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陪伴疼痛

2018-05-04 04:30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人生三昧】  

  作者:朱成玉

  前阵子岳母心脏不好,每天总有几个时间段会疼得掉眼泪。可是她忍着不告诉我们,最后还是岳父忍不住说了实情。事不宜迟,我们联系省城的医院,安排岳母去住院治疗,为此,姐几个忙得团团转。

  姐几个不差钱,差的是时间。白天都要工作,晚上的应酬也是一大堆,这一下都打乱了生活的节奏。家在农村的三妹说,我去陪护,你们该上班的上班,尽量别耽误工作。

  我们知道三妹家里除了孩子要照顾,还有一大帮鸡鸭鹅,恰巧还赶上农忙时节,所以都不让她来。她执拗地说:“我不能替妈疼,但我可以陪着她疼。”

  我们都为她的这句话动容。

  三妹细心妥帖,一个人可以顶好几个,岳母喜欢被她照顾。有她在,我们也都很放心。

  夜里,三妹困极了,就偎在母亲身边睡着了,那一晚睡得真香,母亲也难得地安静。

  她醒来的时候,母亲正慈爱地看着她。然而,她看到了母亲嘴唇上的血渍!原来,母亲疼了一晚,却怕惊醒她,就拼命地咬着嘴唇,忍受着刺骨般的疼痛。

  三妹的眼泪哗啦啦地流出来,她埋怨自己睡得那么死,母亲说:“你太累了,歇歇吧。你这么抱着我,我还真就不那么疼了。”

  岳父每天和岳母通电话,询问病情,每次都嚷嚷着要去医院。医院人满为患,我们不让他来,他说:“没啥,就是想陪陪你妈。”

  我们都理解了,平时争吵不断的老两口,到了生命的紧要关头,最需要的仍然是彼此的陪伴。

  老岳父来了,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他就那么一直站着,一言不发,看着岳母打针吃药、拉屎撒尿。

  这种陪伴,无法替代。

  妻子为此上火牙疼,疼得无所适从。我手足无措,对她说,真希望可以分一半疼痛给我。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耳朵太灵了,当天夜里,我的痛风犯了,脚丫子针扎似的疼。妻子的牙疼似乎真的轻了些,幸福的鼾声缓缓飘来。我却辗转反侧不能入眠,小米粒不知道怎么就醒了,大概是父女连心的缘故吧,她替我擦拭满头的汗水,然后抱紧我,问我:“爸爸,我抱着你,你好点儿了吗?”

  说真的,脚还真的不那么疼了,我想,一定是她替我分担了一部分疼痛。

  而那一刻,我最大的想法是,不能让自己的身体出任何问题,不能给孩子增加负担,我真的不忍心让她陪着我疼。

  歌手李健的父亲患了癌症,肠癌。到了最后几乎无法步行,要上厕所时李健就背着父亲去,扶着他去。弥留之际,父亲对李健说了一句话:“原谅爸爸!”

  这句话成了至今最让李健难过的话。他知道,父亲是怕麻烦他,因为那时治病什么的都是李健在花钱,父亲觉得自己给儿子增加了太多负担,甚至连上厕所都要儿子背着扶着。

  “我觉得他对我太客气了。父子之间怎么能用原谅呢?这完全是我应该做的事。”李健说,“看到爸爸那么疼,我却无能为力,只能尽力陪着他疼。”

  陪着他疼,陪着他咬紧命运的牙关,在生命最后的时光里,梳理记忆,把爱打包,把牵挂装进行囊,把生命中的大去当成一场不再回头的远行。

  永远记得,遭遇血光之灾的那个深秋,我在重症监护室昏迷了三天三夜,事后才知道,除了家人,几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哥们儿也一直在门口守着,看到我终于从死亡线上爬回来,才红着眼睛离开,并且把身上所有的钱都给了我的家人。半道饿了,东凑西凑才凑够了一碗面的钱,哥几个狼吞虎咽分而食之。

  这个世界上,有更多的人愿意和你分享快乐,只有很少的人,心甘情愿陪着你疼。正是因为有他们陪伴你的疼痛,你的疼才减轻了一半。

  《光明日报》( 2018年05月04日 15版)

[责任编辑:孙宗鹤]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