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奉献海南三十年的庄重纪念

2018-05-16 03:45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读书者说】

奉献海南三十年的庄重纪念

——读《我的海南梦:痴心热土三十载》

  作者:常修泽(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教授)

  2018年4月14日晚,我在“新闻联播”中看到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教授听闻中央关于海南新部署后激动的一幕,着实受感动。我随即与之通话,沟通心路历程。三天后,他托人送来新出版的专著《我的海南梦:痴心热土三十载》。在自序中,他写道:“本书试图将我对某些事情的回忆与以往发表的文章汇集在一起,严格说来,既不属于回忆录,也不是文章汇编,但却是我亲历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年的真情实感。”确实,展现在我面前的这本天蓝色的书,是一位“策划天涯”的研究者亲历海南特区建设30年的内心写照。这本25万字的书,承载了作者奉献海南30年的庄重纪念和热忱献礼,令我感慨良多。

奉献海南三十年的庄重纪念

《我的海南梦:痴心热土三十载》 迟福林 著  江苏人民出版社

  看作者:“对海南的情与爱”

  4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大会上讲话指出:“党中央决定支持海南全岛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支持海南逐步探索、稳步推进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分步骤、分阶段建立自由贸易港政策和制度体系。”我认为,这一部署,不仅将开启海南省下一轮改革开放的新幕,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将“撬动”整个国家改革开放的新局。以1990年我第一次登岛调研并“建议洋浦可建自由港”为始点,作为近30年海南发展的关心者和此后海南省政府咨询顾问,作为迟福林教授的老朋友,我深知这件事情来之有多么不易,也深知这件事情对海南、对国家,乃至对亚洲的意义有多么重大。这当中,无疑有他的心血和热切期盼。

  30年前,正是邓小平关于创办海南经济特区的战略构想激励年轻的福林同志投身海南。“1988—1991年,我担任省委政策研究室、省政府体制改革办公室主要负责人。这四年多的时间里,我和30多位同志不分昼夜,加班加点,为大特区的发展出谋划策。可以说,那是一个改革激情燃烧的岁月。如今有七位同志已经离世。”“从30多岁到60多岁,我把自己一生中最好的一段年华留给了海南。对海南的情与爱,将伴随我一生。”

  如今,令人欣慰的是,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以海南更高站位、更宽视野推进改革开放,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和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这30年来,回看海南走向大开放的实践探索,福林同志从探讨建设海南特别关税区、琼台项下的自由贸易,再到国际旅游岛倡议,到今天的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和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部署,我想,这30年的风雨是不可复制的历史,他这些年的欢笑、困惑、委屈和泪水,像过电影似的,历历在目。

  看作品:“对海南改革开放事业的追求与探索”

  《我的海南梦》是送给所有关心、关注海南未来发展者的一本重要的参考读物,作为“1987年12月由北京到海南”的干部,福林同志经历了海南建省30年的全部历程。尤其是,“从1991年11月1日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成立至今,我和同事们从未忘记‘立足海南’这个办院宗旨,也从未放弃对海南改革开放事业的追求与探索。”看此书:从历史中走来,又与时俱进。全书分上、中、下三部分:上篇《走向大开放:30年的痴心探索》;中篇《改革要走在全国前列:30年的痴心建言》;下篇《做好“了不起”这篇大文章:30年的痴心追求》。我清晰看到了他和海南一起,在开放、改革、发展方面的执着探索。

  开放——本书作者参与并见证了海南探索“大开放”的历程,举其大者:一是探索研究海南特别关税区;二是探索研究琼台经济合作;三是探索研究洋浦开发模式;四是探索研究海南国际旅游岛。

  改革——在海南放开价格、搞活市场方面,作者忆述了建省办经济特区初期海南“四个率先”,即:“率先全面推进价格改革”“率先探索建立以股份制为主体的现代企业结构”“率先建立新型社会保障体制”以及“率先实行‘小政府、大社会’新体制”四个方面的改革探索。时至今日,这些改革仍然有现实意义。

  发展——本书提出海南的发展进入新的历史阶段。为适应经济全球化大趋势和我国改革开放新形势,海南要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发扬经济特区敢闯敢试、敢为人先的精神,以更大的开放办好我国最大的经济特区,努力把海南“打造扩大开放先行区(其中关键之举在于建设海南自由贸易港)”“改革创新试验区”“泛南海经济合作先导区”“绿色发展引领区”等。

  读后使人感悟到:以开放促进改革、发展,是海南取得重大成就的实践探索和基本经验;在发展的新阶段,以自由贸易港为目标加快推进海南新的开放改革进程,应该成为海南“实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动范例”的务实举措。

  看未来:海南诸多新课题有待继续探索

  “久久不见久久见,久久见过还想见。”笔者作为一名经济研究者,从1990年夏天第一次踏上海南调研并与本书作者相知起,也深深地被特区实践所吸引,并从此与海南结下了深深的“不解之缘”,以致把海南作为自己的科研基地之一。从多年观察和研究中笔者了解到,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年来确实取得了不小的成就,但是,直言之,也有一些历史的缺憾,某些方面并不理想。直到今天,客观地说,海南发展潜力远未释放出来,改革的空间、开放的空间、发展的空间都还很大。

  在新的发展阶段,要挑起中央赋予海南“三区一中心”(全面深化改革开放试验区、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国际旅游消费中心、国家重大战略服务保障区)的重任,还有大量的新课题需要研究。“天行有常”,“应之以治则吉”。现在需要的是运用战略理性思维来研究未来发展之“常”(规律)、探索海南如何“应之以治”——包括准备“逐步探索、稳步推进的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的科学内涵、全岛自由贸易区与未来自由贸易港的开放梯度要旨、“三区一中心”诸目标的内在逻辑协同关系和实施方略,等等。从大历史大时代观之,海南的未来“大有可期”,盼望再用30年左右的时间,把海南建设成为高度国际化、现代化的美丽宝岛。

  《光明日报》( 2018年05月16日 16版)

[责任编辑:王丽媛]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