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块整钢”上认识把握马克思主义哲学

2017-11-27 05:15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作者:李明(信阳师范学院南湖学者)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实践没有止境,理论创新也没有止境。”理论创新对于我国社会历史发展、国家走向和民族未来具有极端重要的支撑作用。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我们党之所以能够历经考验磨难无往而不胜,关键就在于不断进行实践创新和理论创新”。理论创新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重要历史任务。在新时代推进理论创新,必须强化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而当前,在我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还存在一些模糊认识,如将实践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割裂开来、对立起来;认为马克思坚持的是“人文主义取向”,恩格斯坚持的是“科学主义取向”,二者很难调和;等等。事实上,没有对马克思主义哲学本真精神的追寻,没有对马克思主义哲学本真形态的探索,就不可能全面科学地认识和把握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立场、观点与方法,更不可能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做出合理的解释。其实,早在100多年前列宁就指出,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一块整钢般的一体化哲学。从“一块整钢”上认识把握马克思主义哲学,有利于澄清模糊认识,确立我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科学导向。

  整体性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根本属性。从“一块整钢”的角度看待马克思主义哲学,是科学对待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前提。马克思主义哲学对人类社会发展的指导作用,是由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性质和特点决定的。它第一次把唯物论和辩证法、唯物主义自然观和历史观统一起来,深刻揭示了自然界、人类社会、人类思维发展的普遍规律,不仅为人类社会发展指明方向,还成为“伟大的认识工具”。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完整而严密的理论整体,这个整体性不是以“自然与历史的对立”为基础的整体性,而是以“自然与历史的统一”为基础的整体性。这个整体性不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中的枝节问题,而是关于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的根本性问题。马克思曾说:“不管我的著作有什么缺点,它们却有一个长处,即它们是一个艺术的整体。”恩格斯指出:“马克思的东西都是互相密切联系着的,任何东西都不能从中单独抽出来”。列宁将其视为是“完备而严密”的一个“完整的世界观”。这种对马克思主义哲学整体性的回答,充分诠释了什么是马克思主义。因此,认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整体性,不仅在于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对象的整体性,还在于它立场、观点、方法的整体性。既然把客观世界作为一个整体来研究,准确地揭示其普遍本质和一般规律,那么它本身就是“一块整钢”。

  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一个科学的思想体系,辩证统一性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内在特性。从“一块整钢”的角度看,马克思主义哲学既是辩证唯物主义,又是实践唯物主义;这两种提法只有侧重点的不同,并无本质区别。辩证唯物主义强调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辩证本性,即它是唯物论与辩证法的有机统一;实践唯物主义则强调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实践本性,即它在唯物主义的基础上坚持实践第一的观点。而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辩证本性与实践本性不是互相排斥的,而是密切联系、根本一致的。在马克思主义哲学看来,认识与实践相辅相成、有机统一,二者都通过对事物矛盾辩证运动规律的把握而不断深化。如果说唯物辩证法是马克思主义哲学认识和解释世界的基本方法,那么,它同时也是改变世界的实践活动的基本方法。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价值取向不仅在于认识和解释世界,更体现为通过实践活动改变世界。正如马克思所说的:“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因此,实践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是内在一致、有机统一的。

  理论本身就具有巨大的实践力量,马克思主义哲学亦是如此。诚然,马克思和恩格斯都没有把马克思主义哲学直接概括为实践唯物主义,但不难发现,他们在自己的著作中运用了“把感性理解为实践活动的唯物主义”和“实践的唯物主义者”的提法。这两个提法意在强调马克思和恩格斯所主张的“新唯物主义”的实践本性,即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从实践出发去反观、透视和理解现存世界,把对象、现实、感性当作实践去理解,通过实践来理解并改造世界的唯物主义。有了实践这个武器,马克思主义哲学便和“旧唯物主义”划清了界限,同时更有利于开展唯心主义批判。正因如此,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一些学者把马克思主义哲学定位为实践唯物主义。但需要明确的是,我们提出实践唯物主义,并不是要否认辩证唯物主义,或者将二者对立起来。相反,我们要将其统一起来,辩证看待。事实上,唯物辩证法一直是我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重镇,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的科学方法论。

  基于“一块整钢”的视角,所谓马克思的“人文主义取向”与恩格斯的“科学主义取向”之间的对立也不存在。事实上,马克思、恩格斯都肯定了费尔巴哈“人和自然统一”的思想,并给予这一思想历史唯物主义的解释。他们认为,在人类农业、商业和工业的发展进程中,“人和自然统一”这个命题已经被经验观察所证明。由此,马克思进一步提出了“人化自然”的概念,强调自从有了人,自在自然就不断地转化为人化自然。马克思、恩格斯关于“人和自然统一”“人化自然”的思想表明:对于马克思主义哲学来说,“人文主义取向”与“科学主义取向”绝不是不可调和的,而是有机统一的。正是从这个立场出发,对于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研究中提出的诸多观点,马克思不仅认为“完全正确”,而且给予《自然辩证法》极高评价,认为它是比《反杜林论》“更加重要得多的著作”。这些足以说明,根本不存在马克思的“人文主义取向”与恩格斯的“科学主义取向”的对立。

  综观马克思主义哲学创立的全过程,尽管马克思和恩格斯在理论贡献的主要方面有所不同,但他们的共同任务是借助唯物辩证法的工具,揭示客观世界发展的一般规律,特别是社会历史发展的一般规律,进而科学地阐明资本主义必然被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所取代的客观规律。这正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科学性和革命性高度统一的表现,它同样可以表明,马克思主义哲学完整而严谨,是“一块整钢”。

  《光明日报》( 2017年11月27日 15版)

[责任编辑:石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