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瑛:诗五首

2017-09-15 04:15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作者:李瑛,河北省丰润县人,1926年生于辽宁锦州。少时家境贫苦,未及高中毕业便被迫流浪。1945年考入北京大学,同时从事进步学生运动。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文化部部长等职。16岁开始写诗,长诗《我的中国》《一月的哀思》广为流传。至今笔耕不辍。

  我贫穷的故乡在哪里

  匍匐在燕山脚下的

  我贫穷的故乡在哪里

  到处是饥饿的石头

  到处是汗和血在喘息

  疯长的野草

  掩埋了经线和纬线

  为不让人找到它的位置

  匍匐在燕山脚下的

  我贫穷的小村在哪里

  今天,要用街头的红绿灯来解释

  要用广告牌、加油站来解释

  要用大人意气风发的神采

  或用孩子闪亮的眼睛

  来解释

  今天,我贫穷的小村在哪里

  夜半惊起的鸡鸣犬吠

  已夹进《村史》微茫了

  惨白的饥饿与贫穷

  已埋进历史

  只梦里玩伴的柳笛和小河

  仍留着难改的乡音

  今天,我当然要赞美它的富裕和

  用烟熏的土墙烧砖盖楼的文明

  可我仍然也眷恋墙角暖阳下

  秸秆叶子和枯蓬

  在旋风中想变成会飞的小鸟

  (没有鸟叫的城市是枯燥的)

  今天我来寻找

  匍匐在燕山脚下的我的小村

  看见它已昂然站起

  不是由于我年老怀旧

  是想告诉世界

  告诉上帝,也告诉魔鬼

  一个矢志崛起的民族

  会创造怎样的奇迹

 

  游植物园

  四月,细雨初停

  风,轻轻地吹着

  暖阳,甜甜地照着

  一片片争奇斗艳的花朵绽放了

  有的举着醉人的酒杯

  有的提着摇曳的灯盏

  有的垂着娇羞的头,微笑

  有的甚至想展翅飞翔

  我知道它们都是多情的

  它们都有各自的性格

  都有各自对生活的理解

  都有各自对美的认识和梦想

  它们和它们埋在泥土中的根

  从不愿把心头的秘密告诉别人

  只静静地骄傲地

  把一朵朵花举向人间

  摇曳着,散出不同的幽香

  尊重它们各自的选择吧

  它们比人类更懂得

  正是由于生命形态各自的不同

  才使世界变得丰富、神奇而美丽

 

  怀念一棵小椰树

  那年去三亚,临别时

  在海边栽了一棵小椰树

  烈日晒得黝黑的小椰树

  爱跳爱唱爱幻想的小椰树

  像个可爱的黎族孩子

  当时他只高抵我的胸脯

  我对那座岛说,这是一个故事

  我对那座城说,这是一片风景

  我对小椰树说我走了,你别哭

  我请那岛那城陪伴你

  还留下木棉树的大红花陪伴你

  还有沙滩上的大海螺教你唱歌

  还有浪尖上的翅膀伴你跳舞

  之后,阔别多年想起天涯海角

  一次次的台风暴雨

  常使我夜半惊醒

  担心那棵小椰树

  或会摧折漂向远海

  或会锤炼了筋骨,使它成熟

  半夜梦中卷来一片涛声

  枕畔漂来一只毛茸茸的椰子

  可是小椰树送我的礼物

  快打开,快打开

  听浓浓的乳汁向我倾诉

  成长的艰辛和战斗的幸福

 

  民谣

  这个世界繁忙又拥挤

  日日夜夜常使人窒息

  支支民谣便像疯长的野草

  争相钻出生活的缝隙

  又有翅膀,又有眼睛,又有牙齿

  锋利,像崎岖山径的石头

  调侃,像奔腾激流的小溪

  又像是屋檐下悬挂的红辣椒

  辣得使人流泪

  又像苎麻拧成的绳子抽打你

  又粗糙,又朴实,又忧郁

  卷在鞭梢上的情歌是甜的

  泡在土酒碗里的讽刺是苦的

  晴天,鸟一般叫着,蚱蜢般跳着

  雨天,赤着脚

  不戴斗笠,不披蓑衣

  无处不在的野草般疯长的民谣

  支支都长在基层人的心底

  不要厌弃,不要厌弃

  它会引你在发笑中反思

  它会使你在痛苦中奋起

 

  回忆:大西北一瞥

  雪,覆盖了斑驳的荒滩

  倾斜的大地,贫瘠如铁

  几只瘦弱的羊崽

  缓缓地移动着,寻找吃食

  小小的蹄子埋进雪窝已经皴裂

  在这片偌大的荒寒里

  也许只有这一点生灵的气息

  没有人知道

  它们低声地叫着,走走停停

  不住用粉色的嘴拱开积雪

  吃力地啃着沙碛下蜷曲的草根

  全不知背上已落下一层薄雪

  它们在挣扎中活着

  陪它们的只有鞭子

  它们没有一个知道

  鞭子后面还有刀子

  雪大了,阴云低垂下来

  它们的主人呢

  它们要到哪儿去

  吝啬的大自然就这样

  给予了它们生活的艰辛

  几十年过去

  在遥远的大西北

  偶然见到的这一瞥

  一直在我心头不息地颤动

  《光明日报》( 2017年09月15日 14版)

[责任编辑:李伯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