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诊科医生》:急诊科里的奋斗故事

2017-11-22 04:30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作者:戴清(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学院教授)

  电视剧《急诊科医生》生动展现了以何建一、江晓琪、刘慧敏等为主的急诊科医疗团队救死扶伤的高强度工作状态和他们的精神情感世界。尤其是美国医学博士江晓琪,带着外国学来的先进医疗技术和医学理念投入到急诊科的紧张工作之中,在与同事们一次次观点碰撞和团队合作之中救死扶伤,彰显了新时代海归知识分子的报国之志、为民之心,使故事从急诊科这个小舞台辐射到广阔复杂的社会生活领域,为该剧赋予了超越近年来医疗剧表现内容轻浅、主打情感戏的宏大精神格局。

  首先,作品对当下社会发展中迫切需要建立的经济伦理、职业伦理以及法制建设做出了生动呈现。故事的主干线索围绕上市公司晖卫制药推出的溶栓剂的临床是否达标展开,何建一、江晓琪、梅律师等人以各自的方式坚守原则、追问真相。郑岚、方志军等晖卫高层为了上市公司的利益百般遮掩真相,不仅违背了经济伦理的要求,而且触犯了法律。作品由此展开的义与利、情与法的较量是惊心动魄的。同时,主干线索中,因江晓琪纠结于父母早年火灾丧生的真相,对父母的好友、养母郑岚产生怀疑,也让故事更加盘根错节、充满悬念。

  其次,作品的思考还贯穿在剧中人物各自的情感故事、成长经历以及不同患者的人生故事中。这是一幅多姿多态的医患众生相。故事不再单纯地表现人物的精神成长,也不是灰姑娘打翻身仗的简单套路,更不是滥俗的“师生恋”“三角恋”等情感话题,而成为一个枝繁叶茂的生命体,汇聚出关于爱、信任、成长与救赎的多层次主题。剧中,医生不仅是疗救他人、妙手回春的白衣天使,同时也都有着他们各自的软肋。在此,“医患同体”不再是个别现象,而是普遍性的存在,因为医生也是人——食五谷杂粮、也会经历生老病死,会有各自性情的弱点、生活的难处乃至私生活上的隐忧。医者的病患忧愁同时承担着叙事功能:何建一因心理压力造成手的颤抖、江晓琪耿耿于怀于父母死亡的真相,两个强者由此逐渐走进对方的心里,“相依为命”。

  再次,围绕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作品进行了生动的艺术诠释。这不仅体现在那个得过精神病的患者所宣称的,“被人信任的感觉真好”。事实上,不被信任,可以让人生不如死。信任与失信,在剧中还体现在多对人物关系和故事中:方志军在私生活上的失德、失信,恰恰是他猥琐卑鄙人格的侧面见证,也未尝不是他日渐堕落的生活序曲;刘慧敏年轻时被辜负,半生如行尸走肉般压抑与扭曲,直至她勇敢地面对私生女皓月。这个故事既是一个罹患白血病的可怜女孩在爱的支持下恢复健康的故事,也是一个家庭在不堪往事的冲击下几近分崩离析,最终因爱与宽容重新复合的故事,更是一个卸去精神重负、自我救赎、重获自由的心灵之旅。关于信任的思考贯穿于作品始终,何建一赢得江晓琪的爱情,始于手术中的信任和支持,俩人的罅隙也源于何建一一度对她的误解和不信任;年轻医生海洋抄袭论文,在学术道德和诚信上犯了大错;病案中贯穿作品始终的流浪儿锥子和江晓琪的关系,也围绕着爱与信赖、拯救与自新展开……

  多层次的精神内涵在剧中借助巧妙设置的戏剧情境得以展开。该剧既有由主干故事构成的一级戏剧情境;还有由医生、护士的情感故事构成的二级戏剧情境。此外,还有三级戏剧情境,通过一个个病例片段呈现纷繁复杂的人生百态,如年轻医生王子桥救助被儿女抛弃的大妈所表现的孝道问题;为了美,无所不用其极的新娘子罹患急性肾衰竭、险些危及生命……这些丰富的病例经过巧妙的艺术编排,反思了当下社会的世态人情,批评了其中的丑恶现象。二级、三级戏剧情境不时与主干故事交叉、合流,构成新的叙事动力,不断为主干叙事链条增加新的燃料,由此大大加强了全剧的戏剧张力和紧迫感。

  从整体上看,《急诊科医生》是一部突出展示国产医疗剧创新潜力的好作品,始于故事、立于人物,并最终提升到人文情怀的表达与精神思考的层面,也为未来医疗剧的进一步创新昭示出多种可能性。

  《光明日报》( 2017年11月22日 11版)

[责任编辑:王丽媛]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