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田家炳先生 _光明日报 _光明网

忆田家炳先生

2018-07-19 05:00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教育故事】

  作者:陈永兵(江苏省南通田家炳中学校长)

  7月10日上午,我深深敬爱的田家炳老先生遽然离去了。前几天,我和田家炳基金会戴大为总干事相晤,一再问起老先生身体状况并托戴先生向田老转致问候,谁料老先生就这样匆匆而去了,痛哉!惜哉!

忆田家炳先生

田家炳先生 艾熠摄/光明图片

  稍稍平息沉痛的心情,田老的点点滴滴又渐次浮现在眼前。2005年,田老应邀来我校出席图书办公大楼落成庆典。蒙蒙细雨中,时年86岁的田老一不撑伞,二不坐车,三不要搀扶,沿着一百五十多米的干道款款步入校园,一路频频向欢迎的师生微笑致意,全然不顾细雨打湿了衣裳。

  庆典致辞中,田老没有提及给予我校的无私捐助,反而一再表达歉意,他总觉所做甚少,不应该受到这样的礼遇。从进校到离校,只有短短一个小时,因为他觉得“我在这里时间长了,会给学校添麻烦”。

  2015年,本校一位美术教师为田老创作了一幅油画肖像,一再嘱托我带给田老。我深知田老与人交,除了正常礼节于公于私都是君子之交,一向看淡迎来送往。但这幅油画是个小礼品更凝聚了我校师生的一片深情。我带上了它,但因为尺幅较大且属于易碎品不允许带上飞机,百般无奈之下,我只能向机场人员反复解释一定要带上这幅画缘由。最终,航空公司感动了,安排空乘人员专人保管这幅画,直到我下飞机取走。感动航空公司的是田老,不是我。当我把这幅肖像画交到田老手上时,田老很开心。同时,他握着我的手说:“我现在感觉更幸福了,因为我口袋里没有钱了,我的钱都捐出去做更有意义的事了。”

  能参透“幸福”的奥义一定会更加幸福。田老捐建的学校、医院、书院和乡村图书室有千百所,但他在受捐地没有一分钱产业,也没有任何生意。他的第三代后人中没有一位从事实业投资,没有一人利用田老的资源声望获取利益,基本都是蓝领或白领,和我们一样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如田老长子田庆先先生,虽担任田家炳教育基金会董事局主席一职,却和田老一样,粗茶淡饭穿旧如新,携一只粗布包忙碌于基金会蒸蒸日上的事业。

  呜呼!千万人同悲之时,“田家炳星”灼灼于浩渺苍穹。先生已逝,精神必将长存。以此文悼我深深敬爱的田家炳先生。 

  《光明日报》( 2018年07月19日 14版)

[责任编辑:潘兴彪]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