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牧:《山行》

2018-08-31 04:30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古诗今读】

  作者:王鼎钧

  远上寒山石径斜,

  白云深处有人家。

  停车坐爱枫林晚,

  霜叶红于二月花。

  秋天,郊外,傍晚,坐着马车出游,天广地阔,马的脚步轻快,车轮无声,好像自动旋转一样。我的前生是鸟,现在飞上天空,我的来生是鱼,现在游进大海。享受吧,从办公室的压力中走出来,从书房的压力中走出来,投向没有障碍的视野,吞吐微风中清凉的甘甜。

  此时,我说,停车。

  停车,因为我突然发觉山上的枫林红了,山像屏风一样竖立了起来,让我看到那层层叠叠的红,深深浅浅的红。浮云散开,夕阳斜照过来,为枫林添妆,让它红得成熟。

杜牧:《山行》

殷燕召绘

  秋山气温降低,夜间白露为霜,草枯了,树枝秃了,夕阳斜照过来,山上凸起来的部分明显,凹下去的部分暗淡,做了这一片灿烂秋花的背景。由山脚到山中,人工用一片一片白石板,铺成一条歪歪斜斜的小径,通往枫林之中,小径和自然充分妥协,成为山景的一部分。穿过枫林,有一个小小的山村,为了追求坚固和舒适,盖的房子就不太美观了,然而这等地方,总会有白云环绕,遮蔽败笔,上面浮着几家屋顶。

  我幻想自己如何沿着这条石径走上去,走近那个通红的魔窟。里面只有精灵,只有熟透了的红叶落下来,很慢很慢,它们衣袂飘飘,在空中变换舞姿,比蝴蝶好看。蝴蝶有危机感,有假想敌,总是有那么多徒劳无功的躲闪,少了些我们审美时需要的从容。

  虽说是红叶,其实也有紫有褐有黄,而主要的还是红,生命中最珍贵的颜色。对于红,上天一直珍惜着使用,不知为什么忽然毫无节制地泼洒、倾泻,把山染成一块半透明的红玉,红得如此奢侈,如此霸道,使人惴惴不安。天下太平,往往在于风景,不见刀兵,只有锦绣。夕阳有限,也许夜来风雨,大美只在于瞬间。所以我说,停车!这是今天游程的终点,直到黄昏。

  霜叶红于二月花,并非红似二月花,它不是春花的一个副本,一个随从。它在某一点上胜过春花。春花的万紫千红,是合唱,秋花的万紫千红,是呼喊。春花的万紫千红,是炫耀,秋花的万紫千红,是奋斗。春花的万紫千红,是化妆,秋花的万紫千红,是面具。春花的万紫千红,是诗歌,秋花的万紫千红,是戏剧。

  《光明日报》( 2018年08月31日 15版)

[责任编辑:孙佳涵]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