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训中的诗教 _光明日报 _光明网

家训中的诗教

2018-05-25 05:45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作者:朱美禄,系贵州财经大学教授

家训中的诗教

  为了确保家声不坠,先贤们留下了许多家训。而家训中对于诗教的看法呈现出不同的价值取向,颇值得玩味。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古人家训多有对子弟潜心学诗的勉励。孔子曾经对儿子孔鲤说:“不学诗,无以言”,“不学礼,无以立”。这既指明了应该学习的内容,也是中国人庭训的滥觞。唐代张齐贤《豫章胡氏华林书堂》一诗说,胡氏家族“儿孙歌舞诗书内,乡党优游礼让中。”正因为要求子弟以沉浸诗书为乐,所以华林书院培养了大批人才,仅胡氏一门就有55人考中进士,身居尚书、宰相的不乏其人。北宋文人苏颂对子弟也有“论诗识温柔,讲易知谦巽”的训示。需要指出的是,先贤所谓的“诗”,广义地说是指所有的诗歌;狭义地说则是指《诗经》。“诗者,持也,持人情性”,“持之为训,有符焉尔”。而作为儒家经典之一的《诗经》,“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所以历代贤哲多取以教育子弟。

  另外,不少家训还要求子弟能够从事诗歌创作。杜甫在《宗武生日》一诗中说:“诗是吾家事。”杜甫的祖父杜审言以诗知名于世,杜甫曾称“吾祖诗冠古”,难怪他认为诗歌创作乃自己的家学传统。杜甫在诗歌艺术上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固然和自身的生活经历以及转益多师有关,但也不能排除与家风有内在的关联。北宋诗人王禹偁曾道:“家风袭雅章”;李清照也曾道:“犹把新诗诵奇句,盐絮家风人所许。”在这里李清照含蓄地用了谢道韫以柳絮喻雪的典故以自况。《世说新语》中记载:“谢太傅寒雪日内集,与儿女讲论文义。俄而雪骤,公欣然曰:‘白雪纷纷何所似?’兄子胡儿曰:‘撤盐空中差可拟。’兄女曰:‘未若柳絮因风起。’公大笑乐。”因为谢朗和谢道韫的回答分别含有“盐”“絮”二字,后人便以“盐絮”指美好的诗句或诗才。李清照不但认为吟诗是自己的家风,还指出这种家风受到了世人的肯定,言语之间颇有几分得意和自豪。

  清代文人华宜曾撰词说:“吟咏是家风。笑煞而翁。爨烟不起句矜工。痴绝又看痴种继,蠹产书中。格律那沉雄。应恕儿童。乌丝须界写笺红。寄与长安潦倒客,一展眉峰。”华宜指出吟诗是自己的家风,儿子的诗歌格律虽欠沉雄,但其造诣差堪慰藉。在华宜笔下,吟诗还成为了儿子的精神食粮,即使爨烟不起,饔飧不继,也淡然处之,颇有“孔颜乐处”的意味。

  曾国藩则在家训中晓谕儿子曾纪泽:“凡作诗,最宜讲究音调。”“尔欲作五古、七古,须熟读五古、七古各数十篇。先之以高声朗诵,以昌其气;继之以密咏恬吟,以玩其味。二者并进,使古人之声调拂拂然若与我之喉舌相习,则下笔为诗时,必有句调凑赴腕下。诗成自读之,亦自觉琅琅可诵,引出一种兴会来。”曾国藩对儿子的晓谕,既道出了自己的作诗心得,也凸显了自己的诗学主张。

  先贤在家训中要求子弟学诗,理由不一而足。孔子从实用的角度要求儿子学诗,他曾对孔鲤说:“女为《周南》《召南》矣乎?人而不为《周南》《召南》,其犹正墙面而立也与?”在孔子看来,《周南》《召南》中蕴含有修身的礼仪规范,所以要求儿子潜心学习,否则便如墙面而立,寸步难行。颜之推则从人生艺术化、日常生活审美化的角度,要求子弟致力于学诗。他极其鄙视贵族子弟“三九公宴,则假手赋诗”,在《颜氏家训》中敦敦告诫子弟,不会赋诗的话,“公私宴集,谈古赋诗,塞默低头,欠伸而已”。有道是“嘉会寄诗以亲”,而疏于诗艺在宴集赋诗的场合则难免失皮露质的尴尬。更可悲的是,不但自己难为情,还被他人所不屑,“有识旁观,代其入地。”所以颜之推指出,与其这样丢人现眼,“何惜数年勤学,长受一生愧辱哉!”陆游则在《家风》一诗中指出:“便费闲吟亦未可,吾徒岂独坐诗穷。”陆游认为子弟不吟诗是不行的,而贫穷绝不是吟诗所导致的结果。在陆游之前的欧阳修曾说:“非诗之能穷人,殆穷者而后工也。”王令也曾说道:“自是古贤因发愤,非关诗道可穷人。”陆游除了和欧阳修、王令看法一致外,还告诫子弟,纵然贫穷,也不应该废却吟诗。

  相对于学诗、能诗的家训共通性,也有一些先贤在训示中要求子弟远离诗文的。苏轼在《洗儿》一诗中说:“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苏轼因为“乌台诗案”被贬谪黄州,在黄州期间,侍妾朝云生下了一个男孩儿,《洗儿诗》即为此孩儿所作。苏轼是不世出大才子,其聪明在诗文上有充分的体现;但诗文又是苏轼遭受政治迫害的祸阶,所以他才有这样的愤激之词。1936年,鲁迅在病重之际,于散文《死》的篇末写下了遗嘱,其中第五点是对儿子周海婴的训示:“孩子长大,倘无才能,可寻点小事情过活,万不可去做空头文学家或美术家。”这充分凸显了鲁迅对儿子脚踏实地的期许,对空洞文章的摒弃。后来周海婴没有从文,而是成为了无线电方面的专家,也意味着他没有靠父亲的荫庇,而是自己努力的结果。对于先贤要求子弟远离诗文的观点,我们要辩证地看待,万不可囫囵吞枣,全盘接受。

  家训中的诗教,本有助于养成良好的家风,有助于子弟成才,有助于家声不坠。但是家训中的诗教主张却呈现出多元化趋向,这根源于先贤人生经历和价值观念的不同。

  《光明日报》( 2018年05月25日 16版)

[责任编辑:王宏泽]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