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中滋味

2018-04-27 07:30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艺海人心】

  前几日,两位中国画家祖莪女士、张庆芳先生,在纽约举行联合画展。

  我们从庆芳先生的画里,又看见了中国。这留白,就是中国的天空,日月光华。这色彩线条,就是中国的人间,中国的金木水火土。我们看画,如逢故知,如归故乡。看一笔一画,一皴一染,都有来历,从中华的文化流过来,从唐宋元明清流过来,流进我们的心房心室,它的浓淡疏密,吞吐起伏,就是我们的脉搏。我们的四肢百骸都舒服。

  对于我们这些在纽约的观众来说,这次展览又是极为特别的。祖莪女士在故宫博物院从事了多年的古书画研究、复制工作。临摹古画可以说是从前的手工复制技术,原画真迹很珍贵,要好好保管,大众不容易看到,临摹是分身,比较容易看到,对艺术教育、艺术欣赏提供了很多方便,由此,艺术更容易发展更容易普及。此外,书画有一定的寿命,天灾人祸又很多,所谓水火兵虫,多少名画的真迹毁坏了,幸而还有临摹的备份留存了下来,损失还不算太大。祖莪女士告诉我们,哪些名画是靠临摹留传到现在的,多少古画快要自然分解了,要靠临摹复制,使它虽死犹生。祖莪女士临摹的作品超过一百件,她从其中带来两幅小件,展示给我们欣赏。

  画画的人大都强调要画得跟古人不一样,祖莪女士的工作是要画得跟古人完全一样。画得跟古人不一样,很难,画得跟古人完全一样,更难,然后,再画,画得跟古人又不一样了,这就了不起了。祖莪女士正是达到了这个高度。

  临摹也要具备大画家的资质,摹出来的这一张,有时候跟原来那一张难分上下,甚至有人认为比原来那张还要好,只是原来那一张除了艺术价值还有历史价值,它除了是一张画,还是一件古董。当然,临摹的这一张,几百年后,也是古董了。临摹的高手,在创作方面,也往往有不平凡的成就。祖莪女士的代表作洗尽铅华,脱出红尘,别有天地非人间,美术界称之为诗歌冰雪画派,这样的作品也在纽约展出了几幅。

  在纽约的世界日报文化艺廊里,我们每年都可以看到几次重要的画展。每次看画展,就像收到了一份礼物。看西画和看国画,感受不一样。看西画,像收到一打可口可乐,看国画,像收到几瓶陈年绍兴。看西画,像有人邀请你出门旅行,看国画,像有人通知你放假回家。无论画的是什么,似乎西画画的都是夏天,国画画的都是秋天。看西画,每一幅都是人家画的,看国画,每一幅都好像是自己画的。国画是我们睡过的摇篮,呼吸过的风,游过的河水,踩过的地平线。每一幅国画都是一个美梦。

  感谢两位美术使者不远万里,带来了他们的作品,给我们一次不平凡的感动。这一次展览,又一次把中国文化留在了纽约!日远长安近,感谢你们,感谢国画!

  作者:王鼎钧(著名作家,现居美国纽约)

  《光明日报》( 2018年04月27日 15版)

[责任编辑:石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