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勒泰笔记(组诗)

2017-11-24 04:00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作者:葛筱强(吉林省作协诗歌委员会委员)

  过乌鲁木齐

  自朔风吹过的轮台以北

  一座优美的牧场,顺着河流的

  走向,或于转身之际成为

  一座比想象更为巨大的城池

  自宜穑至轨同,或从更为古老的

  肇阜至景惠,那昼夜传递

  寒声的刁斗,早已落入

  漫漶的时光之外。但那些

  相望的禾菽还在,那些

  密叶杨和雪岭云杉还在

  如果我能于暗夜降临之前

  抵达想象的两翼之间

  还会在星月的照耀之下

  遇见会拐弯儿的黑鹳与灰雁

  遇见急速奔向辽阔之地的

  棕熊与鹅喉羚,当它们隐身于

  秋天的三叶草和野苜蓿之后

  那自遥远飞落眼前的幻境

  终于在梦中得以辨认

  在富蕴

  在富蕴,一切都是可能的

  蓝色的额尔齐斯河,会在绿色的

  丛林与峡谷中,从容地摊开

  自己清澈的手掌;连绵的

  准噶尔盆地,会在斑点云母的

  注视下,和一个陌生的旅人

  擦肩而过。而古老的匈奴与瓦剌

  夺人心魂的海兰与紫牙乌

  以及在秋光里摇曳的

  赤芍和手掌参,会在不经意间

  拒绝一个凭借眺望而生活的

  冥想者的造访,仿佛唐巴勒

  粗糙的岩绘,总是逆着时光敞开

  而可可托海苍茫的戈壁与草原

  总是在某一瞬间,藏起

  浩如星空的无限神秘

  克兰河的黄昏

  与阿勒泰石桥上渐起的灯火相比

  我更爱克兰河奔向无边夜色的

  持久咏唱,也爱她怀抱中的原石

  她岸边的野蔷薇,三色堇

  和无名的灌木,如果我走得再远一些

  在并不陡峭的将军山上俯瞰

  我还会爱上河谷中的白桦,大叶梣

  以及不知名的纷纷鸟雀

  在昏暗中的辗转与跳跃,并愿意

  和它们一起,把一个下午的安静

  和落入手掌上的远方,放进

  克兰河昼夜不息的涛声中

  丁酉秋分,阿勒泰遇雨

  我可以对慢慢逼近

  黄昏的时光熟视无睹

  却不能对落在克兰河畔的

  一场小雨不动声色

  骆驼山下,北疆的秋天

  越来越深了,像一位哈萨克老人

  低沉而舒缓的深情叙说

  也像拨动山川风月的冬不拉

  鸣响于戈壁荒滩上的琴弦

  或许,这些都还不够,还需

  山脚下梣树与月季花的俯仰

  还需人们口口相传的,关于牲畜

  转场的种种风雪与歌哭

  才能使厚厚的夜色越来越明亮

  才能使一个看惯人间悲欢的过客

  又一次侧耳倾听,并怦然心动

  吉木乃的雪

  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

  吉木乃的第一场雪,就落下来了

  在乌拉斯特河以东,在冰川纪

  遗留下的草原石城以北

  第一场小雪的到来

  让托普铁热克小镇的黄昏

  更像一曲来自古柔然的

  动人歌谣,而它怀中纷错

  摇曳的火绒草和飞燕草

  也像和我一起万里奔袭到此的

  眺望与惊奇,在戈壁和丘陵

  以及山地相互沉默的对视中

  为天边小镇,点亮一盏盏

  温暖的思乡之灯

  白哈巴村速写

  在西北边陲

  在起伏的山峰

  与狭长幽深的河谷之间

  那木屋尖顶上的晨雾落下来了

  它们像河水缓慢的倾诉,也像

  被安宁拢在怀中的旧日乡音

  而在畜栏与薄雾之间

  在秋意愈显浓重之际

  远山的积雪与近处的炊烟

  更像白桦林随手写下的

  图瓦老人经年不变的祷祝

  愿定居者,此世生如雪豹

  愿过路人,脚底不沾风尘

  《光明日报》( 2017年11月24日 14版)

[责任编辑:孙宗鹤]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