备述小姐应知之语。语无不趣,言无不美,冷峻讽刺,真伪交际界中之宝库,而装订印刷,极为精究。每册仅售一元,由新月书局独家门售。”这是一本娱情遣兴之作,说它是书也好,是笔记本也罢,邵洵美如民歌般幽默的诗句,配上张光宇装饰性极强的画作,深受当年女性读者的欢迎。赵景深在《文坛回忆》中曾提到过此书:“林语堂与他(指邵洵美)唱了一段对口相声,语堂把洵美介绍给某洋女士:‘他是《小姐须知》的作者。’那洋女士便嫣然一笑,一个兰花指的姿势,娇声地说:‘那末我想写一本《少爷须知》。’”后来苏州姚苏凤果然编了本《少爷须知》,那是另话了。

  我注意到这本新版《小姐须知》的封面并非是原版的,但比之原版毫不逊色,人民美术出版社编辑团队翻新如旧,很好地再现了一本旧书的风采。整个制作过程也是精益求精:“直到第三次打样封面烫珍珠白,才有了点对路的感觉,但书脊的反白烫印效果又不理想。于是重新修版,再烫出来,又觉得太跳、太过工整。后又几经反复,确认了现在的封面烫银、书脊丝印的工艺——封面第一眼看比较含蓄,拿在手里银色反光的刹那又较为闪亮;书脊文字的豆绿色,在紫色的布面上,也很耀眼。内文图、环衬图、围绕文字的花边,经过设计团队反复处理,还原得几近完美。”(左左《翻新如旧——再现邵洵美、张光宇的一次合作》)有了这么多吸引人之处,第二次再去书展时,购下了《小姐须知》。

雅趣之赏笔记书

《小姐须知》张光宇插图(邵洵美著作)

  其实这样充满雅趣的笔记本,在现时也有极好的传承。近年,《读库》团队出版了读库笔记本系列(即读库notebook),又可称是笔记书,其主旨是可读、可看、可画,每本书都根据不同的主题专门设计,如丰子恺的“佛性·童心”“人在画中行”、陈师曾的“北京风俗”、关良的“良公戏画”、李可染的“画龙点睛”、任率英的“墙上美人”、谢有顺的“市井”和贺友直的“纸上做戏”等,还有外国名著插图、古籍选印、版画、连环画和汉石画像等。每本notebook都用上好的纸张精印,加上一流的装帧设计,使读库笔记书系列成为收藏市场的新宠,受到了文艺青年的青睐。读库notebook不仅是《读库》的衍生产品,亦成为独树一帜的文创品牌。

  近日有幸得赠一本读库notebook的早期笔记书,是2008年制作的“两相惜、两相随”,平装两册,两相惜是爱情主题,两相随是旅行主题,笔记本中印有几十幅电影海报,并配有如诗般隽永的文字。这几年,我还收藏有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译文出版社和巴金故居“点滴附册”的笔记本,其中亦有各种精美图案,制作上都相当考究。

  其实在80多年前,丰子恺即谈到过notebook:“我凡读知识学科的书,必须用notebook录其内容的一览表,所以十年以来,积了许多notebook,过了几次迁居损失以后,现在废书架上还留剩着半尺多的一堆notebook呢。”(《丰子恺思想小品》)具有前瞻眼光的丰子恺也许想不到,80多年后他的画也选入了notebook。

  《光明日报》( 2017年09月14日 16版)

[责任编辑:李伯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