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年不断流 黄河下游再展美丽生态画卷

2017-10-30 03:15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光明日报记者 李慧

  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是世界公认最难治理的大河。上世纪70年代之后,黄河曾22次断流,举世震惊。

  自1999年黄河干流水量实施统一调度以来,生态效益、民生效益凸显,黄河实现了连续18年不断流。与此同时,“引黄保泉”“引黄济淀”以及下游生态补水等工程的实施,最大限度地支撑了流域地区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以及生态系统的良性维持。

  日前,记者赴山东省进行了一线调研,从三幅图景中感知母亲河的生机与活力。

  图景1:引黄保泉 泉城“复活”

  在济南游玩,总会被路边的泉水直饮点所吸引。这些泉水直饮点有的像石质荷花,有的像石质玉琮,分别设置在公园、旅游线路以及大型商业综合体周边,人们伸手就能捧起甘甜的泉水直接饮用。

  “在济南,这样的泉水直饮点有100多个。”水利部黄河委员会山东河务局办公室副主任陈秒清介绍,直饮泉水触手可及,还要归功于黄河的无私赠予。

18年不断流 黄河下游再展美丽生态画卷

图为黄河入海口。光明日报记者 李慧摄/光明图片

  济南素有“泉城”的美誉,全市遍布着700多处天然涌泉,仅老城区2.6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就分布着趵突泉、黑虎泉、珍珠泉、五龙潭等四大泉群、136处泉水。然而,受城市人口激增、经济发展、持续干旱等影响,自20世纪70年代后,济南泉水相继停喷。1981年,济南大旱,趵突泉出现长时间停喷断流。以泉闻名的济南,出现了吃水难。

  没有水,“泉城”这个名片将变得黯淡。而要保泉,就必须减少地下水开采,但地下水又是当地经济社会发展不可或缺的战略性支撑。在保泉与发展的双重压力下,济南开始把目光投向身旁的母亲河——黄河。1997年,在山东省委常委扩大会议上,“修建水库、引黄保泉、改变泉城供水结构”被作为济南“5年大变样”的重要项目确定下来。1998年6月,济南“引黄保泉”供水重点工程——玉清湖、鹊山引黄调蓄水库经国家计委批准立项。

  “引黄保泉”工程实施后,工业用水和市政用水开始由用地下水改为用地表水,济南市民也喝上了黄河水。泉水又重新喷涌起来了,泉城“复活”了。在今天的济南,一幅“泉涌、湖清、河畅、水净、景美”的美丽画卷正在展开。

  济南黄河河务局副局长张需东说,现在济南市区吃黄河水的人口已占90%左右,而地下水与地表水的供水比例也由原来的7:3变成了3:7,为保泉起到了关键性作用。

  图景2:河口湿地成鸟类天堂

  “今年,在黄河河口孵化的东方白鹳达到82巢,一共248只雏鸟。在全球范围内,东方白鹳数量仅有4000只左右。以东方白鹳为代表的一批珍稀禽类的栖息、繁衍,反映出黄河河口环境已经得到改观。”见到朱书玉时,他沉浸在兴奋中。

  这位现年48岁的黄河三角洲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科研处处长,从1993年参加工作到现在,一半的时光都在黄河河口度过,见证着黄河河口沧海桑田的变迁。

  “1972年起,黄河开始出现断流。”朱书玉说,黄河断流对河口湿地的危害非常大,缺少淡水补给,海水倒灌,地面龟裂,湿地及近海自然生态逐渐恶化,鱼类及鸟类大量死亡。

18年不断流 黄河下游再展美丽生态画卷

图为生机盎然的黄河三角洲自然保护区。光明日报记者 李慧摄/光明图片

  黄河断流的不断加剧,也引起了党中央、国务院以及社会各界高度关注,163位中国科学院和工程院院士郑重签名,呼吁国家采取措施解决黄河断流问题。自1999年起,国家各有关部门开始对黄河水量实行统一调度;2002年,黄河开始进行首次调水调沙;2008年对黄河三角洲自然保护区进行湿地生态补水……一系列举措保证了黄河连续18年不断流。大量河水注入河口地区,大面积的水面、湿地逐渐形成和恢复,河口的生态环境得到根本改善。

  “对湿地进行生态补水,水草、水量增加,鱼虾等食物丰富后,鸟类的数量也增加了。”朱书玉介绍,如今保护区内的全部物种数量达到1627种,其中国家一级保护鸟类12种,二级保护鸟类达51种,“黄河河口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鸟类天堂了,而随着生态的逐渐改善,未来鸟类种类和数量还将进一步增加”。

     图景3:昔日盐碱地 今日金河滩

  “以前这些土地都是盐碱地,现在有了黄河水,土地改良了,可以种植水稻等作物。为了感谢母亲河的哺育,我们把这些黄河滩上收获的稻谷的品牌称为‘金河滩’。”站在岸边,望着刁口河内缓缓流动的黄河水,山东省利津县陈庄镇种粮大户杨士健充满感慨。

  刁口河,黄河1964年至1976年的入海流路。1976年后,随着黄河改道清水沟流路,刁口河逐渐成为黄河留在大地上的一道枯黄印记。海水侵袭造成大面积土地盐碱化,而失去淡水滋养的植被也逐渐退化。

  “黄河改道后,刁口河两岸逐渐变成了盐碱地,能耕种的土地都是分散的,一小块一小块连不成片。当时地下水也成了咸水,就算抽出来,庄稼也‘不喝’,所以只能靠天吃饭。”杨士健从小生长在刁口河边,是刁口河几十年变迁的见证者。

  从2010年起,黄河三角洲生态调水暨刁口河流路恢复过水试验工程启动,刁口河时隔34年再次迎来黄河水。这让杨士健看到了机遇,他一下子流转承包了2000亩地种植水稻。“这些土地盐碱化的原因就是因为缺少淡水,现在用黄河水洗一洗就能恢复。而相对于小麦、玉米、棉花等作物,水稻是比较适合在这种有点盐碱的地上种的。种植水稻,还能改良土壤。土好了,不光粮食能长了,其他植物也能长了。”杨士健说。

  “7年多来,刁口河流路6次全线过水,刁口河两岸一下子绿油油起来。”陈庄镇主任科员张林介绍,随着土壤的改善,这两年比较耗水的水稻种植面积减少了许多,“现在农民也知道要节约淡水资源,让更多的土地、植物、动物都能分享黄河水带来的红利”。

  《光明日报》( 2017年10月30日 07版)

[责任编辑:石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