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海南的诗意凝眸

2018-06-05 04:00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对海南的诗意凝眸

——读《致敬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三十周年诗歌选》

作者:张德明(岭南师范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

  编者按

  2012年至2013年,光明日报文学评论版专门开辟作家群现象研究栏目,就各地重要作家群创作特色进行集中评述,并围绕作家群现象的生成机制、历史地位、文化价值等议题展开深入探讨。雷达先生撰文指出,一般说来,一个原乡背景明显的作家的创作,一片地域性鲜明的文学个性,以及一方地域作家群现象的产生,都离不开这一片地域的地缘、气候、风物、风俗、语言,尤其是它整体上深厚的历史文化传统。但也必须要以“变”为核心来考量当今文学的发展,包括作家群现象。时间是纵向的空间,地域是横向的空间,两个空间交织为一个动态空间,急剧地变化着,从中文学也显示着它的前进。

  今天本版延续、深化这个话题,从“新诗地理”角度切入,既有总体上的宏观扫描与理论阐发,也有针对海南、内蒙古一南一北的个案剖析与具体探究,以求对“新诗地理”课题进行多维度的考察。

  孔德明、李少君主编的《致敬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三十周年诗歌选》(中国青年出版社2018年4月出版),是以歌吟海南、讴歌海南为主题的新诗选本。这个选本,某种意义上说是当代诗人对海南省三十岁生日的诗意祝福,对在改革开放大好环境下蓬勃发展、不断走向辉煌的海南的诗意凝眸。

  可以说,这部诗歌选是对海南悠久历史和文化底蕴的诗意彰显。海南古称珠崖、琼州、琼崖,是一座有着较为悠久历史和文化传统的宝岛。早在汉武帝元封元年,也就是公元前110年,岛上就设置有珠崖、儋耳二郡。此后尽管行政建置多变,但海南始终参与和见证了中华文明的历史进程。这座宝岛的历史流脉与文化传统,在当代诗人笔下得到了精彩的演绎。“汉代的小船早已来过这里了/海水有多深历史就有多远。”靳晓静的诗作《正午的海口湾》,正是对海南历史悠远的一种简明揭示。

  海南地处祖国最南端,与历代朝府相距甚远,因而成为古代大臣贬谪流放的重要区域。在《苏东坡比屈原走得更远——写在海南儋州的东坡书院》这首诗中,诗人洪烛对苏东坡贬谪海南的历史典故进行了新的读解。诗歌这般结尾:“在天涯海角,你若有啥想不开的/不仅可以问天,还可以问海/苍天是哑巴,而大海每时每刻/都在以涛声回答。”这与苏学士“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的达观开朗心怀形成照应关系。

  同时,这部诗歌选是对海南优美自然景色的艺术描画。海南是一块神奇的沃土,这里植物繁茂、风光秀美,令人流连忘返。多少文人墨客为这里的山光水色所感染,情不自禁地写下了一首首动人的诗章。

  且看龙小龙的《海南:天涯若比邻》:“琼州海峡与热带的天空并没有本质不同/多像一条玻璃廊桥呀/每次赶赴,总是一场难忘的际遇/每次抵达,就是浪漫一生的时光。”的确,进入海南,就进入到了美好的胜地,进入到了浪漫的时光。

  李琦这样描画心目中的海南:“祖国在此,有了颜色,气味,形状和声音/蓝色的系着白浪花飘带的祖国/贵重的被波浪簇拥的乡土。”诗句精彩展现了这片胜地在祖国版图上的诗性特征。

  在李小雨眼里,海南岛始终是被醉人的绿色所包围的,“一个青椰子掉进海里,/静悄悄地,溅起/一片绿色的月光,/十片绿色的月光,/一百片绿色的月光。”

  在李少君看来,海南岛有着孤独而静美的气质,浪花始终在告诉你这一切:“在被人遗忘的季节里,浪花竞相绽放/一朵又一朵独自盛开,独自灿烂/独自汹涌,独自高潮,再独自消散。”

  台湾诗人罗门祖籍海南文昌,他将岛上的小镇比作一颗镶嵌在大地上的宝石:“啊!那海镇/如南方巨人蓝色阔边帽上一粒明亮的宝石/我小时的指尖曾捕捉它的光辉。”

  海南岛上物种丰富,植物繁盛,最令诗人怦然心动的也许是三角梅。苏叔阳、商震、西渡、聂权、向以鲜、林典铇等诗人都在诗中描写到了这一神奇的植物。向以鲜《火中取梅》描绘了三角梅的形色之美:“充满东方情调的焰火/用三角形的阳光与爱情/叠映出九重仙阁。”聂权《海口三月》则凸显了这种植物火热的激情与旺盛的生命力:“安静的万物中藏着生命/生生不息的巨大的燃烧的轰鸣/活得艳丽而炽热的三角梅/是铺天盖地的扩音器。”龚学明《我视此处为天堂》一诗,可能代表了很多诗人对充满风物之美的海南的总体印象。诗人写道:“我视此处为天堂——/人间已是冬季,而这里/暖风徐来;一次惊醒/所有方位的触摸都很柔软;/一尘不染的梦境/色块与色块友善相衬/天蓝得深邃/云白得透明/折射在海面上的光像/喜悦的沸腾。”诗人以简练之笔墨,写出了海南天堂般的迷人胜景。

  这部诗歌选还是对海南改革开放三十年历史成就的诗意呈现,也是对未来发展前景的深情瞩望。中国作协副主席吉狄马加谈到海南的历史发展时说:“三十年的栉风沐雨,三十年的砥砺前行。风华正茂的海南牢记党中央的殷殷嘱托,在改革开放的道路上铿锵迈步,不断开创特区发展新局面,实现了由边陲小镇向改革开放先行区的辉煌蝶变。”

  面对海南的历史、现在和未来,诗人们的笔墨总是深情款款,又不乏豪迈。诗人陈勇在作品《在海南,总有一朵浪花让你沸腾》中写道:“一座充满活力的海岛上/最舒展的椰风,向着岁月诉说精彩/一个因海而生,中国唯一的热带岛屿省份/始终令人充满期待/一个向海而兴,当今中国最大的经济特区/正绽放着越来越迷人的光彩。”这充满激情的诗行,蕴含的是对海南精彩迷人的现实和值得期待的未来的自豪情感。

  诗人白兰这般描述海南在改革开放背景下的腾飞姿态:“到处是科技的速度/大海供奉给我们洁白的珍珠/时代给海南岛插上腾飞的翅膀/我乘坐的飞机降落在美兰机场/我乘坐的高速列车绕着好山好水跑了一个圈/……三亚博鳌文昌/时光在飞驰中交错/每一个地方都是急速变化的传奇。”

  站在新的门槛上,海南迎来又一个新的历史机遇。党中央决定支持海南全岛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支持海南逐步探索、稳步推进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分步骤、分阶段建立自由贸易港政策和制度体系。可以想见,咏叹新时代海南新发展、新成就、新风貌的动人诗篇将不断涌现。

  《光明日报》( 2018年06月05日 16版)

[责任编辑:白丽克孜·帕哈丁]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