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处山水,绿意金光

2018-04-20 04:15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那一处山水,绿意金光

——浙江湖州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走笔 (报告文学)

作者:殷燕召 陆健 陈毛应

  绿意尽染山冈,清水潺流大地。一阵春风拂面而过,泥土中似乎腾起一缕青烟——在“七山一水两分田”的浙江省,许多地方“绿水逶迤去,青山相向开”,生态环境优美。

  走进浙江省湖州市安吉县,竹乡的葱郁和淳朴扑面而来。一丛一丛的竹庇护着河溪,一丛一丛的竹拥抱着村庄,一丛一丛的竹高上山去,一丛一丛的竹连接着山岭。间或,杜鹃花挤个角落,热烈地开着。春天,应该是属于花的季节,但在安吉,所有的季节都属于竹。那俊秀、挺拔、茂盛、葱翠、接天曼舞的竹子,是这块土地的衣裳。

  此处乃竹乡——唐代诗人白居易这样说。或许,关于湖州的话题,就应该从竹子开始。

  竹林青青,梅花报春:

  与自然关联的审美似乎是这里的底色

  秩秩斯干,悠悠南山,如竹苞矣,如松茂矣。《诗经》中的只言片语,已经在地理和审美上奠定了中国人与竹子之间的特别关联。

那一处山水,绿意金光

安吉县梅溪镇荆湾村一角。资料图片

  大约在第四纪冰川的后期,太湖周边的地壳变迁刚刚完成,浙江省的天目山北麓,群山起伏,树竹交荫,云雾缭绕,雨量充沛。天目山和龙王山自然保护区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安吉就坐落在这绿水青山之中。《尚书·禹贡》记载:“震泽底定,筱簜既敷”,意思是太湖一形成,其周边就长满了大大小小的竹子。

  在吴根越角的浙北,有一片大竹海,这片密林毛竹组成的竹海面积达108万亩。“安且吉兮”——安吉由此得名。竹子成为安吉的符号,也是安吉万物生息的根源。安吉人引以为傲的清代书画家吴昌硕,不但率领乡众设立了“阖村公禁”碑,还亲笔起草了“严禁风木碑记”。他希望每一位安吉后人,都不要忘记保护环境,守护竹海。

  百年后,竹林依旧青翠。有人说,是因为安吉人善待竹子,竹子才还他们以生命的馈赠。

那一处山水,绿意金光

长兴太湖图影生态湿地文化园内,青年志愿者将一万多尾花白鲢投放进河道中,以改善水域生态循环,净化水质。资料图片

  竹能食——

  安吉最大的笋制品出口企业——浙江耕盛堂生态农业公司董事长伊奎鑫说,由于笋中富含蛋白质、脂肪、维生素C、维生素B以及磷、镁等微量元素和氨基酸等成分,加之鲜、嫩、香、脆和丰富的营养价值使得人们百吃不厌。安吉烹饪师傅曹位钧分别以烩、爆、炒、焖、熘、蒸、煮等10余种烹饪方式呈现出近200道菜式,成就了著名的“百笋宴”。“我们的产品出口到日韩等国家,也很受欢迎,今年的销售目标是突破1亿元。”伊奎鑫说,“在我们公司,基层员工的年收入也超过5万元,竹笋让大家有了不错的收入。”

  竹可玩——

  依山傍水的天荒坪镇五鹤村,竹海连山,满目苍翠。在这里拍摄的电影《卧虎藏龙》获得了奥斯卡四项大奖,这也让此地美景声名远扬。中国生态影视基地的授牌,让100多部经典影片在此拍摄,安吉旅游由此开启了新篇。自2005年后,在因竹而闻名的安吉,景区景点如雨后春笋:日本唯一输出国外的凯蒂猫品牌——天使乐园、亚洲最大的水上乐园——欢乐风暴、装机容量亚洲第一的天荒坪抽水蓄能电站——江南天池等30个景点景区开门迎客,国家旅游度假区实至名归,2017年共接待游客2237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282亿元。

  竹宜用——

  2016年初春,安吉的十几家竹制品企业,同时接到了一批特殊的订单。这批订单涉猎范围很广,大到桌椅屏风,小到杯垫笔架。竹桌、竹椅、竹包、盛器、食器、花器……这一批竹器的诞生,离不开安吉竹工厂高效的机械生产线,更离不开手工竹匠们代代相传的技艺和无穷的想象力。9月,工匠们惊喜地发现,自己精心打磨出的这批竹器,竟然出现在了电视新闻里。原来,杭州召开G20峰会,安吉竹匠们的作品,都是在会议中使用的。G20峰会上,安吉的竹产品在最高层级上向世界展示了中国的审美、中国的品格。在安吉,竹制品去年出口创造了217亿元的产值。

  湖州,这里不仅有安吉县绿色的竹子,还有长兴县红色的梅花。

  望梅止渴的故事人们耳熟能详,宋代沈括的《梦溪笔谈》中记载,在江南吴地,常把梅子称为“曹公”,就是因为曹操望梅止渴的故事。

那一处山水,绿意金光

渔民在安吉赋石水库捕鱼。资料图片

  湖州长兴县位于太湖之滨,曾是有名的青梅之乡,栽培梅花有1400多年的历史,乡间遍植梅树。在长兴,传统的青梅和以青梅为原料加工而成的乌梅,明清时已负有盛名。21世纪初,长兴还种有5万亩青梅。然而,到2002年前后,因市场波动,青梅果的价格从高峰时期的每公斤7元降到4毛钱,梅农因无利可图,大批砍伐青梅树当作柴火烧。

  长兴县东风梅园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吴晓红爱梅成痴,眼看梅树成片倒下,吴晓红无比心疼。他决心引进用于观赏的红梅花,在老梅桩上采用嫁接技术,让开白花的青梅树,绽放出千万朵红梅,变身为园艺精品。

  经过三四年的攻关,梅枝高位嫁接技术成熟。吴晓红带着精心培育的红梅,在上海办起了梅花展。吴晓红的小儿子吴琅回忆起当初的艰辛:“梅花开放在最寒冷的时候,要做好各种保护措施,让红梅以最好的姿态出现在人们面前。一开始,我们不要钱,只求公园一角,让红梅容身展览就好。”

  “江南无所有,聊寄一枝春。”梅花风骨瘦硬而不畏风寒,朴素淡雅又品性高洁。在江南的冬季,红梅带来了春的消息,也赢得了人们的喜爱。

那一处山水,绿意金光

俯瞰湖州太湖旅游度假区(3月21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黄宗治摄

  在吴晓红的影响下,长兴县成为中国的红梅集散地,形成了一个全新的梅花产业,带动了广大梅农致富。如今长兴林城镇在都会举办红梅节,2.68万亩梅林竞相开放。这片梅林里单是红梅就有红萼梅、美人梅、长兴红等数十个品种,更有江梅、绿梅穿插其间,逐一开放,也成为摄影爱好者们的聚集地。赏梅的游客除了能游园观梅,还能购买到精致的梅花盆景,品尝到梅饼、脆梅、梅酒等一系列有关“梅”的产品。此外,吴晓红的公司还利用新科技手段创造性地研发出了梅花香料香水,并形成了系列产品。

  在湖州,竹子与梅花展现出的生机说明一个朴素的道理:善待自然环境,自然环境就会给以丰厚的回馈。生态兴则文明兴。一部人类文明发展史,就是一部人与自然的关系史。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本质上就是处理好人与自然的关系,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一缕茶香,一路山水:

  入口入眼都能醉人

  阳春三月,安吉成了人的海洋。来自安徽、江西、贵州等地的40万名采茶女和各地茶商蜂拥而至,沿着蜿蜒的山路攀爬,来到溪龙乡黄杜村。漫山遍野的梯形茶园里,采茶女或红或绿,或疏或密,恰似繁星点点,呈现出一幅景美人欢的图画。沏上一杯新茶,隔着透明的玻璃杯,看着白茶在水的怀抱中渐渐醒来,然后缓慢舒展,如兰花朵朵长在杯中,似翡翠起舞婀娜多姿。品上一口,滋味鲜爽,唇齿留香,回味无穷。

那一处山水,绿意金光

湖州市长兴县虹星桥镇郑家村内,不少民房村舍的墙体上被画上了3D墙绘,卡通人物生动有趣,成了村庄里一道亮丽的风景。资料图片

  在黄杜村,见到茶农喻有珍、施阿连这对60多岁的老夫妻。尽管这几天起早歇晚,两人一脸疲惫,但愉快的心情依旧写在他们的脸上:“我家有100多亩白茶,每亩能采30斤干茶,头茶每斤在2000元上下,茶园就是绿色银行,一双儿女都有工作,他们的房子、车子却是从我家茶园里‘长’出来的。”

  在安吉白茶城,上万个摊位和门店前,凌晨两三点就挤得水泄不通,叫价、还价、付款、发货,茶商们个个都忙不过来,“今年因为几场大雪,虫害少了,白茶品质升了,价格好于往年。”茶农周小林说。如今的安吉白茶,可是规模17万亩、年产量1860吨、产值24.74亿元的大产业。

  黄杜村白茶基地的山冈上,茶农为保证茶叶的绿色卫生,坚持不用除草剂,每年的有机肥只用到10月份,距采摘的间隔期有6个月。茶园里隔不多远,就有一台太阳能除虫器,橘红色的机身在茶丛中格外显眼。这种太阳能除虫器白天利用太阳能储存电量,晚上通过多光谱的光源诱集害虫,当害虫聚集过来,再利用风机将害虫吸入到一个集虫袋中,而被吸入的害虫,则成为高蛋白的饲料,用于喂养家禽。这样就减少了农药的使用。

  贯彻绿色发展理念,白茶的未来更美好:休闲观光园区、茶园人家、康养基地、乡村民宿、白茶小镇越来越多;茶食品、茶含片、茶博园风生水起;“印象溪龙”实景剧、白茶手工炒制非遗、白茶会客厅目不暇接。“2017中国茶叶区域公用品牌价值十强”显示:安吉白茶区域公用品牌价值达34.87亿元。安吉县县长陈永华说:“作为绿色产业,富民产业,‘安吉白茶’不仅成为安吉呈现给世界的一张金名片,而且带动种植户达15800余户,产业链从业人员19.8万人,人均增收6000元以上。”

  将乡村生态优势转化为发展生态经济的优势,让绿水青山真正成为兴村富民的金山银山。这样的例子又岂止白茶一例。

  湖州市莫干山角下的劳岭村,是高端民宿“洋家乐”的发源地。这里的村民用闲置的旧农舍改建成民宿,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投资者,2017年接待游客超过30万人次,给村里带来房屋和土地租金收益350多万元,全村“洋家乐”全产业收入1亿元左右。湖州市德清县县长王琴英说:“最典型的例子是裸心谷,一张床一年的税收就有11万元。”裸心谷是一个颇有名气的度假村,新鲜健康的山居度假概念和环保可持续的建筑设计,吸引了大量来自上海和江苏的消费者。略显特别的是,这个度假村对游客的环保意识和行为习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裸心集团副总裁朱燕介绍:“度假村的每个房间里都有一张能源卡,如果客人消耗的电、水低于平均值,就会获得一定的消费折扣。”

  裸心谷度假村景观设计建造均采用环保材料,最大限度地就地取材,建筑的外墙、餐厅的麻绳吊顶、酒店的竹竿吊顶、夯土小屋的草制屋顶、混凝土圆筒外墙、朽木栈道等,均充分利用山体原貌及原生态材质,营造回归自然、返璞归真的淳朴体验感。“不能无限量的攫取自然资源,开发的过程中也要保护。度假村没有大体量的建筑,不与山体比大小,也是对自然的敬畏之心。”朱燕说。

  在德清县的青山秀水间,还有一个地理信息小镇。这里以打造国际地理信息产业聚集区为发展目标,随着中科院微波特性测量实验室落户所产生的集聚效应,目前这里已引进各类地理信息企业和科研机构160余家。中国科学院遥感与数字地球研究所研究员邵芸说:“实验室之所以选择这里,看重的是这里青山绿水,人好景美。与此同时,希望借助遥感技术,填补我国各类物质与目标微波特性测量和科学数据积累方面的空白。未来,我们要继续做好蓝天、绿水、青山、净土的守护者。”

  正是有了良好的自然环境,越来越多的高新科技企业,开始青睐美丽的湖州,绿水青山蓄足了发展的动力。生态环境没有替代品,用之不觉,失之难存。处理好资源开发利用和生态环境保护的关系,要坚持保护优先、生态优先,在保护生态环境的前提下搞好开发利用。

  在生活中,在心头上:

  每一寸土地更加金贵,每一滴水更加清澈,每一个人更幸福

  长三角如同一只手自然伸开,安吉处在掌心。

  曾经是浙江26个贫困县之一的安吉,在发展的过程中也曾有过痛苦,有过困惑,有过彷徨。在安吉母亲河西苕溪,因为上游企业孝丰纸厂排放污水,致使溪水里鱼虾绝迹。而关停纸厂,则意味着这个当时贡献全县财政收入三分之一的国有企业停产。

  当时有两种发展观点:一种观点是,安吉要发展,绕不开“先污染后治理”的发展道路。另一种观点是,安吉的优势在山水,潜力在山水,绝不能“吃了祖宗饭,断了子孙路”。

  这两种对立观点提交县人大表决,表决结果代表了大家的意志——铁腕治污打出了组合拳:封死工业企业污染源头,关一批,停一批,治一批,转一批,全县投入8000多万元,对74家水污染企业进行强制治理,关闭33家污染企业,其余企业全部达标排放,243家矿山企业整治后只剩下达标的17家。

  2005年8月15日,天荒坪镇余村一间简陋的会议室里,当听到村干部关停矿山走休闲旅游路子的汇报后,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首次提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发展之路由此越走越宽广。

  推动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首先是人的观念的一场革命。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才能让良好生态环境成为人民生活的增长点、成为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的支撑点,开创生态文明建设新局面。

  不到湖州,不敢相信湖州人是如此发自内心地爱护环境。

  “港口溪银坊自然村河边有一名妇女淘米洗菜,将红色塑料袋丢在河边,请派人清理。”在安吉县水利局一楼监控室内,工作人员从显示屏上发现情况后,立即通知天荒坪镇。不到5分钟,屏幕上出现垃圾被清理完的画面。

  如同电视新闻直播间的这间监控室,墙壁上6台60英寸液晶显示屏每隔5分钟,自动更新实时画面,全县53条主河道、81座水库在4000多个探头的严密监视下,一清二楚。由于前端点位监控摄像头可360度旋转,每个摄像头能覆盖一公里范围,如果切换成单个画面放大,能清晰看到河里鱼虾在游弋。“有了千里眼,少了水中忧!”安吉县水利局长戴先才说,这能保证河道24小时处于水清、岸绿、流畅的常态。

  公路能“吃”汽车尾气吗?国家“千人计划”专家斯康研发出纳米级二氧化钛溶胶,该材料一经喷洒在公路上,汽车尾气氮氧化物浓度降低10%到20%,二氧化碳排放量降低44%,安吉县城所有道路全部喷洒了这种液体,由此成为全国第一个道路“吃尾气”的县城。

  长兴县小沉渎村,北临太湖,东望吴兴,位于“太湖风情”实验示范带沿线,是一个典型的水乡型村落。古谚语云: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苏杭之间,小沉渎到新塘。小沉渎历史上曾是一个古河商埠,曾经繁华一时,现在还保留着“古桥、古树、古宅,古堤”等遗迹。昔日太湖渔民都在村口的老街上进行水产交易。但是,由于地理位置偏僻,家家户户出门大多靠船摆渡。小沉渎村里原先的村道都是用太湖淤泥堆积而成的,一下雨,就寸步难行。除了打鱼为生,村里家家户户还靠织布代加工增收,最多时全村有2000多台织机,不仅整日噪声轰鸣,还造成了水污染。

  如今,小沉渎村已经建成太阳能集中式生活污水处理池1座、微动力集中式生活污水处理池两座及配套污水管网,分散式生活污水处理池291座,宅里自然村污水处理率达到100%,全行政村污水处理率最新已达到90%以上,排放的水质达到国家一级B标准。以前化粪池是农户自己做的,水渗透到地里,再排到河里,影响太湖水质。现在经过纳管处理,污水排到玻璃钢污水处理池,再统一进入附近的洪桥污水处理厂处理。

  农村是垃圾和污水的集散地,美丽乡村建设绕不开这块最难啃的骨头。由浙江大学量身定制的单户、多户、整村、连片和动力式、微动力、非动力式等11种污水处理方式让安吉11万户农家建起生活污水处理池,使污水出门变清波。当城里人还在为垃圾分类纠结时,安吉农村已经实行垃圾不落地,定时定点投放已成了农民的一种习惯,户集、村收、乡镇中转、县处理的模式已经运行了十年。

  污染企业不让来,进来企业不污染。说来也怪,逐利的资本却特别钟情于生态。刚刚过去的一年,湖州全市共有23项主要经济指标增幅居浙江省前四位,休闲旅游业成为继装备制造业后又一产值突破千亿元的产业,农业现代化发展水平综合评价连续第四年居浙江省首位。湖州全市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28999元,高于全省四千多元。

  沿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所指引的道路,仅仅十几年的时间,湖州从山到水,从生活到人心,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每一寸土地更加金贵,每一滴水更加清澈,每一个人更加幸福。美丽的环境,向善向美的心灵,到处勃勃的生机,形成了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美丽图景。

  在“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引领下,从余村到湖州,从浙江到全国,神州大地正欢欣鼓舞地建设着一个又一个绿水青山的村庄,自然和谐的城市。那一个个地方,也正以自己各具特色的美丽、文明和现代,带着一个古老民族的复兴梦想,走入一个伟大而全新的时代。

  《光明日报》( 2018年04月20日 09版)

[责任编辑:李伯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