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伯的花灯

2018-03-09 06:15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刺桐花,是泉州的市花。

  泉州称得上是一座古城,常听老辈人嘴中念叨:“东西两座塔,南北一条街”,指的便是建于唐朝开元寺内的镇国塔、仁寿塔和中山街。在这座自唐而兴的小城之中,名胜古迹、非物质文化遗产都数不胜数,正值春节期间,赏花灯、听南音、赏梨园戏这些佳节中的传统项目,让泉州的年味儿充满了浓郁的中国味道。

  其中我最痴迷的便是泉州花灯。据史料记载,泉州的花灯制作工艺起于唐代,盛于宋、元并延续至今。泉州花灯历史悠久,影响广泛,泉州花灯集雕刻、绘画、书法、造型、配色、漂染于一身,极富工艺美术价值。2006年,泉州花灯也被列入了首批国家级非遗保护名录。

  从丰泽走到鲤城,古城显现出浓浓的节日韵味,骑楼间挂着的花灯,各式各样,这些花灯大多出自泉州花灯手艺人之手。街口的阿伯便是一位制灯好手,他在这里制灯几十年,我在他这里买了十几年的灯,因此与他相熟。阿伯告诉我,当年他在泉港那会儿,扎出了一盏大龙灯,还挂到区政府办的灯展上,抢尽了风头。现在体力不济,只能做些小盏的,赚点小钱图一乐,最重要的是别让这手艺生疏了。

  这些年看阿伯做花灯,让我彻底成了花灯爱好者,自然对他的制灯手法非常熟悉:他先是在报纸上画好需要的线稿图,再把这张草稿盖在要做花灯的那一叠彩纸上,用订书钉钉起来。之后捏来几根又细又长的钢针,沿着那画好的线,一点点等间距地打孔。待他把孔打完,取下那当模板的报纸,展开彩纸轻轻一抖,通常会满意一笑或是继续微调。这张彩纸,在外行人眼中不过是一片细密的小孔,可能连图案的轮廓都看不出,更别提手艺人的道行了。待这些彩纸粘到灯的骨架上,组成一盏完整的花灯,再把它点亮,火光便透过那些孔洞映出来,彩纸上的那些图案便仿佛活过来一样,若有幸能观看整个制作过程,那么这一刻便是见证奇迹的时刻,灯光中起舞一般,花朵在灯光中绽放一般,凤凰在灯光中涅槃一般,巧夺天工,令人拍手叫绝!

  这瞬间绽放出的绚丽画面正体现了手艺人的真功夫,这一个个小孔,扎弯了阿伯的腰,扎糙了阿伯的手,也扎出了泉州花灯的名气。做了一辈子花灯的阿伯有个用了一辈子的篮子,里面装了他一辈子的手艺。那本被翻得破破烂烂的小画册中,花鸟鱼虫、人兽龙凤样样俱全。这里面的图案呀,除了经典样式,阿伯还不断推陈出新,也都让他摹到灯上去了。就说现在,他不做灯的时候,手也没闲着,经常把那本小画册掏出来,勾上几笔,弄点新花样。

  今年阿伯就给我做了个新花样——刺桐花花灯。

  “阿伯送你这盏刺桐花,就是希望你将来出息了也别忘了咱们泉州刺桐城。更别忘阿伯的老手艺。古城的文化,少不了一代代传统手艺人!”

  我理解阿伯的意思。现在灯展的参展单位越来越多,但在这一片华彩之下,中国手艺、工匠精神正慢慢地消失。机器代替了人工,花灯都是工厂大批量的产品,而传统的手工扎制的花灯越来越少。我捧着阿伯手工做的刺桐花灯,在西街边走边看,一盏又一盏花灯在我头顶掠过。

  远处的一盏花灯,引起了我的注意。走近看,这盏灯是多个三棱锥状的小部件拼成的,每个小部件上,都刻着精美的图案。那精度,那功夫,一看就知道是传统手工制作的。再看灯底挂着的牌子上写着:“李尧宝刻纸工艺第三代传人”。旁边还有一位老先生在灯下,盯着他的作品。

  我用手机将这位老人和这盏灯拍下。心中念着:传统手工,才是有温度的艺术。

  (作者:刘炅)

  《光明日报》( 2018年03月09日 16版)

[责任编辑:石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