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发布行政诉讼法司法解释 明确信访办理等五种行为不可诉

2018-02-07 17:54 来源:光明网-法治频道 
2018-02-07 17:54:54来源:光明网-法治频道作者:责任编辑:杨煜

光明网北京2月7日电(记者 孙满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以下简称《行诉解释》)2月7日正式发布。记者了解到,该《行诉解释》全文分为十三个部分,共163条。《行诉解释》是对《若干解释》《适用解释》的修改、补充和完善。

据最高法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江必新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2012年以来各级法院共审理行政案件108.139万件,办理非诉行政执行案件118.7517万件,有力保护了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有力推动了法治政府建设。

明确信访办理等五种行为不可诉

根据行政诉讼法第2条的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有权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这一规定明确了可诉行政行为的标准,但是比较原则,在司法实践中难以准确把握。有的地方出现了对于可诉行政行为把握不准、错误理解立案登记和诉权滥用的现象。

江必新说,为了明确可诉行政行为的界限,保障行政诉讼救济渠道的实效,保障当事人合法权益,结合司法实践,《行诉解释》增加规定了五种不可诉的行为:一是不产生外部法律效力的行为。二是过程性行为;三是协助执行行为;四是内部层级监督行为;五是信访办理行为。

例如行政机关的内部沟通、会签意见、内部报批等行为,并不对外发生法律效力,不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合法权益产生影响,因此不属于可诉的行为。

行政机关在作出行政行为之前,一般要为作出行政行为进行准备、论证、研究、层报、咨询等,这些行为尚不具备最终的法律效力,一般称为“过程性行为”,不属于可诉的行为。

另外,行政机关依照法院生效裁判作出的行为,本质上属于履行生效裁判的行为,并非行政机关自身依职权主动作出的行为,也不属于可诉的行为。

对于内部层级监督行为。例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规定上级人民政府应当加强对下级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补偿工作的监督。有的当事人起诉要求法院判决上级人民政府履行监督下级人民政府的职责。法律法规规定的内部层级监督,并不直接设定当事人新的权利义务关系,因此,该类行为属于不可诉的行为。

江必新说,信访办理行为不是行政机关行使“首次判断权”的行为。根据《信访条例》的规定,信访工作机构依据《信访条例》作出的登记、受理、交办、转送、承办、协调处理、监督检查、指导信访事项等行为,对信访人不具有强制力,对信访人的实体权利义务不产生实质影响,因此不具有可诉性。

“职业打假人”“投诉专业户”不得提起行政诉讼

行政诉讼法对于原告资格和被告资格的规定,有利于畅通救济渠道,同时,为了确保有限司法资源得到充分利用,《行诉解释》对原告和被告的诉讼主体资格也作了明确。

在行政诉讼原告资格方面,根据行政诉讼法第25条第1款规定,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其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权提起诉讼。

“这一规定强调了行政诉讼原告资格的标准为‘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江必新说,因此,《行诉解释》主要在四个方面作了重点规定:一是投诉举报者的原告资格;二是债权人的原告资格;三是非营利法人的原告主体资格;四是涉及业主共有利益的原告主体资格。

在司法实践中,投诉类行政案件等滋扰性案件数量激增。一些与自身合法权益没有关系或者与被投诉事项没有关联的“职业打假人”“投诉专业户”,利用立案登记制度降低门槛之机,反复向行政机关进行投诉。被投诉机关无论作出还是不作出处理决定,“职业打假人”等都会基于施加压力等目的而提起行政诉讼。

“这些人为制造的诉讼,既干扰了行政机关的正常管理,也浪费了法院有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