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言文与白话文关系之管见 _光明日报 _光明网

当代文言文与白话文关系之管见

2018-07-29 06:00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作者:左洪涛(中南民族大学文传学院教授)

  近年来,文言文作品在生活中偶有出现,如浙江大学与杭州高级中学各自发布的120周年校庆公告,都曾在网上引起热议。如何看待文言文与白话文的关系,引发了人们的深切思考。

  首先,随着“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推进,大量使用文言文的环境已不存在,白话文成为现代书面语交际工具。白话文已经为大众普遍认同与接受,而文言文基本上是先秦的古汉语,是书面语,它不按现当代口语的规律来行文。它的一个主要特点是语、文的不一致,写文章和讲话完全不同,各有一套系统,文言文所用的字往往不是口语中所用的常见字。文言文力求简洁,往往造成文字简洁有余而清晰不足的问题。而对普通读者来说,文言文往往使用单音字来表达现代以双音节为主的某个词语的含义;它以“之乎者也”构成了固定句式,又有宾语前置等多种语法现象,如“吾谁欺、不吾欺”等,而许多名物典章制度多运用生僻的词语和典故,这些势必成为人们使用与理解文言文的障碍。

  其次,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特别是先秦时期的元典,都以文言文为写作语言,文言文也影响了后来的白话文。第一,先秦时期是中国的“轴心时代”,中华元典基本上是用文言文写就。孔、孟、老、庄乃至其他先秦诸子继承和发展了中华优秀文化,为我们留下了一批宝贵的遗产。元典所蕴含的精神,既塑造了中华民族的精神风貌,也涵育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第二,文言文是中华传统文化的载体,而中华传统文化又是中华民族强大凝聚力的主要来源。以文言文为主体而形成的文化认同、民族认同是中华民族多元一体化的历史功臣。这些经典,因其简洁典雅的风格与凝练深刻的思想,仍然值得认真学习。第三,文言文和白话文并不是完全分开的,在中国几千年的文体交流过程中,少量文言文也逐渐渗入口语之中,使语言变得更为文雅、庄重,故白话也会有文雅和粗俗之分。现当代这些著名的白话文作家,如胡适、鲁迅、郭沫若、周作人、林语堂、郁达夫等,无不有着深厚的文言文功底。我们要多读中华传统经典,增强自己的读写能力,提高文化修养。

  最后,在适当场合和语境中使用文言文,能使文章更加文雅、庄重、简洁,增强文章的说服力。如屈原的“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杜甫的“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李绅的“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等等,都是深刻反映人民心声的作品和佳句。但是,文言文的使用应该适度,否则就会增加阅读理解的负担。如杭州高级中学发布的120周年校庆一号公告,作者有81个注释,读者需要看着注释才能基本读懂公告,读起来会比较累。但如果这篇公告是在校庆晚会上表演的作品,就会显得更得体。

  语言是文化中最活跃的元素,要随着时代不断发展变化,白话文取代文言文,成为大众通行通用的语言,体现的就是这样一种历史规律。虽然文言文赖以生存的文化环境已经不复存在,但适当学习和使用文言文及其作品,在当今时代,依然有其价值。

  《光明日报》( 2018年07月29日 12版)

[责任编辑:张悦鑫]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