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贾一坏 _光明日报 _光明网

说说贾一坏

2018-08-10 03:15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含英咀华】

  作者:刘耀辉

  贾一坏是何方神圣?答曰:《红楼梦》中贾环是也。

  沉浸于红楼十余年间,每每读到贾环,心下都难免慨叹一番:这家伙小小年纪,瞧瞧做下的那些事儿,一件件,一桩桩,无不透射出他骨子里的“蔫儿坏”。

  第二十回《王熙凤正言弹妒意 林黛玉俏语谑娇音》中写道,贾环和宝钗的丫头莺儿掷骰子赌钱,输了,却来了个当场赖账,莺儿嘟囔了两句,这位小爷竟然就哭了。

  第二十五回《魇魔法姊弟逢五鬼 红楼梦通灵遇双真》中写道:“(贾环)虽不敢明言,却每每暗中算计,只是不得下手,今见相离甚近,便要用热油烫瞎他的眼睛。因而故意装作失手,把那一盏油汪汪的蜡灯向宝玉脸上只一推。”结果宝玉惨了,被烫得发出一声惨叫,“满头满脸都是油”。

  第三十三回《手足眈眈小动唇舌 不肖种种大承笞挞》回目就已揭明,正是因为贾环背后找贾政告了状,说了金钏儿之死,加上蒋玉菡的事儿,才导致宝玉被揍了个半死。

  第六十回《茉莉粉替去蔷薇硝 玫瑰露引出茯苓霜》中写,贾环来怡红院玩儿,正碰上蕊官送了一包蔷薇硝给芳官,贾环厚着脸皮张口讨要,芳官觉得这是好友所赠,不肯给别人,就回房去拿了些茉莉粉来敷衍他,“贾环见了,喜得就伸手接。芳官便向炕上一掷,贾环只得向炕上拾了揣在怀内,方作辞而去”。

  第七十二回《王熙凤恃强羞说病 来旺妇倚势霸成亲》中写,来旺家的要为极不成器的小儿子讨媳妇,看中了彩霞,彩霞因“心中与贾环有旧”,连忙叫妹妹去向赵姨娘求救,谁知当赵姨娘让贾环去讨时,他竟丝毫不顾彩霞曾为他偷取王夫人房中的玫瑰露等往日恩义,“一则贾环羞口难开,二则贾环也不大甚在意,不过是个丫头,他去了,将来自然还有,遂迁延住不说,意思便丢开”。

  通过以上几个情节,曹雪芹勾画出一个冥顽不灵、厚颜无耻、冷血无情的恶少年形象,使得这一人物完全走向了其佳公子身份的反面。而也正是因为有了以上所列斑斑劣迹,八十回后的续书中才会把贾环写成伙同狠舅奸兄将巧姐儿卖掉的大恶人。虽然续书未必符合曹公的原意,但客观来看,这一安排并未背离人物自身性格的发展走向,故事内在的逻辑是很讲得通的。

  在情节展现之外,曹公还用了对比与评论的手法来反复皴擦,使得贾环的丑恶嘴脸暴露无遗。书中用来作对比的角色主要有二,一是与贾环一母同胞的探春,借王熙凤的话来说就是,“真真一个娘肚子里跑出这样天悬地隔的两个人来”;二是和贾环差不多同龄的贾兰,文武双全而又温文有礼,简直就是所谓“别人家的孩子”,跟他一比,贾环就成了马尾穿豆腐——提不起来。

  至于侧面的评论,那就更多了:王夫人骂贾环是“这样黑心不知道理下流种子”;王熙凤说他是“慌脚鸡似的,上不得高台盘”,“自己不尊重,要往下流走”,是个“下流狐媚子”;就连亲生母亲赵姨娘也几次三番地骂他“下流没脸的东西”,“你这下流没刚性的”……

  以曹公这样的大手笔,将其人物脸谱化十分鲜见,不能不说贾环是个特例。虽然曹公在第七十八回也让贾环露了一次脸,安排他写出了一首还算不错的五律,但总体来看,全书对这一角色塑造的倾向性是很明显的。

  众所周知,曹公命名笔下人物极为讲究,红楼众儿女的名字大都有其深层的含义在。贾兰之“兰”,自是屈原所谓“香草美人”君子之属,那么贾环之“环”呢?“环”字用于言情小说,多取元稹《莺莺传》中之意,即“环取其终始不绝”,但观贾环行迹,显然非也。那么,这个“环”字究系何旨呢?

  我以为,“环”可拆作“一坏”。“环”之繁体字作“環”,“坏”之繁体字作“壞”。宋代以降,话本小说中多用俗体字,《红楼梦》当是承续了这一传统。遍检脂本系统的各个抄本,所见“环”“坏”二字一律从简,未见有使用繁体者。曹公喜好文字游戏,例如为王熙凤所作判词“一从二令三人木”,久已被红学家们解读为“二令”为“冷”、“人木”为“休”。此类语例,书中还有许多。基于此来推断,“环”字拆作“一坏”,当不致鲁莽灭裂。而考虑到这样解读可以揭出曹公于贾环这个名字所寄寓的深意,则似更可坐实了罢。

  《光明日报》( 2018年08月10日 15版)

[责任编辑:王丽媛]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