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理想高于天

2017-10-09 04:15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如今,许多地方的公园和广场,群众文化活动开展得十分活跃,一早一晚,人们从四面八方涌来,或歌,或舞,或漫步,或运动……更不用说节假日了,喜庆热烈,多姿多彩,端的一派祥和气象。

革命理想高于天

雪山壮歌(油画·局部)孙立新

  对我来说,各项活动中感受最深的是歌咏。数十人、百多人、数百人不等,有的有手风琴伴奏,有的则是指挥者起一个音,大家便唱将起来。那气势,那精神,那激情,会让周围的游人不由得驻足观看和聆听。

  我便是驻足观看和聆听者之一。那天,在紫竹院公园,循着歌声,我走到一处长廊下,百多人的一支合唱队正演唱《长征组歌》,从《告别》到《大会师》,连每首歌之间的朗诵都不落。歌唱者都有不错的音乐天赋,音准、乐感、节奏,几近专业水平,这也就难怪观看聆听的人越来越多。

  令人激动的一幕是在唱《过雪山草地》时。当结尾一句“官兵一致同甘苦,革命理想高于天”唱出时,围观聆听的人竟一起走向前,加入歌唱的行列,指挥者先是一惊,很快便明白过来,随即把指挥的手势指向了观众。歌声以磅礴雷霆之势向四方蔓延,大家的激情也随之而沸腾。一曲终了,观看聆听者为歌唱者鼓掌,歌唱者为观看聆听者喝彩。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一种庄严与神圣。指挥者最能理解歌者了,他又一次舞动极富感情色彩的双臂,歌声又起,还是那首《过雪山草地》,还是那句“官兵一致同甘苦,革命理想高于天”!

革命理想高于天

长江万里图(油画·局部)吴冠中

  今年是长征胜利81周年,《长征组歌》也唱了50多年。当年,红军在罗霄山脉燃起的理想之火,一代一代地传到了今天,而且,还将一代一代地传向未来。

  20世纪80年代中期,我曾和几位诗人一起,断断续续地沿着红一方面军长征的路线,走过一些地方。在四川的松潘,我们从矗立着长征纪念碑的山顶走下来时,天已经黑了,远处的灯光像星星一样稀疏而又遥远。大家说,长征时,这条路上也是走过队伍的。又说,此刻,他们会燃起一支支火把,甚至会燃起一堆篝火。话刚落,前面不远处竟然腾起一簇火苗,而且越来越旺。我们走了过去,点燃篝火的是一支马帮队伍,他们正在卸下马背上的驮子,或许,就准备在这山脚下过夜了。我们在篝火旁站了好一会儿,静静地,谁也没有再说什么。对于这支马帮,篝火将为他们驱散寒冷,照亮明天的路。红军的篝火也如此,同样是驱散寒冷,照亮明天的路,只是那路漫长而艰难,那条路叫信念,叫理想。

  那次从川北回来,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长征组歌》的磁带放进收放机中,从头到尾听了一遍。如今,磁带已经先后被光碟、U盘等替代,但《长征组歌》仍会常常听到,每当歌声响起,眼前便会幻化出滚滚洪流,幻化出艰难跋涉的队伍,幻化出一处又一处熊熊燃烧的篝火……

  理想与信念伟大得如星空宇宙,理想与信念又具体得如秋叶春草。

  王愿坚的小说《七根火柴》中,卢进勇从那位倒在草地上的同志腋下取出的七根火柴,点燃的是理想与信念;潘鹤的雕塑《艰苦岁月》中,偎在老兵膝下,聆听笛声的那个小战士眼睛里,闪耀的是理想与信念;所有翻过雪山,走过草地,将红旗一直举到共和国的今天,并成为共和国擎天巨擘的人们,和众多没能走出这一艰难征途,将自己的生命交给无垠的冰雪和无边的泥沼的先烈,他们用毕生力量托举的,是理想与信念!

  这就是每每听到和唱起《长征组歌》,唱起这句“官兵一致同甘苦,革命理想高于天”时,心沸血炽的原因所在。

  理想与信念的实现,是恒久的接力,要一代人一代人地前赴后继。

  前辈们已经完成了他们奔跑的路程,那是铺满了血与火的路程。他们可以像奥斯特洛夫斯基那样骄傲地说:我已把我整个生命的全部精力都献给了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我们呢?我们现在奔跑的路程,很少有血与火了,一片蓝天,一路阳光,即便遇到风雨,风雨过后也是绚丽的彩虹。但是,我们也都可以像前辈们那样,毫无愧色地把苏联英雄作家的那段话复诵一遍吗?

  理想与信念是树,灌溉她,要用汗、用血、用生命,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

  想想长征,所有的坎坷便都不再是坎坷了。

  《光明日报》( 2017年10月09日 08版)

[责任编辑:王丽媛]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