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使我变成孩子

2017-09-15 04:15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作者:李瑛 本文为诗集《诗使我变成孩子》自序,该书由昆仑出版社2017年8月出版

  《诗使我变成孩子》也许是我70多年诗歌创作生涯出版的60多种书中的最后一本诗集了。

  这本书共收抒情短诗120首,绝大部分是2013年之后的新作。此外,也有十几首是前些年的旧作,都发表过,但由于疏漏,未及时收入当时编印的集子;近年来,热心的朋友和细心的读者发现了它们,来信相告,并附来剪报,建议将它们收入诗集以免散失。真要感激这些朋友和读者的殷殷深情。

诗使我变成孩子

  这些诗涉及的生活面很宽,表现形式也不尽相同,但都是我这几年生活中的所闻所见、所思所想的情感投影,是我生活经历的诗记忆,是我的认识和发现。我曾经说过,我骄傲我们民族博大精深的古文明,深刻的思想智慧,深邃的哲学理念,崇高的人生精神,灿烂的艺术美学,它们孕育了我创作的基因;我也敬畏西方不同宗教、不同种族所创造的恢宏的精神世界,特别是晚近世纪以来,人文艺术领域所展现的新流派、新理念、表现上的新手法、新技巧,它们穿透时空的力量,又生动、又新鲜的审美元素,给了我巨大的启示。这些丰富的营养滋育了我,使我成长。

  我有幸生活在这个轰轰烈烈的有声有色的大时代里,祖国腾飞、民族崛起,在朝气蓬勃的时代精神浸润下,生活中每分钟都有奇迹发生,人们的心灵世界变得更丰富、更生动活泼,也更复杂。由此常激发自己产生种种独有的人生体验和感悟,并敏锐地找到传达这种直觉感应的形式。我就是这样怀着难以抑制的创作欲望,观察、倾听和抚摸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并描绘它们的;或者也可以说,这个充满太多矛盾、斗争、欢乐、痛苦、恐惧和希望的世界,怎么也无法阻止我用满腔的激情来抒写它们,点染它们,歌唱它们。

诗使我变成孩子

插图:郭红松

  感谢昆仑出版社的朋友们帮助我出版这本书。这不禁使我想起30多年前经历的一段难忘的往事。那是十年浩劫后,我国进入改革开放的历史新时期不久,百废待举,文学界忙于恢复重建。1982年4月,总政文化部和中国作协联合召开军事题材文学创作座谈会,在此前后,时任总政文化部部长的刘白羽激情满怀的多次找我商谈加速推动军事文学发展的具体举措,在解放军艺术学院增设了文学系,在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增办了大型文学期刊《昆仑》,并成立了昆仑出版社;接着又设立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奖”;为开阔部队作家襟怀和视野,又商同作协制定了军地作家定期组团互换采访的机制。在不太长的时间里,部队涌现出许多优秀作家和一批批好作品。记得当时,我为《昆仑》期刊写了一篇《创刊献词》——《巍巍雪峰》。出版社的朋友对我说,你也给新建的昆仑出版社一本诗集吧!我当即答道,“好,谢谢你!一定!”之后不久,我便调离了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到总政文化部工作。转眼,30多年在忙忙碌碌中度过了,匆忙中的我,虽不时记起却始终未能履约,想起来深感愧疚。

  漫漫人生路,如今不知不觉中我已年逾九十,这里,就让我把我一生中最后的这部书稿献给昆仑出版社吧,以此作为我履行30多年前情感所做的承诺,尽管已是太迟太迟了。

  代表着人类最高智性符号的诗歌呵,既然历史选择了我来到今天,我便想把表现它作为我最初的也是最后的创作来完成。我既尊重自己的感觉,也尊重自己的理智,我常默默地告诫自己:按照诗的规律来进行艰辛的严格的创作训练吧,不要作狭隘的简单化的理解,现代化并不是西洋化,民族化也并不是古典化。在纵的继承和横的借鉴上,在创作实践上,做潜心的探索和尝试吧。积极地拥抱生活吧,它会激起你不断地创作冲动和灵感,引发你的领悟,从社会到历史。走向大自然吧,去寻找自己的位置,在认识人的崇高和大自然的永恒中发现自己的美和与自己共生的生命和事物的美。加强诗的想象吧。在诗的内部和外部,注意韵律节奏的和谐和平衡吧。记住:限制会使诗获得更强的生命,完全放任的自由会使诗死亡。

  毫不讳言,我是怀着使命感来写作的。读者朋友们啊,我写出的这些我个人心头的秘密,能给你们一些有益的东西么?我不敢企望它所延伸到语言之外的力量能使人的心灵在潜移默化中变得美和崇高,我只想说,它们若能使你们有所启迪,看到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的自然和真实——像孩子的眼睛看到的那样,这就够了。

  《光明日报》( 2017年09月15日 14版)

[责任编辑:李伯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