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威夷之焰

2018-02-23 05:00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域外丛话】

  作者:刘成章

  我的眼睛贴着飞机的舷窗。夏威夷的大岛小屿以及礁岩,通被雪白的浪花镶了个边,就像搁置在白色缎子上的一些珍贵文物,令人心醉神迷。而白云游荡的天空,每一寸都像刚刚洗过,亮堂极了,清爽极了,但也简约极了,甚至不曾看见一只鹰雁之类的高飞的鸟。

  及至坐到车上,眼前修剪得体的美丽行道树,以及一棵棵通天接地的椰子树,给我们刚刚离开的寂寥天空,补上了一撮撮生命的色彩。

  第二天,我们租车在考爱岛走了大概半个小时,便已越过人烟的边界,进入了蓊蓊郁郁的山野之中。我们走下车来,踩着满地的碧绿看山,山是那么高峻巍峨,在它的垒垒坚石和浓浓植被之中,谁知会隐藏着多少远古信息。顺手摘了些浆果放到嘴里咬咬,发现凡是枝上滚圆的东西,黄的、红的、紫的、硬的、软的,里面都悄悄地结下了籽粒。

  “咯咯呡——”突然,响起一声雄鸡的悠扬啼唱!我心上一怔,想:难道这儿还住有人家吗?巡睃了又巡睃,这儿绝无人家,片瓦也无。而鸡们却即刻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若霞块,若缎块,若雪块,若煤块,若金秋田畴之块,若燃烧的火焰……它们都有着我们心中稔熟的外观和动作,亲切而可爱——只是比我们常见的小了一个型号。它们悠闲地走动于大树根底、青草坪上。我们太惊奇了,就像在蹩脚的字行里,忽然撞见一些灵气四射的诗句。

  这些鸡难道是某种野鸡?显然不是。它们不但与家鸡的模样完全一样,性情也温顺。它们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毫无惧色,甚至任着你随意碰触。它们究竟是从哪儿来的呢?我一路上猜猜想想。

  后来到了繁华的市中心,发现无论是公园里还是街道上,到处都有这样的鸡。它们有的低头觅食,有的缩起一只腿像诗人似的构思着作品,还有的母鸡,居然带了一群毛茸茸的鸡雏,优哉游哉地横穿马路,而警察却在指挥来往车辆为母子们让路。

  夏威夷天气炎热,仿佛全是由遍地燃烧的花朵所致,而这些鸡,就像是那些花朵的拷贝物——它们是会吃会走会唱的各色火焰。

  原来,夏威夷是个由海底火山爆发形成的一串岛屿,与世隔绝着,起先没有人迹也没有动物。后来终于来了人,人带来了牛羊猪狗之类的家畜,也带来了鸡。百余年前,这儿逢上一场罕见的暴风雨,好些养鸡场被吹得七零八落,鸡们死的死散的散,散的流落在四野八荒。但由于这儿不存在狼、狐之类的野兽,加上气候条件优越,这些鸡们便幸运地存活了下来,繁衍生息,最终野化,但它们的血管里却流着家鸡的血液。

  我于是了悟,在这个世界上,生命不总是一味地简单传承,有时还会流转,会嬗变,会出人意料地逸出既定的运行轨迹,打破原来的格局和秩序,由依附变为独立,听从自己心灵的召唤,从而生面别开。

  我们在餐馆就餐,吃了一道“夏威夷鸡”,心想,夏威夷到处是鸡,是否就是先前看到的鸡?后来知道我们完全想错了。夏威夷随处可见的这些野家鸡,是被政府和社会严加保护的,任何人不得随意侵害;食用的鸡毫无例外地出自一些大型养殖场。

  终年飘香的夏威夷,花开不凋的夏威夷,它把草籽昆虫和全部的爱,悉数提供给这些野家鸡,由它们游走,由它们享用,由它们以自己的意志生活,祥和安静地度过一生,这里显然是鸡们的桃花源。

  此时,白云蓝天之下,温和湿润的海风之中,那些红的白的黑的芦花的夏威夷野家鸡,正迈着华尔兹的方步,何其舒心和自在。鸡们一时兴起,居然孩子似的打闹起来了。其中一只气宇轩昂,肉冠如颤动的火焰,背覆白羽,胸腹和尾巴黑中透着蓝绿,打闹中它最为显眼。当它遭到围攻的时候,竟嘎嘎地飞上树丫,而另一只也跟了上去,它的嘎嘎声随之爆开。接着,整个鸡群热闹起来了,谁也说不清那是多少声音。生命的洒脱宣泄,此起彼伏,如同一团燃烧的火焰,热烈到了极点。好大一阵子,才重归寂静。

  《光明日报》( 2018年02月23日 15版)

[责任编辑:孙满桃]

[值班总编推荐] 40多万天价账单上的舆论味道

[值班总编推荐] 习近平三次来到宁夏,对这件“小 ...

[值班总编推荐]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