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冰凌花

2018-03-02 05:45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作者:宋占方

  进入三月,东北山林依然白雪皑皑,林薮茫茫,山野一片料峭。

  在岑寂的柞林中,忽而,一缕缕淡淡的清芬飘来,但见残雪覆盖的林下落叶与凄迷的衰草中,一朵朵晶莹莹、黄灿灿的花儿羞怯地向你芳唇含笑,美不可言,原来,她就是冰凌花儿。

冰凌花

  那一朵朵颤抖的小花儿披雪而出,纤尘不染,温润如玉,晶莹如冰,更似清澈的釉水结晶的瓷花儿。

  再细端量,那花儿单生于茎顶,深紫色的花茎仅寸多许,与草薮一起而不争其高。娇嫩的花瓣拱护着丝丝缕缕心思骚动的花丝雄蕊和温淳的花柱雌蕊。

  此际,岑寂的柞树林里这一朵朵独守一谷宁静与清逸的小小冰凌花儿,给没有一丝儿色彩的山林陡添几许早春的光彩,这花儿悄悄扣开春天的大门,让人一下子就嗅到春天的气息。

  清代名士朱锡绶在《幽梦续影》里把各种花儿的形貌视为身份不同的美女。惟未把冰凌花比作美人,实乃一大憾事。缘由或许朱锡绶未睹冰凌花之娇容。然而,这又是冰凌花儿的世之俗缘之轻。她在北国雪野不啻笃定不移的独善其身,还默然地绽放着芳华之春光……

  对于冰凌花儿,还有一段美丽的传说,原来,在远古的三月初,辽东皆是冰雪欲融未融,一片荒凉寂寞的天地。为了给枯冷的山林旷野一点春天的讯息,掌管天地花草的百花仙子召集了冰凌花、映山红花、猫骨朵花“三花仙子聚会”。

  会上,百花仙子让三花回去相约一起开花迎接春天。三花归来后,冰凌花儿立即行动起来,率先钻出泥土,顶开落叶,抢在冰雪寒天里独自暄妍金灿灿的芳颜。

  移时,映山红花儿一看冰凌花儿抢了先,急急忙忙光着身子往外跑,在山崖在峰巅也绽开了绯红如云的脸庞。这时候,素来拖拖拉拉的猫骨朵花儿一看二花都开了,百卉皆露出了头,山也绿意盎然了,才急得满头大汗,就披头散发地从泥土里拱出来,绽开一张张毛茸茸的紫红艳艳的笑脸,羞赧地迎接春日多许的到来。

  望着小精灵般的冰凌花儿,我感叹,在这春寒料峭的大山里,这晶莹的小花儿开得如此忘情娇媚,这分明就是山林大地千年修炼而诞生的一株花仙子,亦是嘉木百卉孕育的一株花仙子,或许还是天上的仙女滴下的一颗颗汗珠珠啊!

  落日的余晖染红了山际,我再次徘徊柞林下,却不见了那些花仙子,寻寻觅觅,唯见残雪掩映着满地落叶与萋萋荒草,再也看不见那花动满坡的吉光片羽了,真是不辨何处去寻仙……

  就在我不知走向哪里寻觅时,猛然我又见到刚才曾经偎依的那株老榆树,就在它的树干下,曾有几株冰凌花儿。我不由来到它的身下,仔细逡巡,终于寻见冰雪披离的衰草中,冰凌花用它自己的土色花萼包裹成与林地衰草同色的荒草,花仙子变成了草,怎耐得你寻寻觅觅呢!

  原来,冰凌花儿为了适应冰雪消融的寒冷气候,她只在白天和煦的阳光下绽放,太阳一落山,那花儿就被花萼合成花苞,掩面花容。变作了冰凌草。纵然那花隐了,但不失优雅,明日的风景依然如画。

  这世上花儿绽放后,还真罕见有多少能够回溯蓓蕾的呢?犹似人之青春芳华还能回溯童稚未凿的吗?

  哦,小小的冰凌花儿,冰雪世界铸炼了她北国第一花儿的一个时光又一个时光的芳华不减!

  《光明日报》( 2018年03月02日 16版)

[责任编辑:孙宗鹤]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