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建功与鲁迅的师友情

2017-12-08 03:55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作者:徐兆熊

  说起魏建功,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他是谁,但如果说到《新华字典》,恐怕是无人不知。魏建功就是《新华字典》初版的总编辑,被誉为“《新华字典》之父”。

  魏建功一生与很多文化名人有过交往,其中与鲁迅先生交往甚密,结下了深厚的师友情。

  魏建功1918年进入北大读书之前,就拜读过鲁迅的《狂人日记》等作品,成了鲁迅的崇拜者。他考入北大预科读书时,鲁迅已是一位知名度很高的作家了。

  1922年2月,魏建功与20多位同学成立了北大戏剧实验社,并担任干事。由于当时女生少,且没有人参加剧社,因而剧中女角只能由男生扮演。1922年12月17日,为纪念北大建校二十五周年,剧社演出了托尔斯泰的《黑暗之势力》。在北大教世界语的俄国盲诗人爱罗先珂观看了演出。26日,鲁迅又陪爱罗先珂去协和医院礼堂看燕京女校学生演出莎士比亚的《无风起浪》。1923年1月6日,《晨报副刊》发表了由鲁迅翻译成中文的爱罗先珂的剧评《观北京大学学生演剧和燕京女校学生演剧的记》。爱罗先珂在文中批评北大,表扬燕京女校,指责北大学生“学优伶”“做猴子”“白痴”“堕落”“忘却了自己是最是人似的人。”尖刻的批评引起了北大学生的强烈不满。魏建功于是写了《不敢盲从——因爱罗先珂的剧评而发生的感想》一文,发表于1月13日的《晨报副刊》,对爱罗先珂的文章予以反驳,并在“视”“看”等字上加上引号,讽刺爱罗先珂的“盲”。1月16日,北大戏剧实验社的演员李开先又在《晨报副刊》发表了《读爱罗先珂先生〈观北京大学学生演剧和燕京女校学生演剧的记〉的感想》驳斥爱罗先珂。当日《晨报副刊》还发表了以《见了〈不敢盲从〉的感想》为总标题的一组读者杂感,对魏建功的文章提出了不同意见。1月17日,鲁迅在《晨报副刊》发表了《看了魏建功君〈不敢盲从〉以后的几句声明》的文章,用严厉的措词批评魏建功。

  报上还同时发表了周作人为爱罗先珂辩护和中华戏剧协社说公道话的文章。魏建功没有再写文章回应鲁迅,这场轰动一时的争论基本结束。1月底,爱罗先珂也因剧评风波被北大学生撵走了。此后魏建功每周星期二上午第三四节课照常去选修鲁迅先生的《中国小说史》,且听讲态度悦服虔诚。当时上课不是由老师点名,所以鲁迅也不认识坐在第一排第3号的魏建功,后来在周伏园的指点下,鲁迅先生才认识了魏建功。鲁迅先生还告诉周伏园说,剧评事件是“暂时的误解”。从此,魏建功与鲁迅有了往来,成了鲁迅家的常客,并一直保持着很好的关系。鲁迅也没有把《看了魏建功君〈不敢盲从〉以后的几句声明》收入他的集子里。直到1946年10月唐弢编《鲁迅文集补遗》时才收录其中,并在文后附了魏建功、李开先、周作人等人的文章。

  鲁迅先生曾在他的《集补集序言》中说自己收录文章的原则时写道:“也有故意删掉的……或者因为本不过开些玩笑,或出于暂时的误解,几天之后,便无意义,不必留存了。”由此可见,鲁迅的“声明”文章可能真是因“暂时的误解”而写的,因而不予“存留”。这其中反映了鲁迅先生对魏建功的偏爱有加。

  魏建功从北大毕业后第一个供职的单位是中法大学服尔德学院。当时英帝国主义在北京办了一所新学书院。为反对英帝国主义文化侵略争夺中国学生,魏建功和陈仲益等人创办了一所黎明中学。校长是北大教授李宗侗,魏建功任教务主任,有400多名学生的新学书院的学生大都转过来了。

  由于学校的教员条件要求很高,魏建功决定聘请鲁迅来任教高中班的课。9月7日,魏建功亲自去西三条胡同21号鲁迅的寓所,请鲁迅任教高中“小说”课程。鲁迅听后就满口答应,并收下魏建功送来的聘书。9月10日便到校上课。

  其实,当时鲁迅是很忙的。他除在教育部任职外,还在北京大学、北京女子师大、中国大学、大中公学兼课,加上周四下午黎明中学的课,每周天天有课,每周10个课时,而且由于交通不便,一出门就是半天,10个小时实际上就是五个半天,鲁迅先生并没有因为工作忙而拒绝魏建功的聘请,可见二人友谊之深。

  不久魏建功从黎明中学离开了,鲁迅先生也于12月13日辞职了。二人共事时间虽短,但因经常相见交谈,二人的友谊不断加深。1927年至1932年,鲁迅先生两次回北京探母,都与魏建功相聚。鲁迅在日记中提及魏建功的有16处之多,除了1923年1月14日所记“寄伏园一篇斥魏建功”之外,其他均为友好交往。另外鲁迅还在《鲁迅书信集》中收入了致魏建功的书信两封。

  1926年夏,鲁迅在辑录《唐宋传奇集》时,将《太平广记》中的《古镜记》《离魂记》《枕中记》等篇辑入,资料多取自清代黄晟刊行的《太平广记》小字本。由于小字本勘误多,鲁迅托人在北大图书馆里找明刻大字本来校勘。魏建功得知此事后,立即向鲁迅先生表示愿意承担此项任务。魏建功从图书馆中借出馆藏的明代长洲许自昌所刻《太平广记》大字本,进行了认真的校对后稍给了鲁迅。

  魏建功不仅是一个语言学家,而且在书法上也有很深造诣。他的书法师从钱玄同,在庄重古朴的汉隶中融入章草的飞动笔势,刚劲锋利,风格独特。第一版《新华字典》的书名就是他题写的。

  鲁迅先生1936年10月19日逝世后,魏建功在悲痛之余发愿写鲁迅的旧体诗刻木版,以纪念鲁迅先生。

  1937年,他托许寿裳向住在上海的许广平求稿。许广平从《集补集》和日记里录抄了一份寄来,并附了题记,魏建功根据许广平的抄卷,连同“题记”一并抄录成一个长卷。谁知还未来得及刻版印刷,抗日战争爆发,魏建功只好带着这个长卷踏上了颠沛流离的旅途。

  1994年,魏建功之子魏至请夏德仪为魏建功的《独后来堂十年诗存》题跋留念的信后,寄居美国的夏德仪便捡出了1948年11月魏建功离台时留存于其寓内托他保管的书籍字画,包括手书《鲁迅旧体诗》长卷,陆续寄给魏至。《鲁迅旧体诗》手书长卷失而复得,后来由许广平辑注魏建功手书的《鲁迅先生旧体诗存》于1996年9月由江苏教育出版社影印出版。魏建功年年不忘几十年的事有了圆满结局,终于可以瞑目九泉了。

  《光明日报》( 2017年12月08日 15版)

[责任编辑:孙满桃]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