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参 _光明日报 _光明网

丹参

2018-04-27 07:30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我亲近植物,观其形色,嗅其气味,远不及大医李时珍遍尝百草,更遑论“穷搜博采,芟烦补阙”(《明史》)。我把《本草纲目》作为小品文来阅读,喜欢李氏绘形绘色、亦豪亦秀的描摹,领悟本草的博物精神,至于他把植物世界建成一个大药房,我觉得,李氏在努力密切人和植物的关系。这关系,就像孩子和他的母亲的关系,母亲赐予孩子生命,并用她的乳汁哺育孩子长大,当孩子在外面碰了壁受了伤,依旧是母亲为他疗伤。譬如丹参,它有一个别名叫红根,这是一个和土地亲密无间的称呼。数条和植株一般长的根,粗者如北方农民的手指,粗糙,稍弯曲,具多条纵沟,如传统北方民居的砖红色,这些构成了丹参粗粝而温善的根部特征。它们是大地的血管,体内流动着红色的血液,这些血液进入人的身体,祛瘀止痛,清心安神,生肌长肉。

  丹参生长在沟沿道旁林缘。如我的故乡,荒地被开垦成良田,山岭被改造成梯田,田地的整齐划一,让许多野生植物如无枝可巢的雀鸟一样,日渐稀少。然而我有理由相信,作为唇形科多年生草本植物,丹参的根依旧在地下纵横延伸,它可以蛰伏十年乃至上百年,而不在乎一季的大红大紫。丹参和别的草有些不一样,有的草以株高夺绿,有的草以花美争艳,丹参则隐藏着自己的行踪,躲闪着尘世的打扰,在它看来,只有粗壮坚韧的古老植物之根,才能贯通大地的气脉,而它在根部的黑暗里也总能找到太阳的红。

  《神农本草经》列丹参为上品。在治疗妇科疾病上,李时珍赞其“其功大类当归、地黄、川芎、芍药故也”(《本草纲目·草一》),一味丹参,可抵四物。以记述灵异见长的蒲松龄,也在亦庄亦谐之中夸奖丹参,“捎元参治浮火清理咽喉,捎丹参理崩漏益血通经”(《草木传·栀子斗嘴》)。

  丹参有些像薄荷,茎四棱形,半米多高,一枝五叶,其叶亦如薄荷,长圆形,叶面叶背布满细白的绒毛,初夏开花,轮伞花序,也是紫色的唇形花。然而薄荷奇香,丹参味苦。这好比两姐妹,一个在水边浣衣,一个去山上牧羊,秀气浣衣女有沉鱼之美,英气牧羊女显落雁之姿。细看,丹参紫的花瓣,有青涩的底子,又被太阳的红晕染了一下,排成穗状的许多唇形花开放的时候,犹如一群少女歌手在深情歌唱。

  那年春天,我和朋友小董去山中看桃花。人多得让你看不见桃花。桃花节之前,我写了这里自在安静的泉水,写了绕过一块石头去抚摸树的脚趾的溪流。我再来的时候,被水泥囚笼牢固着的泉水凹陷下去,看一眼都让人眼窝发疼,已是桃花劫。这世界日新月异,让我的写作成为一种美丽的谎言。小董在那边喊我。扒开带着腥气的松针土,用一根木棒掘出一些湿土,就看见丹参粗粗壮壮的红根了。仿佛生活在新石器时代的猿人,我们用尖石头把沟开宽,而后手指木棒并用,深挖,鼻子一凑上去,清凉苦涩的气息就顺着鼻孔往心脾里跑。我们只挖两三粗根,每次都很小心,生怕惊扰了它的枝叶。丹参可种子育苗,亦可分根繁殖。前者好比种瓜,床畦条播,上有薄膜,保湿护嫩,成苗移植大田。后者如同种土豆儿,选优质侧根,上口剪平,下口剪斜,剪口在草木灰里一抹,钾肥到位,六厘米为一节段,一条侧根就能繁衍数棵丹参。

  小董是开中药店的,他对田野和植物有着不可救药的喜欢。越过被相机和赞美围困着的桃花,他看见地下的红根,心生欢悦。红根味苦微寒,调经顺脉,让人的内心无尘杂。回家后,小董把挖来的丹参切片,指甲盖一般大小,然后文火慢炒,待颜色深黄,略见焦斑,置高粱秆盖垫上,摊晒。他有一个病人,不慎被机械砸伤腰部,卧床七年,湿热瘀久成疮,小董走远路采药草制药丸。他视丹参为身体的清洁工,除芜杂,净通道,祛瘀生新,疏肝理气。丹参清道,引诸药入营卫,病人犹如倒伏的植物,慢慢地挺直了自己的茎叶,浴着新鲜的阳光。

  药食同源。大凡能入口的草药,亦能食用,丹参也不例外。有一道佳肴丹参山楂粥:丹参山楂一锅煮,至汤极浓极稠,去渣取汁,盛出;粳米慢火熬粥,沸时倒入浓汁,撒一小把白糖粒儿,小银勺一搅拌,搅出一锅人间植物的浓情蜜意。此刻,就是天上摆一桌蟠桃宴,我也不和玉皇大帝作交换。

  (作者:刘学刚)

  《光明日报》( 2018年04月27日 15版)

[责任编辑:石佳]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