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思父亲钟炳昌

2017-12-08 03:55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作者:钟洋

  我的父亲钟炳昌于2017年9月17日在北京逝世,享年102岁。虽然父亲离开了他深爱的儿女,离开了他抛洒过鲜血的土地,但是他的精神,他对我们的谆谆教诲将永远伴随着我们,信仰的力量会一代代传承下去。

  父亲出生在江西兴国县的一个村子里,1932年在于都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一方面军,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先后参加了中央苏区第四次、第五次反围剿;在红军的二万五千里长征中,他经历了湘江战役、四渡赤水战役、飞夺泸定桥、腊子口战役等重大战役;在抗日战争时期,参加了平型关战役、百团大战等;解放战争时期,他参加了解放石家庄、解放太原、平津战役等战役;新中国成立后参加了抗美援朝。1955年父亲被授予少将军衔,成为开国将军、百战将星。父亲用大半生践行了一名共产党员、优秀军人、指挥员的责任与担当。

  父亲一生简朴,上世纪70年代,他还穿草鞋散步,内衣破了,母亲缝缝补补又穿一年,中山装还是咔叽布的旧款式,洗得露出白边仍穿在身上,几十年如一日,家里的家具仍是五六十年代的老物件。父亲生前对子女非常严格,要求我们不浪费一粒米、一度电、一滴水,经常给我讲红军长征爬雪山、过草地的故事。父亲爬雪山时只穿了三件单衣,寒风凛冽刺骨,越往上爬,呼吸越困难,他和战友们凭着坚强的革命意志,爬过了五座雪山。过草地时,在长满水草的沼泽地里,他们吃野菜,吃树皮,挖草根,随时都有陷入沼泽的危险,父亲的许多战友就是在过草地时牺牲的。每讲到这里,父亲禁不住眼眶湿润了。他还常常回忆起一位少时就在一起并一同参加红军的兴国老乡,过草地时老乡拉肚子,身体很虚弱,父亲把他的背包抢过来自己背上以减轻他的负重。父亲在前面走着,不一会儿只听得一声喊叫,回头时,老乡已经被沼泽淹没。父亲说:“与那些在革命道路上牺牲的战友们相比,我是幸运的,每每想起他们,我的心里就难过。你们要永远铭记为新中国诞生而壮烈捐躯的英烈。”某一年的建军节,父亲把我们叫到跟前,语重心长地讲起解放石家庄、太原时的艰难惨烈。解放太原时,父亲任197师政委,英勇顽强的战士们前仆后继,第一个登上太原城楼的就是197师的战士。父亲深情地对我们说:“你们生活在一个安宁的社会、一个和平而强大的国家,现在不需要你们去抛头颅洒热血,但你们一定要努力学习,踏实工作,为祖国贡献力量。”我的双胞胎儿子从小跟我父亲生活在一起,父亲的一言一行深深镌刻在他俩的心里。他们今年都考上了北京的重点大学,他们对我说:“我们一定不辜负姥爷的期望,努力学习,红军精神将一直激励着我们。”

  在晚年,父亲两次与癌症抗争,用他的顽强意志谱写了生命奇迹。1988年,父亲开始尿血,被诊断为前列腺癌。他很是淡定,连续做了两次手术,挺过了这一关。1999年,父亲患上了淋巴癌,母亲与我们商量如何告诉他,然而父亲知道此事后,笑着对我们说:“没那么可怕,既来之,则安之,我配合医生治疗。”父亲又一次战胜了癌症。父亲的镇定和坚强让医护工作者深受感动。

  弥留之际,父亲醒来,微笑地拉着我的手,询问外孙们的情况,得知孩子们考上了大学,他激动地说:“太好了,让他们好好学习。”没想到,这是父亲留给我的最后的话。父亲的一生是光辉的一生,战斗的一生,他不仅自己做到了不忘初心,将革命进行到底,也期望他的儿孙继承他的革命信念,建设祖国,服务人民。

  我们会永远铭记父亲的嘱托。

  《光明日报》( 2017年12月08日 14版)

[责任编辑:孙满桃]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