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柱醉绿

2017-12-01 06:45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作者:乔忠延

  一到石柱县我就醉了。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山水醉人不在山高,不在水深,在乎山清水秀,处处皆绿。石柱这绿,可不是皮皮毛毛的绿,肤肤浅浅的绿,而是彻里彻外的绿,彻头彻尾的绿,是“春来江水绿如蓝”的绿,是“万条垂下绿丝绦”的绿,是“千里莺啼绿映红”的绿,是“绿树阴浓夏日长”的绿,是“芦管卧吹莎草绿”的绿。你从低处来,头上是绿的,绿树如冠冕;你从高处来,脚下是绿的,绿草如地毯;你从水上来,岸边是绿的,绿竹如侣伴;你从陆路来,田里是绿的,绿禾如漆染。绿得让北国来的人艳羡,让江南来的人自愧家乡弗如。若是朝历史深处眺望,你会发现,石柱绿得根深蒂固,绿得源远流长。

  不过,这绿色的传续不是没有波折。

  石柱是土家族自治县,传说土家族的先祖是一位视绿色如性命的头领,他栖身的吊脚楼,除了非横搭不可的木头,竖立的全是绿叶摇曳的树木。他还提醒族人尽量不要伤害树木的性命。可惜,后世子孙一味追求舒适的生活,渐渐淡忘了先祖的嘱托,大量砍伐树木,搭建阔绰的吊脚楼。不觉间一座座绿树覆盖的山脉裸露出石头泥土。突然有一天,黑云压顶,暴雨如注,山巅的泥土顺流倾泻,莽撞肆虐,淤塞了河道,冲跑了木楼……从此,族人守土如命,视绿如命,栽树植绿成为嵌进光阴里的习俗。

  时光远去,岁月沧桑,土家人与绿色生死相依的习俗一直未变。他们精心呵护与土地共存亡的每株绿色,要居住,小心翼翼把房子盖在绿树旁;要行走,小心翼翼把道路修在绿树丛;要过河,小心翼翼把桥梁架在绿水上。一条一条,是绿树掩映的道路;一座一座,是绿树掩映的房舍;一片一片,是绿树掩映的村落;一大片再加一大片,就成了绿树掩映的县城。无论现代化的呼声再高,绿化家园的呼声不能低沉,不仅不能低沉,还要始终如一,高歌猛进;无论城市化的步伐再快,绿化家园的步伐不能缓慢,不仅不能缓慢,还要大步流星,勇往直前。这才有了石柱的立体画卷——绿水青山。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一个洪亮的声音响彻一个时代。石柱人豁然顿悟,自个的家园就是金山银山,而且是祖祖辈辈受用不完的金山银山。

  旅游大幕拉开了,四海宾客涌来了,石柱不再是石柱人的石柱,石柱已是天下人的石柱。石柱的山山水水,转眼间化作绿色超市、绿色银行。全域旅游,令石柱的优美环境成为永不枯竭的资源。

  就这样,我走进石柱,醉卧在了绿水青山中。不醉能行吗?看到的是绿色美景,听到的是绿色松涛,呼吸的是绿色气流,夜里酣睡,梦境里也是绿色仙境。身在绿中徜徉,心在绿中滋润,灵魂也在绿中陶醉——醉得酣畅淋漓,醉得五体投地,醉得禁不住感叹:不辞长作石柱人。

  《光明日报》( 2017年12月01日 15版)

[责任编辑:石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