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林新语

2018-06-01 05:00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作者:周维强

  ◎黄侃好游山玩水,喝酒打牌,吟诗作字,但同时也学而不厌,无论怎样玩,他对自己规定每天应做的功课是要做完的。黄在日记中有这样的记录:“平生手加点识书,如《文选》盖已十过,《汉书》亦三过,《疏注》圈识,丹黄烂然。《新唐书》先读,后以朱点,复以墨点,亦是三过。《说文》《尔雅》《广韵》三书,殆不能记遍数。”黄侃读吴检斋著作《经籍旧音辨证》,上面和吴先生商榷的批语达四百多条。

  ◎季羡林曾说现在找不到能写出《四库全书》提要的人了。程千帆亦尝对学生说:叫你写一篇《风月堂诗话》的提要会写得不错,但要你写李鼎祚《周易集解》提要,我就不能放心。更重要的是,写出来以后,到哪里去找像四库全书总籑官纪晓岚那样能够总揽的人。更早些年代,写出了学术名著《四库提要辨证》的余嘉锡就说过:“易地以处,纪氏必优于作《辨证》,而余之不能为《提要》决也。”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初,王叔岷考入北大文科所读研究生,师从傅斯年、汤用彤诸先生。王向傅呈上所作诗文,并报告将研究《庄子》。傅对王说:“研究《庄子》当从校勘训诂入手,才切实。”傅翻看王的诗,又说:“要把才子气洗干净,三年之内不许发表文章。”汤用彤对学术界称道的章太炎《齐物论释》的评语是章在“乱扯”,告诫王叔岷“要小心”,研究学问“只有痛下功夫”。

  ◎吴相湘晚年著文,回忆长沙明德读中学的校园生活:学校内有一大水塘,中筑一楚辞亭,夏日荷花满池。著名诗人吴芳吉曾有诗咏其盛景。每日晚餐后,师生环绕池塘散步,扩音机放送音乐唱片、广播电台新闻报告和评论。师生们散坐塘畔静听,或讲笑话故事,更增加愉快气氛。

  《光明日报》( 2018年06月01日 16版)

[责任编辑:孙宗鹤]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