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多重重压下的欧盟

2017-12-31 02:55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1.难民问题成为困扰欧盟的顽疾

  近年来,欧盟遭遇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规模最大的难民潮,逾百万中东地区和非洲国家难民涌向欧陆,引起欧盟的极大关注,欧盟还为此召开了多次“特别峰会”。为应对难民非法入境,欧盟采取了一系列因应措施,包括阻止移民船从地中海偷渡非法进入欧洲、以“直接筛选”的方式从中东、非洲接纳难民等。今年以来,虽然抵达欧洲的难民人数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控制,但由于抵达人数众多,欧盟成员在接收难民和难民融入问题上依然困难重重。

2017多重重压下的欧盟

8月19日,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市中心的兰布拉斯步行街上,人们摆放鲜花和蜡烛哀悼恐袭遇难者。图片为新华社发

  2015年9月,欧洲理事会通过了一项按照成员国接收难民的“名额分配”决议,以缓解难民对意大利和希腊的冲击。要求成员国承诺接收一定配额的难民,以实现两年内安置18万人的目标。该决议在欧盟成员中引发争议,尤其是中东欧成员对此表示强烈不满。维谢格拉德集团甚至拒绝接收难民。欧委会主席容克与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在难民问题上也发生分歧,前者赞成“安置”,后者则希望通过制定新的欧盟移民政策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2017多重重压下的欧盟

8月20日,西班牙警察在巴塞罗那圣家族大教堂附近执勤。图片为新华社发

  图斯克日前在致各成员的信函中强调,难民问题将在欧盟持续数十年之久,欧盟需要修改和制定新的移民和避难政策。此举遭到容克和一直赞成“安置”的德国总理默克尔等西欧领导人的反对。欧盟问题专家认为,两年安置的难民人数只有承诺的四分之一,表明欧盟成员内部对难民问题分歧巨大,欧盟缺乏统一的难民政策。从长远角度来看,难民问题将是今后较长时期内困扰欧盟的一个重要问题。

  2.英国脱欧难以一蹴而就

  “脱欧”是近来欧盟使用频率最高的词语之一。今年3月29日,图斯克收到了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的“脱欧申请函”,标志着脱欧谈判正式拉开帷幕。英国希望将脱欧与建立新型英欧关系一起谈判,但欧盟并不赞同英国“一石二鸟”的预期。欧盟的“条件”非常明确:欧盟只有在认为与英国的谈判取得“进展”的情况下,才会谈判双方未来关系议题。第一阶段谈判包括英国从欧盟“剥离”承担的义务即“分手费”、英国与爱尔兰共和国边境问题,以及英国为300多万欧陆公民在英权益提供保障问题。欧盟强调,只有在完成上述谈判的基础上才能开始第二阶段。今年以来,双方为上述三项条件撕破脸皮,唇枪舌剑,直到12月中旬的本年度最后一次欧盟峰会才达成协议。

  此间分析人士认为,第二阶段谈判才真正涉及“英国实际利益”问题,更艰苦的谈判还在后面。首先是脱欧过渡期的英欧关系。按照双方达成的脱欧计划,英国将于2019年3月29日正式脱欧。英国希望脱欧后能有两年的“过渡期”。欧盟已同意与英方就此问题展开谈判,但条件是苛刻的。欧盟提出,英国需遵守欧盟现行的预算、监管和各项法律法规,英国可继续留在关税同盟和欧洲单一市场中,遵守商品、服务、资本和劳动力四大流动自由原则,遵守欧盟贸易政策、关税政策,履行关税义务等。在过渡期内,英国就像“旁听生”一样待在欧盟的教室内,但无权参与任何集体活动。过渡期谈判要持续多久,还不得而知。

2017多重重压下的欧盟

3月3日,欧盟贸易专员马姆斯特罗姆在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关于美国贸易政策的提问。图片为新华社发

  3.国际恐怖主义阴霾笼罩下的欧陆

  近年来,欧洲接连发生恐袭或未遂恐袭案件。法国、比利时等国目前仍处于“反恐戒严状态”。今年7月,欧盟“反宗教激进化网络”专家向成员国提供的一份研究报告称,至少3000名欧洲人在叙利亚和伊拉克为“伊斯兰国”效命。根据欧盟反恐研究机构的调查结果,欧洲恐袭策划者和参与者基本上在欧洲国家出生,拥有西欧国家和“来源国”双重国籍,精通当地语言和阿拉伯语,年龄在二十至三十岁左右。

  欧盟申根区打破了内部边境,客观上给恐怖分子往来带来便利。欧盟移民事务委员阿夫拉莫普洛斯承认,欧盟成员缺乏信任,过于强调国家“主权”,不愿交流反恐情报,而欧盟内部也没有协调反恐情报的机构。

  为反恐需要,欧洲各国都采取了相应措施。首先是加强安全保障,增加军队和警察在重点部位的巡逻;其次是培养“本土宗教领导人”;再次是约束域外宗教人士在欧洲的“自由活动”空间。最后是加强反恐宣传教育。

  据欧洲反恐专家分析,随着国际反恐力度的加强,“伊斯兰国”实体组织被宣布灭亡,来自欧洲的参与者将逐渐返回欧洲。这些人将化整为零,分散到各国,可能对欧洲采取更多的“独狼式”恐袭。因此,欧洲将面临更加严峻的恐怖主义威胁。

  4.整体经济复苏道路漫长

  今年的欧洲经济呈现趋稳且缓慢增长态势,尤其是欧元区的经济增长好于非欧元区,但痼疾依旧,如公共债务过于沉重,现代科学研究和技术水平相对落后,并被亚洲和其他地区赶超。欧盟内部不平等的鸿沟在扩大,欧盟内部存在着明显的“双速欧洲”或“多速欧洲”现象。欧盟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6年,欧盟GDP总值为14.8万亿欧元,德、英、法三国占一半以上。有11个成员国经济总量不到欧盟的1%。2016年,欧元区国家GDP总值为10.7万亿欧元,占欧盟的72.5%。德国为29.2%,法国为20.7%,加起来占欧元区GDP总值过半。这种差速现象导致欧洲政治、经济和社会不平衡、不稳定。

  有经济学家指出,欧盟是一个整体,需要考虑到各个成员的需求。经济复苏与安全的社会环境、透明的财经及投资政策,以及明确的社会需求息息相关,其中社会需求和稳定是吸引外来投资的两大要素。目前欧洲一方面投资领域不明确,另一方面社会不稳定,这是投资的两大忌。这一切都显示,欧盟经济全面振兴尚需时日。

  5.欧美传统关系面临考验

  长期以来,欧美互为最大的贸易伙伴,美国一直支持欧洲一体化,欧洲防务仰仗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然而,美国“感冒”,欧洲“发烧”——特朗普上台后,美对欧政策发生重大变化。特朗普坚定支持英国脱欧,对“法德轴心”持批评态度,坚持退出《巴黎协定》。国际舆论认为,美国越来越趋向单边主义。欧洲人逐渐意识到,不能指望美国给予更多的支持和援助。

  从今年特朗普出访欧洲和出席布鲁塞尔北约峰会等活动可以看出,欧盟三大机构对特朗普上台一年后的内政和外交政策,尤其是退出《巴黎协定》表示强烈不满。这无疑拉大了欧美之间的距离。欧盟机构认为,特朗普的政策正在推翻多边主义,给世界造成更多的不确定性,而且在西方盟友中引起焦虑。

  欧盟开始强调自主防卫能力。不久前,欧盟有23个成员国的防长已就组建“欧洲军队”基本达成协议。尽管欧盟在可预见的将来还不可能实现自主防卫,但欧盟将以此作为彰显其独立自主的条件。

  (光明日报布鲁塞尔12月29日电 光明日报驻布鲁塞尔记者 刘军)

  《光明日报》( 2017年12月31日 03版)

[责任编辑:李伯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