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发展差距 蓄力北京冬奥

2018-02-12 04:15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平昌冬奥会】  

直面发展差距 蓄力北京冬奥

——中国雪上项目多措并举力争突破

光明日报记者 王东 侯珂珂

  这几天,每天上午,从江陵媒体村去往平昌阿尔卑西亚滑雪中心的记者班车站前,总是排满了去采访的各国记者。然而,其中的中国记者却少之又少。原因很简单,中国选手具备实力的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和U型场地赛尚未开赛,其他项目要不就是没有选手参赛,要不就是实力与别的国家差距太大。因此,先把注意力集中到冰上项目,便成了多数中国记者的选择。

直面发展差距 蓄力北京冬奥

2月11日,中国选手常馨月备战女子跳台滑雪。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2月10日在平昌阿尔卑西亚越野滑雪中心进行的冬奥会越野滑雪女子双追逐(7.5公里古典式+7.5公里自由式)项目比赛中,20岁的中国小将池春雪以46分39秒0的成绩获得了第55名,另一名中国选手李馨则以46分01秒9的成绩排在第51位。尽管在总共60名参赛选手中中国队的选手排在倒数位置,但她们并未对自己在本届冬奥会上的表现感到失望,对于最后的名次还能接受。“到最后比赛最艰难的阶段也能够继续发力,感觉挺满意的。”池春雪说,“最大的收获就是得到这次宝贵的锻炼机会。”记者的心里不禁有些酸楚,从1980年中国代表团首次参加冬奥会到现在,几十年过去了,我们除了个别项目有所突破外,大多数项目进步很微弱。

  本届冬奥会将决出102枚金牌,其中雪上项目70枚。如同田径之于夏季奥运会的地位,越野滑雪也是冬奥会的基础大项,设12枚金牌。越野滑雪又是冬季两项、北欧两项等项目的重要支撑,算下来,和越野滑雪直接关联的运动接近雪上项目的一半。这样的基础大项上,中国选手仍在扮演艰苦的追赶者角色。而在教练员、队员的口中,记者听到最多的是他们发出的感慨和从事这项运动的艰辛。

  作为四年后的东道主,雪上项目的孱弱是我们无法忽视的现实短板,要想在雪上项目取得突破,留给中国雪上项目队员的时间很紧迫,任务很艰巨。

  中国大众文化学会冰雪文化专业委员会主任单兆鉴在接受采访中表示,我国冰雪运动竞技体育与群众体育的发展尚不均衡,同欧美等冰雪运动强国有较大差距。

  纵观21世纪以来的近四届冬奥会,能够跻身冬奥奖牌榜前列的,一般都是西欧、北欧以及北美的发达国家:其中,在近四届冬奥会上,美国和加拿大全部进入了奖牌榜前五,德国和挪威在其中三届进入了奖牌榜前五。而中国队在近几届的冬奥会上,一直徘徊在奖牌榜“第二集团”,最好成绩是2010年在温哥华以五金两银四铜位列奖牌榜第七。

  不过,中国冰雪选手在温哥华冬奥会取得历史最好成绩后,却紧接着在索契冬奥会上遇到了人才危机:参加冬奥会的运动员青黄不接,因而成绩有所退步。

  多位冰雪运动专家曾指出,我国在冰雪项目上的落后,是全方位的:不仅在冬奥会竞技成绩上落后,在科研、训练、教育等环节都普遍落后于冬奥会奖牌榜前列的国家,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目前我国冰雪运动群众基础薄弱。

  以滑雪运动为例,去年,有人曾将中国的滑雪运动开展情况与世界各国进行了对比,发现由于政策优惠以及即将举办冬奥会,中国参与滑雪运动的人数在几年中增加迅速;然而在各项指标上,中国仍落后于许多国家。中国没有成熟的滑雪文化,且80%的滑雪者都是初学者。

  2016年,国家体育总局发布了一系列冰雪运动发展规划,设立了“到2025年,全国直接参加冰雪运动的人数超过5000万人,并‘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发展目标。

  可以说,体育总局目前正在着力实现的发展规划,才是提升我们冬季运动实力的关键所在:提升竞技水平和推动大众参与是一体两面,二者彼此借力,更能凸显冰雪运动补短板的价值所在,也为可持续发展夯实后劲。在竞技层面,我们所采取的追赶的方式,也不再仅仅依靠全国数百人的专业队勉力支撑,孤军奋战。打破固有格局和模式,才能为冰雪基础大项的未来打开一片新天地。

  从竞技体育恶补短板的角度看,为现有队伍添加“新血”,跨界跨项选材是积极的尝试。打破冬夏运动的界限,从更为底层的运动规律中寻找项目共性,找准突破方向,世界范围内也不乏成功的案例。

  因此,跨界选材和培养,便成为中国雪上项目实现“跨越式”前进的新举措。本届冬奥会上,中国队在雪上项目最大的收获就是雪车和钢架雪车。虽然队伍成立时间不过两年,但进步显著,中国队一共获得4张门票,包括男子双人雪车2张,男子四人雪车1张,男子钢架雪车1张。

  值得一提的是即将参加钢架雪车的耿文强,他是从田径项目转项而来的,此前主项是田径跳远项目,两年前他还在参加国内的田径比赛,2015年中国雪车队成立,耿文强便转战冰雪。2017年1月,耿文强在瑞士举行的一项钢架雪车国际邀请赛上夺得铜牌。2017年11月,钢架雪车世界杯首站的比赛在美国普莱西德举行,耿文强在男子钢架雪车决赛中获得第七名,实现了中国选手在雪车世界杯上参赛和完赛“零的突破”。

  耿文强不是个例。就在中国平昌冬奥会代表团成立之日,短跑名将张培萌宣布转战钢架雪车,剑指2022年冬奥会,如果能够成行,他将成为中国第一个既参加过夏奥会又参加过冬奥会的队员,意义不同凡响。

  目前我国唯一一位雪上奥运冠军韩晓鹏也完成了跨项,目前,他是自由式滑雪雪上技巧队的领队。他作为运动员,取得的辉煌却是在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项目上。虽然雪上技巧与空中技巧技术特点不同,但本次冬奥会上,我们已有两位选手取得了参赛资格。

  与此同时,“走出去,请进来”也是恶补短板的一条捷径。在本届中国代表团的各参赛队名单中,我们发现有不少队伍的教练均由“洋面孔”担任,尤其是雪上项目。在采访中我们还得知,去年7月,新的挪威外教接手执教中国冬季两项队,在训练技术、射击方式、对滑行的理解上带来不少先进理念。但由于意外原因,还没磨合好就被迫更换另一个外教,训练不够系统,多少影响了备战。中国队的队员就对记者坦言:“接触新东西需要时间去消化,才能在比赛中体现出来。”因此,相信再过一段时间,我们在这个项目上一定会有不小的进步。

  自四年前提出申办2022年冬奥会的那一刻起,构筑夏冬奥运“两翼齐飞”的全新坐标,就成为我国实现体育强国征程上必不可少的重要组成部分。本次出战平昌,中国体育代表团肩负着双重使命:一是力争交出一份漂亮的成绩单,二是为北京冬奥会“办赛精彩,参赛也要出彩”积蓄力量。从这个角度出发,在平昌,我们也许在一些优势项目并无争金夺银的绝对把握,但着眼长远、恶补短板,在一些空白项目实现参赛资格突破,已然提前带来惊喜。

  (光明日报韩国平昌2月11日电)

  《光明日报》( 2018年02月12日 09版)

[责任编辑:孙宗鹤]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