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日韩 高中生的精神世界大不同

2018-05-12 03:00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作者: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四国高中生比较研究课题组

  编者按: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四国高中生比较研究课题组近日发布了《中美日韩四国高中生心理健康状况比较研究报告》。

  高中阶段是人生成长的关键时期,心理由不成熟逐渐转向成熟,同时,由于学习压力大、竞争激烈、来自社会生活的挑战增多,可能做出不恰当的自我评价,导致不良情绪的积累,再加之互联网普及带来的叠加效应,如果缺乏及时正确的引导,极易出现心理问题。中国、美国、日本和韩国的研究机构于2017年共同开展了相关的比较研究,希望在国际背景下评估各国高中学生心理健康状况及影响因素,为推进中国中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促进学生健康成长提供对策建议。

  样本简介

  本研究主要采用问卷调查法,调查对象为高中1—3年级的在校生,3238名中国高中生、1519名美国高中生、1705名日本高中生和2015名韩国高中生完成了调查问卷,其中韩国只有高一高二学生。

中美日韩 高中生的精神世界大不同

济南高新实验中学实施的“生涯规划”教育。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1.四国高中生自我价值感较高

  中国高中生的自我接纳程度低于美国和韩国,高于日本

  自我接纳是预测心理健康的重要变量,对自我价值的肯定、对自己现状和体力的积极评价使个体为人处事具有较高的能动性,反之则会自卑自贬,缺乏对生活的兴趣。

  整体看来,四国高中生的自我价值感较高,认为自己是个有价值的人,但对自我的现状满意度较低,体现了高中生理想自我和现实自我之间的差距。

  81.3%的中国高中生认为“我是个有价值的人”这一说法符合自己的想法,在四国中居于第三;美国和韩国依次为86.0%和84.4%,分别比中国高4.7和3.1个百分点;日本最低,选择率为45.5%,比中国低35.8个百分点。

  62.9%的中国高中生表示“对现在的自己感到满意”,在四国中也居于第三;美国和韩国依次为77.3%和70.9%,分别比中国高14.4和8.0个百分点;日本选择率为42.0%,比中国低20.9个百分点。

  总的看来,美国高中生的自我接纳程度最高,韩国次之,中国居于第三,日本最低。高中生还没有形成相对稳定的自我评价,需要家长和老师要帮助他们发现自己、增强信心,学会自我接纳。

  中国高中生自我效能感较低

  自我效能感指个体对自己是否有能力完成某一行为所进行的推测与判断,与心理健康密切相关。整体看来,四国高中生自我评价合作能力较强、控制情绪能力较差。

  86.3%的中国高中生认为“只要努力,一般的事我差不多都可以做好”,低于美国,高于韩国和日本,居于四国第二;美国选择率最高,有87.7%的美国高中生认为只要努力就可以做好一般的事情,比中国高中生高1.4%;韩国和日本依次为79.0%和61.1%,分别比中国低7.3和25.2个百分点。

  81.3%的中国高中生表示“即使遇到困难也能克服”,居于四国第三位;美国和韩国选择率依次为91.4%和85.2%,分别比中国高10.1和3.9个百分点;日本选择率最低,为69.5%。

  75.1%的中国高中生“即使生气、兴奋,也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居于四国第三位;美国和韩国依次有83.3%和83.0%的高中生能控制情绪;日本选择率依然最低,为64.4%。

  90.4%的中国高中生认为“我一般能与人合作”,居于四国第二;美国第一,91.1%美国高中生在一般情况下能够与人合作,比中国高0.7个百分点;韩国和日本选择率依次为87.8%和71.8%。

  总体比较而言,美国高中生的自我效能感最高,其次是韩国,中国居第三,日本最低。

  近四成中国高中生认为自己没什么擅长

  因为学业压力较大,高中生容易怀疑自己,降低自我评价。日本有接近六成高中生认为自己没什么擅长,韩国则有近七成高中生认为自己大多数事情都做不好。相比之下,中国高中生消极的自我评价在四国中最低。38.9%的中国高中生认为“我没有什么擅长”,日本、韩国和美国依次为59.1%、49.9%和41.4%;23.8%的中国高中生认为“我大多数事情都做不好”,韩国、日本和美国依次为66.8%、48.0%和38.6%。

  近四成中国高中生不能认识到自己的潜能和优势,认为自己没什么擅长,这无疑会影响他们的自我评价及个人发展。

中美日韩 高中生的精神世界大不同

  2.四国高中生精神压力的首要来源均是学习问题

  中国高中生抑郁情绪多发

  孤独、焦虑、抑郁、愤怒是常见的不良情绪,青春期的矛盾和困惑导致中学生产生强烈的情绪体验,可能加剧情绪问题,学会自我调节是中学生心理健康发展的重要任务。

  数据可见,四国高中生最近抑郁情绪较多,次之是焦虑和孤独,愤怒情绪最少;与其他三个国家比较,中国高中生的抑郁情绪和表现最多,其次是愤怒。

  抑郁在高中生不良情绪中居于首位,高中阶段是青少年从儿童过渡为成人的关键期,独立意识明显增强,在社会化的过程中受到的冲击、感受的因素较多,容易产生不被接纳和认可的想法,导致抑郁。50.3%的中国高中生最近感到情绪低落,超过半数,在四国中位居第二,日本最高,为55.0%,比中国高4.7个百分点;美国和韩国高中生分别为40.1%和38.8%。39.9%的中国高中生最近有神经敏感、情绪不稳的状况,在四国中最多,美国、韩国和日本分别为36.7%、36.1%和32.1%。

  焦虑是人的一种基本情绪,适度的焦虑可以充分调动身体各脏器的技能,提高大脑的反应速度和警觉性,但过度焦虑可能导致焦躁、睡不着或注意力无法集中,影响身心健康。44.2%的中国高中生最近有焦躁表现,美国高中生最多,为71.1%,比中国高26.9个百分点;日本次之,为45.6%,与中国相差不多;韩国最低,为31.8%,比中国低12.4个百分点。

  孤独感是一种封闭心理的反映,来源于社会接触不足或人际关系缺陷。中学生自我意识觉醒,他们很关心自己在他人心目中的地位和形象,重视他人的评价。正因为这样,他们会将自己隐藏起来。一方面他们觉得自己心中有很多秘密,不愿告诉别人;另一方面他们又特渴望别人能真正了解自己。这种需要得不到满足时,便会陷入惆怅和苦恼,产生孤独感。42.7%的中国高中生有孤独感,在四国中位居第三,美国和韩国分别为46.7%和46.6%,比中国高4.0和3.9个百分点;日本高中生为37.7%,比中国低5.0%。

  中国高中生的愤怒情绪和表现比较多,在四国中居于第二,少于美国,多于韩国和日本:分别有19.0%、17.9%和23.3%的中国高中生最近有想打人伤人、想扔东西摔东西、想叫喊骂人的情形,美国分别为26.8%、28.9%和23.4%,比中国高中生高7.8、11.0和0.1个百分点;17.8%的韩国高中生最近有想扔东西摔东西的情形,除此之外,韩国和日本高中生有其他愤怒情绪和表现的比例均不超过15%,明显低于中国和美国。

  近七成中国高中生有精神压力或负担

  适度的压力或负担能使人的情绪处于兴奋状态,产生正面效应,但压力或负担过大会导致焦虑、抑郁等不良情绪的产生。

  由表1的数据可见,近一年,17.9%的中国高中生经常感到有精神压力或负担,50.2%有时有,合计68.1%的中国高中生有精神压力或负担,在四国中比例最低。压力感最大的是美国高中生,其次是韩国和日本。6.7%的中国高中生完全没有精神压力或负担,仅比韩国少0.5个百分点,比日本和美国高中生分别多1.5和3.0个百分点。

  随着年龄增长和年级升高,高中学生会有意识地控制情绪,使自己看上去更为稳定和成熟,但这样可能会导致压力增大。高中学生不仅容易在学业上受挫,而且对前途的迷茫让他们压力倍增。近些年来,教育部联合多部门致力于减轻学生的学习负担,大力发展高等教育和职业技术教育,学生们出路多了,精神压力相对会有所减少。

  成绩等学习问题是四国高中生精神压力首要来源

  数据显示,成绩等学习问题是四国高中生精神压力的首要来源,其次是升学或毕业后的去向。

  77.3%的中国高中生精神压力主要来自于学习问题,选择率在四国中居第二,美国最高,为85.4%,韩国和日本依次为65.8%和58.0%,中国和美国高中生的学习压力明显大于韩国和日本。

  52.6%的中国高中生精神压力来源于升学或毕业后的去向问题,韩国和美国高于中国,依次为59.2和53.0%,日本最低,为42.4%。

  四国高中生压力来源排第三到第五位的均为和同学朋友的关系、和父母的关系、自己的外形(身高/体型/容貌等)问题,但顺序有所不同。可见,四国高中生的压力来源相同,主要是学习、升学或毕业去向、人际关系和外形问题。此外,逐渐走向社会的高中生开始感受到经济压力。

  四国高中生排解压力的方式有所不同,中国高中生感到精神压力大或紧张时,首选的排解方式是听音乐、看电影,与美国高中生相同,而日本高中生首选方式是睡觉,韩国高中生首选是忍耐。

中美日韩 高中生的精神世界大不同

  3.美、日、韩学生运用网络学习时间更长

  数据显示,中国高中生平日(上学日)上网时长在四国中最短,36.9%的中国高中生平日不上网,远远多于韩国(7.3%)、日本(3.8%)和美国(0.9%)高中生,分别多29.6、33.1和36.0个百分点;38.5%的中国高中生平日每天上网不超过2个小时,与韩国(39.2%)、日本(37.0%)相差不大,高于美国(12.0%);24.6%的中国高中生平日上网2小时以上,远远低于美国(87.2%)、日本(59.3%)和韩国(53.4%)。

  中国高中生休息日上网时长稍长。8.3%的中国高中生休息日基本不上网,比韩国(9.9%)少1.6个百分点,比日本(4.7%)和美国(1.4%)分别多3.6和6.9个百分点;58.5%的中国高中生休息日上网不到5个小时,比日本(65.0%)低6.5个百分点,比韩国(57.1%)和美国(30.9%)分别高1.4和27.6个百分点;33.2%的中国高中生休息日上网超过5个小时,比美国(67.8%)低34.6个百分点,比韩国(33.0%)低0.8个百分点,比日本(30.3%)高2.9个百分点。

  高中生上网时长也与各国教学信息化程度有关,相比中国,美国、日本和韩国学校使用网络技术辅助教学的时间更早、程度更深,学生运用网络学习的时间也更长。

  如果中学生的在线活动影响了现实生活,并引发冲突,就需要给予引导。由表2的数据可见,25.3%的中国高中生经常走路时玩手机,低于其他三国,美国、韩国和日本依次为68.4%、56.7%和39.7%;23.7%的中国高中生因上网或玩手机而睡眠不足,低于其他三国,美国、日本和韩国依次为66.8%、45.8%和30.9%;13.5%的中国高中生因玩游戏或购买软件而花钱过多,在四国中居第三,美国和韩国依次为19.2%和16.3%,分别比中国高5.7和2.8个百分点,日本为8.2%,比中国低5.3个百分点。可见,美国高中生网络行为影响现实生活的最多,而中国高中生比较理性。

  比较而言,中国高中生的网络使用行为对生活、睡眠的影响较小,但分别有两成多经常走路时玩手机、因玩手机而睡眠不足,其中隐含的安全和健康问题也不容忽视。需要重视的是,中国高中生上网引发的情绪问题较多,有三成高中生会因为玩手机被人制止或打扰而焦躁,多于韩国和日本。

  4.中国高中生获父母、老师、同伴情感支持较少

  社会支持指中学生在社会中从家人、老师和朋友处所获得的帮助,以及对这种帮助的感受和利用程度,对中学生的心理健康起到重要的维护作用。

  父母的情感支持能给予孩子安慰、理解和亲密感。数据显示,中国高中生得到父母的情感支持较少,67.6%的中国高中生表示“父母听我诉说烦恼”,低于其他三国,韩国、日本和美国依次为86.0%、78.9%和73.0%,分别比中国高18.4、11.3和5.4个百分点;74.8%的中国高中生表示“父母理解我”,选择率居四国第三,韩国和日本依次89.8%和81.1%,分别比中国高15.0和6.3个百分点,美国选择率最低,为68.7%,比中国低6.1个百分点;75.8%的中国高中生表示“我喜欢和父母在一起”,选择率也居四国第三,韩国和美国依次87.0%和84.7%,分别比中国高11.2和8.9个百分点,日本选择率最低,为73.2%,比中国低2.6个百分点。

  父母的评价支持直接影响孩子的自我评价。中国高中生得到父母的肯定性评价较少,受到父母的否定性评价最多。77.9%的中国高中生表示“父母有时表扬我”,选择率居四国第三,韩国和美国依次为85.1%和80.8%,分别比中国高7.2和2.9个百分点,日本为76.0%,比中国低1.9个百分点;85.6%的中国高中生表示“父母有时批评我”,选择率在四国中最高,日本、韩国和美国依次为83.2%、79.8%和77.9%,分别比中国低2.4、5.8和7.7个百分点。

  可见,尽管越来越多的中国父母开始意识到表扬有利于帮助孩子树立自信心,但受到传统文化、社会竞争等影响,还是有相当一部分家长习惯于以批评否定的方式来激励孩子,这无疑会伤害孩子的自尊,直接影响其自我评价,妨碍其潜能的发挥。

  老师是高中生社会支持系统中的重要他人。数据显示,中国高中生得到老师的情感支持较少。47.7%的中国高中生表示“学校有可以倾诉烦恼的老师”,远低于韩国和美国的67.1%和63.4%,日本为36.5%,比中国低11.2个百分点;67.2%的中国高中生表示“学校有理解我的老师”,同样低于韩国和美国,高于日本,韩国和美国选择率为76.1%和74.9%,分别比中国高8.9和7.7个百分点,日本为60.6%。

  中国高中生感受到的同伴支持较其他三个国家要少,89.6%的中国高中生表示“和同学在一起的时候很快乐”,在四国中最低,美国、韩国和日本依次为94.8%、94.4%和93.9%。中国高中生感受的同伴压力也较少,32.3%的中国高中生表示“和同学(朋友)不一样我就会不安”,选择率居于第三,美国和日本依次为56.6%和35.7%,分别比中国高24.3和3.4个百分点,韩国高中生为25.3%,比中国低7.0个百分点。

  (报告执笔人:张旭东) 

  《光明日报》( 2018年05月12日 06版)

[责任编辑:潘兴彪]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