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牢系统性金融风险“防火墙”

2018-05-17 02:45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全国政协举行专题协商会为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建言资政——

筑牢系统性金融风险“防火墙”

光明日报记者 俞海萍

  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事关国家安全、发展全局、人民财产安全,是实现高质量发展必须跨越的重大关口,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必须打好的攻坚战。如何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全国政协15日举行“健全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体系”专题协商会,24位委员结合各自专业领域及调研情况建言献策。

  委员们建议,要牢固树立和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坚持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根本宗旨,标本兼治、精准施策,在保持经济金融平稳运行的前提下逐步化解风险。

  关键词:去杠杆

  作为此次会议的前期摸底和探路,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成立了“健全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体系”专题调研组,在一个多月时间里,分赴浙江、山西、北京进行实地调研,召开座谈会10余场,到30多家金融机构和企业现场了解情况,面对面交流超过200人。

  结合调研情况,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主任、原中国银监会主席、调研组组长尚福林在发言中建议要创新方式方法稳妥降杠杆。他介绍,全社会宏观杠杆率从2008年的141.3%升至2017年三季度的256.8%,其中非金融部门杠杆率从100%左右升至163%,金融宏观脆弱性依然存在。他认为,要狠抓结构性去杠杆这个关键,扭住处置“僵尸企业”这个“牛鼻子”,尽快完善司法处置、税收优惠、工商注销等配套政策措施,积极探索推动国有企业母子公司联动债转股、债转优先股、“偿债+债转股”等市场化债转股实现方式。

  全国政协常委胡晓炼着重强调要引导非金融企业杠杆率稳步下降。她认为,无论从当前的杠杆率水平还是从历史变化看,我国非金融企业部门的贡献均在一半以上,且非金融企业杠杆率问题在国际比较中也十分突出,这既有周期性因素的影响,也有结构性因素的原因。“一方面,压缩存量债务和减少新增债务,在分子端做减法;另一方面,创造适宜的宏观环境和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分母端做加法。”胡晓炼建议。

  关键词:金融监管

  面对金融风险的累积和金融创新的快速发展,近年来国家在监管金融创新、弥补监管疏漏和空白、消除监管套利空间、防范化解风险等方面已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如何让金融监管跟得上金融实践的步伐,委员们从各个角度建言献策。

  全国政协委员、香港上海汇丰银行行政总裁王冬胜认为,要加强跨部门金融监管协调机制建设。这样既凸显保障金融安全、防范金融风险的重要性,又有助于通过强有力的领导推进跨部门协调,弥补跨市场、跨行业、跨区域监管漏洞所带来的风险,从而尽快形成一个统一、协调、高效的金融监管体系。同时,要大力提高政策透明度,有效引导市场预期。

  针对在跨市场交易日益活跃、外部网络安全挑战增多的新形势下,我国金融基础设施领域在建设与监管方面缺乏统筹的问题,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建议,进一步统一和完善支付、征信等领域金融基础设施的监管标准,提高监管效能;完善分层分类的监管安排,特别是强化互联网属性金融基础设施监管;统一实施准入管理,对现有金融基础设施应进行重新评估认定,合格的予以发放业务牌照,不合格的则限期整改或停业退出。

  随着我国金融科技应用的快速发展,互联网金融业态推陈出新,对于金融服务方式创新、满足社会多元化投融资需求、提升金融普惠性水平、服务实体经济发展等都发挥了积极作用,但也带来一些不规范经营和金融违规行为。对此,全国政协委员、原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周延礼认为“进一步加强金融监管能力建设迫在眉睫”,建议从加强对互联网金融交易的监管、加大对互联网金融市场监管力度、发挥监管科技作用精准监管这三方面来努力。

  关键词:地方隐性债务风险

  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是指没有纳入地方财政预算,但又需要由地方政府承担最终偿还责任的债务。这部分债务形式多样,透明度差,已经成为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重点,也是委员们重点关注的话题。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证监会原主席肖钢认为,可以从三方面来防范:明确界限,盘清底数,制定统一口径,甄别核实隐性债务,及时回应地方疑惑,消除地方顾虑;控制增量,化解存量,制定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行动计划;深化地方投融资体制改革,明确地方举债必须由地方人大审议批准,增强透明度和约束力,强化预算内外约束,严禁违规融资、变相举债,严肃纪律问责。

  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则建议,要立足长效机制来防范和化解地方债务风险:按照高质量发展要求调整政绩观,不再搞GDP挂帅;建立地方债务全面审计、信用评级和向地方人大报告的制度;把地方公益性国有资本与地方债务一并管理;切实解决地方政府和国资国企的预算软约束问题。

  “债务不等于风险,风险在于债务资金使用低效。防控隐性债务风险,短期看,要控制增量,保持好债务规模与偿还能力之间的平衡。而从中长期看,关键是用好债务资金。”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指出:一是债务控制不能搞“急刹车”;二是盘点资产负债,分类分层编制可变现资产负债表;三是编制地方投融资项目规划,努力做到精准融资、精准建设、精准控制风险;四是防范隐性债务风险应与经济形势、国际环境的变化关联考虑。

  关键词:房地产市场风险

  房地产市场是否稳定不仅关乎国民经济的整体发展,更牵动和影响着每一个人的生活。尚福林指出,要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的定位,探索“慢撒气”方式化解房地产泡沫。建议严格落实需求侧管理政策,为深化房地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创造“时间窗口”,同时进一步加快健全推动房屋长租市场发展的配套政策机制,完善扭转土地财政依赖的制度办法,畅通房地产多主体供应渠道。

  “我国房地产市场已从总量供不应求转向供求总体平衡、结构性区域性矛盾更趋突出的新阶段,供需形势和面临矛盾的新变化,使潜在风险进一步积累。当前,要加快健全与长效机制对接的基础性制度,逐步调整退出与长效机制不适应的政策,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认为,要从完善住房租赁制度、改革住房公积金制度、完善住房金融制度、拓宽居住用地供应渠道、完善住房保障制度等方面做好风险防控。

  此外,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金李提出,要“引导资金流向核心高科技产业”。他认为,随着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攻坚战的推进,资金从房地产等领域退出后,要为大量民间财富寻找到长期可持续的投资机会,最终才能更有效地防范和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金李建议,进一步打造兼顾各方核心利益的长效机制,如发行支持高科技的长期特别债券补充国家投入;政府可投资市场化运作的引导基金由它们转投于核心高科技企业;鼓励核心技术和应用开发企业相互持股,打造荣辱与共的生态体系等。

  《光明日报》( 2018年05月17日 03版)

[责任编辑:王丽媛]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