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旭华:无怨无悔的核潜艇人生

2017-11-26 01:45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全国精神文明建设先进典型巡礼】

  作者:光明日报记者 夏静 光明日报见习记者 刘平安

  11月17日,在全国精神文明建设表彰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请老人坐在自己身边的暖心举动,感动了全国人民,同时也让大家记住了黄旭华这个名字。

黄旭华:无怨无悔的核潜艇人生

黄旭华和上海交通大学学生分享“交大精神”。新华社发

  93岁的黄旭华被誉为“中国核潜艇之父”,同时身兼数职:中船重工719研究所名誉所长、首批中国工程院院士、我国第一代攻击型核潜艇和战略导弹核潜艇总设计师。

  “从1958年开始到现在,我没有离开过核潜艇研制领域,我的一生没有虚度。”习近平总书记的亲切会见,让黄旭华又一次感受着党和国家赋予的使命与荣光。他激动地说:“我做梦也没想到,总书记竟然把我请过来坐到他身边,还问了我的健康状况。总书记对我们科技工作者的关怀,我要回去传达,要让所有同志认识到我们任重道远,要再铸辉煌。”

  自力更生研制核潜艇靠的是坚定信念

  黄旭华的父母都是医生,从医是他的梦想。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帝国主义的肆意侵略激起了他的怒火:他们凭什么想登陆就登陆?凭什么想轰炸就轰炸?黄旭华立志:“我不学医了,我要学航空,学造船。将来造飞机保护祖国蓝天;制造军舰抵御海上侵略。”后来,黄旭华考入了上海交通大学造船系。

  20世纪50年代,面对超级大国的核威胁,毛泽东主席说:“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

  “正是毛主席的这句话,坚定了我和我的同事献身核潜艇事业的人生走向。”黄旭华回忆,1958年,他光荣地被选中参加研究。为确保国家机密不泄露,此后的30年,黄旭华隐姓埋名,孜孜不倦地战斗在核潜艇研制一线。

  我国自行研制核潜艇,是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起步的,面对国外的技术封锁,技术攻关步履维艰。回忆起研制初期的情景,黄旭华感慨地说:“如果我们的研究人员有谁见过核潜艇长什么模样,也许都会大大缩短研制过程。”

  “没钱、没人、没资料、没技术”,所有研究只能全靠自力更生、摸索推理。黄旭华和同事靠着两个核潜艇玩具模型、靠着简陋的算盘和计算尺,靠着笨重的磅秤,靠着不可动摇的坚定决心,靠着笨拙的土办法“骑驴找马”逐步突破一系列关键技术。1970年,我国第一艘鱼雷攻击型核潜艇终于顺利下水试航。

  核潜艇形成战斗力的关键,在于极限深潜试验。1988年,我国一代核潜艇首次进行深潜试验。当时,美国“长尾鲨”深潜试验的失败引起了乘试人员的情绪波动。黄旭华为了稳定人心,决定亲自参与这次重要而危险的试验。作为世界上首位亲自参加核潜艇极限深潜试验的总师,黄旭华挥笔写下了四句诗:“花甲痴翁,志探龙宫,惊涛骇浪,乐在其中!”一“痴”一“乐”,尽显其对核潜艇事业的痴迷,报效祖国的赤子之心。

  作为我国核潜艇总体设计研究专家,黄旭华为我国第一代核潜艇的从无到有、第二代核潜艇的跨越发展和第三代核潜艇的探索赶超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他主持制定了一代核潜艇与核动力协调总体方案;主持完成了一代艇现代化改装;主持开展了二代艇预研工作;作为战略科学家,为我国未来核潜艇发展战略目标的制定、装备的持续创新提出了建设性意见和建议。

  1994年,黄旭华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先后获得全国科学大会奖、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成就奖”、“十大海洋人物”、“感动中国”2013年度人物、“中国好人”、全国道德模范…… 

  与惊涛骇浪做伴30年没有回过家

  “当祖国需要我冲锋陷阵的时候,我就一次流光自己的血;当祖国需要我一滴一滴地流血的时候,我就一滴一滴地流。”这是黄旭华对祖国的承诺,也是他一直以来的坚守。

  1957年至1986年,30年间,黄旭华与家人亲友彻底断绝了联系。他的兄弟姐妹埋怨他是“不孝子”;他的父亲直到去世都没再见到他,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他的母亲从63岁盼到93岁才盼来团圆;他从外地回家,女儿问他:“爸爸,你到家里出差了?”黄旭华对此深感内疚,但他并不后悔。他说:“我这辈子没有虚度,一生都属于核潜艇、属于祖国,我无怨无悔!”

  1987年,上海文汇月刊登了一篇题为《赫赫而无名的人生》的长篇报告文学,详细介绍了中国核潜艇总设计师的人生经历。文章通篇只说“黄总设计师”,并未提及具体名字,但文中提到了黄总设计师的夫人李世英,这让黄旭华的母亲喜极而泣。30年不回家,怨言是有的,但又感到自豪。她把黄旭华的弟弟妹妹们召集到一起,告诉他们:“三哥(黄旭华在兄弟姊妹中排第三)的事情,大家要理解,要谅解。”黄旭华得知家人的理解,他哭了,他说“对国家的忠就是对父母最大的孝”。家人的理解和支持,成了他继续核潜艇事业的动力。

  现在,93岁高龄的黄旭华依然精神矍铄,不仅每天坚持上班,为祖国新一代核潜艇的研制殚精竭虑,献计献策,而且经常不辞劳苦四处奔波,到校园、科研院所做讲座,为了国家和地方的科技发展与人才培养奔走操劳,贡献余热。

  在今天的核潜艇总体研究所,对于年青一代的科研设计人员,黄旭华会送给他们“三面镜子”。他说,核潜艇科研人员必须随身带上“三面镜子”,一是“放大镜”——扩大视野,跟踪追寻有效线索;二是“显微镜”——放大信息,看清其内容和实质;三是“照妖镜”——鉴别真假,吸取精华,为我所用。他传授给年轻人的是一个老知识分子的真知灼见,是一代核潜艇总设计师渗透到骨子里的对国防事业的热爱和忠诚。

  作为核潜艇技术领域的带头人,黄旭华率领团队开展了一系列重点型号研制,培养锻炼了一大批优秀的科技人才,其中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1位、船舶设计大师两位、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首席技术专家两位、核潜艇工程总设计师1位、型号总设计师7位、型号副总设计师30余位。

  黄旭华一生都在为我国核潜艇事业呕心沥血,与惊涛骇浪做伴,30年没有回过老家。他默默奉献的一生,就像深海中的核潜艇——无声,但有无穷的力量。

  《光明日报》( 2017年11月26日 01版)

[责任编辑:王丽媛]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