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形势正在发生对我有利的变化

2018-08-21 05:15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作者:姚枝仲(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所长)

  中美发生贸易冲突以来,一些人担心国际上不少对我不利的形势,包括美国国内形成了要对付中国这个竞争对手的共识;美欧日有联合起来对付中国的趋势;美国等发达经济体一致认为中国采取了非市场导向经济政策,并认为这些政策限制了他国的商业活动;美国经济强劲增长,不怕和中国打贸易战等等。然而,从目前的形势发展来看,上述不利因素正在发生一些积极的变化,有些不利之处中隐藏着对我有利的因素,还有一些不利因素正朝着有利于我的方向发展。

  首先,美国国内各阶层和各利益集团虽然在把中国当成竞争对手这个问题上有广泛共识,但是,怎么样应对这个竞争对手并没有完全达成一致意见。一部分人不惜以贸易战为代价来打压中国,试图削弱中国的增长潜力,防止中国经济实力超过美国。另一部分人则反对贸易战这种伤人也伤己的作法,而是希望通过改变国际规则和改革美国自身来建立新的竞争优势,不排除与中国进行良性竞争。

  贸易战真正开打之后,受损利益群体的呼声开始高涨。美国农民已经喊出“不要补贴而要贸易”的口号,有些企业已经宣称要搬出美国,还有一些其他美国制造业企业也因为高关税而正酝酿搬出美国。分析人士普遍认为,随着贸易战范围和强度的扩大,美国国内对付中国以及和中国打贸易战的共识会下降,反对打贸易战的呼声将越来越大。

  其次,美欧日联合对付中国的局面很难形成。美国为了保护国内钢铝产业和汽车产业,已经对几乎所有钢铝进口加征关税,并准备对所有汽车进口加征关税。欧洲是美国进口钢铝和汽车的主要来源地,对美国钢铝和汽车产业有较大冲击,美国很难对欧洲免除关税。美欧零关税的愿望不容易实现。由于欧洲国家中对美国出口钢铝和汽车最多的是德国,即使美欧达成零关税协议,法国等其他国家也会认为零关税协议过于照顾德国利益而反对。欧洲还是多边体制的坚定支持者,反对单边措施和贸易保护主义,因而不会跟随美国对中国采取单边贸易措施。另外,日本已经明显感觉到来自特朗普政府要求经济利益的咄咄逼人的态势,在对外经济政策上开始疏离美国。美国退出12个国家签署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之后,日本积极推动剩下的11个国家签署了新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进展协定,建立起没有美国参与的太平洋经济圈。日本还开始在经济上主动寻求和中国合作。今年5月,李克强总理访问日本,打开了中日关系走向良性发展轨道的局面。目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正在为访华做积极准备,短期内不会联合美国来对付中国。更何况,与中国打贸易战完全不符合欧洲、日本等国的利益,这些地区和国家不大可能拿自己的利益去迎合美国。

  再次,中国主动的改革开放措施,正削弱美国对中国非市场导向政策的批评。今年正值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随着纪念活动的开展和对中国40年发展道路的思考,国内外均意识到中国40年的发展成就来自以市场化为方向的经济改革以及全方面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国内外均认识到中国没有理由不坚持市场化改革,没有理由不坚持对外开放。今年7月28日,中国新的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开始生效,按照年初计划的步调全面实施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制度,取消指导目录形式的外商投资管理,准入管理中只留下一份负面清单。负面清单中没有提及的行业,对外资和内资一视同仁。中国在新的负面清单中,将过去限制类和禁止类的63类管制领域减少到了48类,总计在22个领域放开投资限制。这些开放措施,有力地支持了中国对外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

  最后,美国经济虽然非常强劲,但已经处于向过热状态发展过程中。美国失业率已经处于最低水平,劳动力已经被充分利用,工资已经开始上涨,物价开始了更快的上涨。7月份美国消费物价指数增长率已经达到2.9%,美联储作为货币政策目标的个人消费支出价格指数增长率也已经达到2.3%,超出了2%这一美联储的通胀目标。一般情况下,美联储用小幅加息这一微调手段,能够抑制过热趋势,延长美国经济繁荣时期。美国历史上最长的加息周期是3年,即加息3年后经济会出现衰退。这一轮加息周期是从2015年12月开始的,到2018年12月马上就是3年了。故美国经济繁荣在近期到顶可能性比较大。而且,目前美联储的小幅加息政策效果减弱。今年6月,美联储将联邦基金利率提高到2%以后,1年期至30年期的美国国债收益率都没有跟着上升,反而出现了下降。同时,1月和3月期的美国国债利率反而低于2%。这种状况是非常不正常的。说明美国资本市场出现了严重的泡沫化。泡沫化使得美国目前这种加息的方式已经抑制不住经济过热,也抑制不住泡沫的进一步累积。如果美联储继续目前这种小幅加息的作法,则美国经济就会迅速走向严重过热和严重泡沫化。如果美联储采取更大幅度的加息和更加紧缩的货币政策,如通过大幅度减持美联储持有的资产回收美元,则有可能提前终结美国这一轮繁荣,也提前刺破当前的泡沫。所以,美国这一轮繁荣快到终结的时候了,特朗普发动贸易战的经济基础会受到削弱。

  另外,美国经济繁荣的同时,世界其他地方的经济状况出现了恶化现象。欧洲和日本经济增速已经下滑,诸多新兴经济体的货币处于不稳定之中,经济下行风险变大。也就是说,目前世界上除了美国还在保持强劲增长之外,其他的大部分国家和地区的经济状况却在恶化。简而言之,现在美国经济繁荣是以其他国家的经济回落为代价的,这是以邻为壑的政策所导致的。这种情况会使其他国家更加坚定地反对美国的对外经济政策。

  可见,国际形势正在出现对我有利的发展变化。随着时间的推移,有利因素会更多。时间会证明,一方面,中国坚定的市场化改革和全方位对外开放的方向不会变,中国的发展会越来越有利于全球的发展;另一方面,与中国打贸易战是有很大代价的,将失道寡助的。应对中美贸易冲突,需要认真对待国际环境中对我不利的因素,更要认真识别对我有利的因素,充分利用对我有利的时间窗口,解决好贸易纠纷。

  《光明日报》( 2018年08月21日 15版)

[责任编辑:孙宗鹤]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