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入馆,还有哪些难题待破解

2018-08-29 03:00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谢绝14岁以下儿童入馆”,各方对此反应不一——

儿童入馆,还有哪些难题待破解

光明日报记者 严圣禾 党文婷

  最近,一则“谢绝14岁以下儿童入馆”的规定让深圳大学城图书馆登上网络热搜榜,引发群众广泛讨论。有人觉得这么做“没毛病”,维护了图书馆的秩序和环境,也有人认为这样“一刀切”的方式欠妥,公共图书馆应面向全社会开放。

  为此,记者进行了调查,发现“谢绝14岁以下儿童入馆”的表象背后,是当前少儿阅读迅速发展与儿童阅读基础设施、文明阅读习惯培养之间仍存在落差的深层现实。让更多孩子走进图书馆享受阅读是毋庸置疑的好事,那么家长、图书馆、学校如何充分尽到责任,更好地引导孩子阅读,是值得探讨的问题。

儿童入馆,还有哪些难题待破解

小朋友在河北衡水市图书馆志愿者的帮助下挑选图书。新华社发

  少儿阅读场馆缺口大

  8月27日,记者前往深圳大学城图书馆,这里虽然阅读者众多,场馆内2600个座位的利用接近饱和,但馆内秩序井然、十分安静。记者了解到,在7月9日实施“谢绝14岁以下儿童入馆”的规定之前,每天都有近百名14岁以下儿童入馆。

  根据深圳大学城图书馆此前给出的公开回复,该馆的职能定位是服务成年人,为深圳大学城教学科研、深圳市科研与科技产业发展提供科技文献信息保障,馆藏资源也以科技类文献为主,没有可供儿童阅览的书籍。那么,为何众多家长选择带孩子来这样一家图书馆呢?

  “这几年随着全民阅读的倡导和‘图书馆之城’的建设,不少家长都对阅读这件事非常认可,儿童阅读发展非常迅速。”深圳大学城图书馆相关负责人认为,家长们希望孩子在图书馆受到熏陶,用阅读来充实知识,但目前深圳专门面向少儿的阅读场馆、服务区数量都存在较大缺口。

  根据深圳图书馆发布的2017阅读报告,截至2016年年底,深圳市累积持读者证的0至13岁儿童读者为6.43万,虽然仅占读者总人数的3.14%,但儿童读者117.2万册的外借量占到总量的近10%。超过六成的儿童读者都借过书刊,人均借阅量高达29.35册,比重和数量都远高于其他年龄段读者。这表明,越来越多的家庭重视亲子阅读,儿童读者的阅读需求越来越大。

儿童入馆,还有哪些难题待破解

读者在河南郑州图书馆少儿阅览室内读书。新华社发

  虽然深圳专门面向儿童的阅读场馆有深圳市少儿图书馆和市图书馆、各区图书馆、社区阅览室的少儿服务区,但总量仍然偏少,加上图书的更新、空间配置和人员稳定性都较为薄弱,家长们仍然青睐设施齐全、空间宽敞、服务完善的“大馆”。

  “我们很希望带孩子在儿童图书馆进行阅读,但全市专门的儿童馆只有一个,位于罗湖区,距离实在太远。”市民周先生告诉记者,希望未来各区都能建设专门的儿童图书馆或在公共图书馆中开辟儿童服务区。

  “我希望大量的公共图书馆能向少儿开放,因为少年儿童处于阅读的黄金时段。多数成年人是为了获得专业知识而阅读,对于青少年来说,则是面向人生而阅读,事关独立的价值观的形成,我们应当尽可能多地为启蒙阶段的孩子创造阅读条件。”2017年十大“深圳市全民阅读优秀推广人”、南山区教育科学研究中心教师发展中心主任银艳琳建议,除了建设更多的公共少儿图书馆和少儿阅读服务区,还可以将中小学校的图书馆、图书室充分利用起来,在寒暑假期间组织义工进行管理,向本校或本片区的少年儿童开放。

  如何创造安静的阅读环境

  “目前图书馆内的秩序和阅读环境已经有了非常明显的改善。”深圳大学城图书馆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入馆儿童干扰图书馆阅览秩序的问题存在已久,儿童自制力不足,在馆内跑动、喧闹,严重影响了其他读者正常阅览学习。以前,馆里每周都会收到不少投诉,每年进行读者满意度调查时,儿童入馆问题一直占据意见汇总的前两名。

  “以前有不少小孩儿入馆后嬉戏打闹,家长没有及时制止,特别是暑假,孩子们一下子多了起来,影响阅读环境。”正在读研的学生刘婷告诉记者,有一些孩子占用图书馆三楼专用于查阅文献的电脑玩游戏,不仅影响他人,还占用和浪费了公共资源,因此她对图书馆的规定特别赞成。

儿童入馆,还有哪些难题待破解

山东济南市图书馆,许多学生前来读书、学习。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我们也一直为解决这个问题提出了很多管理措施,例如加强巡查、儿童入馆登记、制作儿童卡片等,入馆前对家长进行提醒,桌面上也贴了保持安静的温馨提示,但收效甚微。”深圳大学城图书馆工作人员说,特别是附近地铁开通以后,去年入馆人数暴增至140万人次,家长当中,有寒暑假把孩子送到这里然后自己去上班的,有不制止孩子吵闹的,也有推着婴儿车进来纳凉的。

  “培养孩子们的阅读习惯,绝不是把孩子带入图书馆后就撒手不管,而应当给予更多的陪伴和引导。家长不仅要引导孩子阅读,也要引导孩子从小树立起良好的阅读习惯和公共意识、文明意识、规则意识。”银艳琳认为,家长、学校、图书馆应当学习借鉴发达国家的一些经验,对孩子进行训练、教育和培养,遵守公共阅读空间的规则。

  据了解,在日本,除了开设儿童图书馆、“放学后少儿阅读教室”、援助学校图书馆等,学校、图书馆、家长和数千个志愿者团体都在不遗余力地帮助儿童培养阅读习惯;在丹麦,所有的图书馆都为儿童设有专门的儿童图书阅览区,除此以外,小学也经常举办活动,带学生到图书馆进行阅读习惯、遵守规则方面的教育。

  “希望未来可以在社区里开设更多适合儿童的图书馆,里面配备专门的工作人员,负责对父母和孩子进行培训,引导孩子遵章守纪,学会阅读。”银艳琳说,“另外,我们应该把阅读当成一件雅事来做,即便是在家庭内部也实现安静的阅读,留出专门用于阅读、分享的时间,引导孩子认真对待读书这件事。让阅读安静,让阅读优雅,让阅读有思考、有分享。”

  《光明日报》( 2018年08月29日 07版)

[责任编辑:白丽克孜·帕哈丁]

[值班总编推荐] 50人论坛究竟发出了什么声音

[值班总编推荐] 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关心 ...

[值班总编推荐] [红船 ...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