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叫老朋友那样叫出孩子名字

2018-09-03 05:15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上好开学第一课】

  光明日报记者 靳晓燕

  开栏的话

  “学为人师,教化从容。”新学期之际,开学第一课成为大家的期待。光明日报今起开设《上好开学第一课》栏目。有多少让人回味的内容,有多少为师之道的教诲,有多少人格学识的引领……在和被邀请老师的对话中,在学生、老师不同身份的转换中,我们看到的是师道的传承,为学的坚持。

  什么是成功的开学第一课?

  “如果下课之后,学生有这样的感觉——老师的言谈,如绕梁之音;老师的风范,令人如沐春风。那么我们非常高兴地祝贺你——你的第一堂课成功了!”

  每每开学之际,北京第二实验小学副校长华应龙就会和学校的老师讲起开学第一课,上好开学第一课的讲究。

  记者:给老师讲开学第一课,您通常会讲些什么?

  华应龙:比如仪容。当你站在学生面前,还没开口时,你的仪表已经在向学生说话了。仪表虽是一个人的外表,却并不是硬套在你身上的,而是你内心世界的外在表现,精神气质的自然流露。

  比如情绪。情绪调节,要讲究三个字:精、气、神,即精力、气势和神采。不管课前发生多少烦恼的事,不管身体多么不舒服,只要一进教室,一上讲台,教师的面貌就焕然一新,一下子就精力旺盛,神采飞扬。老师脸上有微笑,学生心里就有阳光,教室的每一个角落就会熠熠生辉。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师生间的对话交流。

  记者:从教34年,作为首批“首都基础教育名家”,当面对陌生的学生,老师该如何走近学生,让学生感到亲切?

  华应龙:我用“衍名”的方法熟悉学生。每接一个新班,我都会用心地尽早记住学生的名字。拿到学生名单,我会把新学期的练习本、练习册工整地写上学生的名字,再对着家校联系单,猜想学生名字的由来,像苏联著名教育家阿莫纳什维利那样记住学生名字。

  学生叫“罗疏桐”。我说:“疏桐,你是夜里出生的吗?”罗疏桐摇摇头说:“我不知道。”他的眼睛里写满了疑问:“您怎么知道我是夜里出生的?”“我记得苏东坡的词:‘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那是写夜景的,所以,我想你可能是夜里出生的。”罗疏桐微微地笑了:“我回去问我爸爸……”

  再如,一个名叫“陈京京”的学生起立后,我问:“陈京京,你是在北京出生的,是不是?”“华老师,你猜错了。我妈妈怀我的时候在北京,生我的时候在南京,所以我叫陈京京。”同学们哄堂大笑。笑声中,“陈京京”这个名字印象深刻。在老师的“衍名”中,学生感到老师平易近人。全班同学会觉得:“点名还这么有趣!”这虽是雕虫小技,却很能拉近师生距离。

  还可以让学生毫无顾忌地说说,对老师有什么希望。他们会说,“别拖课”“作业少布置一点”“不要太凶”“希望你上的每一节课都能十分有趣”。当然,不能忘了,老师也要谈谈对学生的期望。

  记者:“衍名”的方法听起来很有趣,这是您的独创吗?

  华应龙:书籍是我的老师。我是在2005年读阿莫纳什维利《孩子们,你们好》这本书时,看到他的开学第一节课后借鉴而来的。

  准确地叫出孩子的名字,而且就像叫自己的老朋友那样亲切自然,让孩子们惊讶而温馨,这是阿莫纳什维利给他孩子们的第一份见面礼。

  每次读到这个故事,我都非常感动,并想到自己和孩子们见面的第一天:我是否也能给孩子这样的惊讶和温馨呢?

  记者:开学之际,您把这个方法讲给更多的老师听,他们也会受到不少启发。

  华应龙:我每接一个新的教学班,首先考虑的是,如何使学生喜欢我,接纳我,爱上我的课。记住孩子的名字,记住他的特点,这是老师给孩子们的第一份见面礼。不管是初登讲坛的新教师,还是初接新班的老教师,都应十分重视上好自己的第一堂课。

  《光明日报》( 2018年09月03日 12版)

[责任编辑:孙满桃]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